坩埚

今天看到票圈和空间里有很多人刷高中回忆,又突然听到李健的《贝加尔湖畔》,前奏的钢琴把我拉回到高三那年的冬天。

白天天气怎么样我忘记了,晚上去大学的自习室复习,听的什么歌也忘了。

十点半多一点的时候,被楼管的大妈凶出来,诚字楼后门破破烂烂的,去水房把杯子里冷水倒了还是又接了热水,不记得了。

走出诚字楼的大厅,一棵松树,妈妈就在松树后面站着,旁边是一辆刚买没多久的黄色电动车。本来走回家或者乘公车用不了多久,但是还是觉得晚上浪费时间,所以从二手市场随便找了一辆应急。

天下着小雪,我朝那黄色走去,向那低矮的后座椅走去。

照样和妈妈说笑,又或者是在谈论学习。电动车慢慢走,路边的灯都是黄色的,照着绿化带,照着雪。

离家还有一个十字路口,那个红灯有些长,那里的路灯十分高大。我抬头看着灯,橙色的雪落下来,耳机里响起《贝加尔湖畔》。

“妈,去丰庆公园那边转一圈吧。”

“太晚了,关门了吧。要不然,去城墙那边吧。”

说着,她把车子向右拐。

一路上都有高大的路灯,都有橙色的雪,有钢琴的声音。

走到城墙西南角用不到十分钟,掉头回家。这个时候路上车子很少,我怕路湿打滑,电动车掉头会摔,就顺势下了车,跟在后面。

母亲却骑着车走了。

我对着她认真看路的背影笑了起来,喊着。

“嘿,你什么时候下去的,怎么还把你就给丢了。”

没丢,我多机智啊。回家,烤面筋要凉了。




我以朴素,我已与最低的土地相接壤,抬头去看那天空。



没过几天,又下雪了。当时是上午最后一节化学课,窗外的风把雪花吹着向天空飞去,向远离土地的方向飞去。

课后留在教室做题,和燃燃分享雪天听的歌,却发现可能《贝加尔湖畔》更适合夜雪,而《一瞬间》是白天看狂风吹雪乱的一首好凄凉,一首好静谧。


后来,就是春天了。

再后来就是夏天了。

再再后来,我凌乱的写下这段记忆,流连忘返。高三那段最单纯最幸福的日子,就是我的贝加尔湖。

清澈又温暖。



所以有人说高三苦,怎么会呢,回忆的滤镜那么厚,高三恐怕是最安定的吧。除了学习,屁事都不用管。

(画风突变



评论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