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结婚大作战(中)

我没想到会有这个“中”,罗里吧嗦竟然没写完。可能是因为我套路多?

就当521吧。





03

星期六的时候,王杰希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看比赛。他的私宅离俱乐部太远,所以只有周末的时候回来。这周转播的恰好是微草和蓝雨的对战,镜头转过首都体育馆的观众席,蓝色和绿色的应援标语挂满了看台。

他心里笑了笑,自己打比赛的时候很少仔细看过这些条幅上的口号,今天认真看来,发现他们的粉丝真是爱到深处自然黑,但是面对宿敌的时候却一点也不怂——“毫末之草,可以成原”和“微草总冠军”之类的都是泯然众人矣的老生常谈,像什么“东风吹,战鼓擂,别哥手速怕过谁”,“微草漫卷蓝雨,灭绝星尘在手,今日杀遍你庙”,“输出是检验奶量的唯一标准”,“我药压倒你庙,万变不离其宗”……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王杰希忍着笑,趁比赛还没开始,去厨房取可乐。

转播电视里的记者在后台休息室外捕获了路过的蓝雨指导黄少天,正要上前递上话筒的时候,发现他正和喻文州乐呵呵说着什么。

“黄指导,你在和老队长聊什么呢?”

这新人小记者一开口,王杰希差点把可乐喷出来。今天的比赛还没开始,他却已经无处吐槽。黄指导和老队长,这称呼够他笑一年的。可是接下来,黄少天的回答就让他收敛了幸灾乐祸的劲头。

“我和文州正说王杰希呢。”黄少天一笑就露出小虎牙,看起来还想20岁的模样,“和老队长谈谈老队长。”

喻文州补充解释:“我只是路过,来看看老队员。”

一个一个“老”字,王杰希都能想象到小记者尴尬的神色。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呢,他俩倒好,一唱一和把穿着绿色衣服的小记者怼得没法接话。还好我军副队长刘小别及时赶到救火。

“黄少天,你怎么上个厕所都能迷路。”刘小别皱眉,“都快比赛了,卢瀚文找不找你在那边嚷我们呢。”

对啊,不管来了首都体育馆多少次,他都能随随便便走失在通道中。

王杰希一乐,就想起来第五赛季颁奖仪式之后,他和喻文州在通道里并肩走着,说夏休期的计划。喻文州这只不知贪足的老狐狸非要拉着他的手,手指在掌心停着,闹得他心里痒。正打算甩了手把人摁到墙上威胁威胁,转角黄少天就冲了过来。

“队长队长,你看到乐乐吗,我刚上个厕所就找不着他了。”黄少天停在两个人中间,低头就看见还握在一起的手,“我去勒,队长你干嘛呢!老王的手怎么了,你打算剁了卖钱吗?”

“我看看冠军戒指。”喻文州撒个谎脸不红心不跳的。

“哦哟,我还没近距离看过冠军戒指呢,上次老韩夺冠谁敢去他那儿凑近看啊。”黄少天说着,从喻文州手里一把拉过王杰希的手,“别说啊,这戒指还真难看,我看呀就能摆在橱窗里,我才不会带在手上呢。老王你审美是不是有问题啊,我帮你摘了啊……”

“你敢。”这是王杰希第一个冠军,喻文州摸摸就得了,黄少天竟然还妄想抢走,他们蓝雨谋划好的吧。王杰希瞥了一眼微笑的喻文州,一个白眼甩过去。坑我啊,咱们夏休期哪儿也不去了,竞技场见吧。

后来等黄少天拿到了他的第一个冠军戒指,都没人稀得说他,爱惜得和宝贝一样,据说整整一个星期待在手指上没舍得摘,最后在喻文州和宋晓的配合之下才把它骗下来。

王杰希摸摸自己的手指,空落落的。两枚联赛的戒指和一枚世界冠军的戒指好好的躺在书架上,本来中指上应该还有一枚,却被他物归原主了。

王杰希摇头:“好端端的,干吗矫情。”他抠开易拉罐,换了个姿势看比赛。

刘小别现在可以很好地控制手速,操作灵活多变,甚至能从走位中看出一点魔术师当年变化莫测的神韵。对面的卢瀚文却也不输气势,作为擂台赛的压轴,又是剑客的针锋相对,这场比赛简直酣畅淋漓。如果是萌新看了,转职一定会选剑客。

不过王杰希又不是萌新,他盘算着高英杰准备在团队赛用什么战术,才选择让刘小别压擂。高英杰这孩子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但是在战术的使用上就像是曾经的喻文州一样,把团队里每个选手的优势挖掘到了最大。

没有了王杰希的微草,一样生机勃勃。看见王不留行的急停打断对面灵魂语者的读条的时候,微草老队长露出了微笑,从此刻开始,这一场对决的胜利属于微草。

正在他欣慰的时候,电话却很不合时机的响了。一看是黄少天,只能后悔自己怎么忘记关机了。

“老王,你把灭绝星尘的参数改成什么了!?”黄少天愤愤不平,“刚刚那个扫帚旋风的伤害太不科学了吧!这都是些什么战术啊,急停的太突然了吧,一点防备都没有。我跟你说你就窝在技术部蔫坏吧,每天都不知道琢磨什么鬼点子。”

王杰希一听,这哪里是兴师问罪,“谢谢你对我工作的赞许,黄指导。”他回敬。只不过这吓人的战术是高英杰想出来的,这孩子才是功臣。

黄少天那边气不打一处来,自家小奶妈是个新人,第一赛季就被微草这么集火欺负,不赶快做做心理辅导真怕是会留下心里阴影。他把手机扔给喻文州,自己带队和微草的一众坏孩子握手行礼。

“杰希?”喻文州轻声问,“我下周要去微草做季度检查。”

“来就来呗。”王杰希正高兴着呢,电视里看见微草的指导方士谦从身高上俯视黄少天的感觉很爽,心情也就轻松起来,刚刚那些回忆统统忘记,“我请你吃食堂。”

 

不过等到周一王杰希去上班,来季度抽查的并不是喻文州,而是另一个联盟的个文职人员。

这算不算鸽子?王杰希端着餐盘,想着自己算是省了一笔饭钱。正想着,就看见刚从训练室下来的高英杰向他这边走。本以为会说说银武的事情,没想到小队长一开口却是喻文州的名字。

“我听来检查的人说本来是喻队来熟悉业务的。”高英杰说,“不过他好像被车撞了,就没来。”

王杰希被米饭呛得咳嗽,这都什么事啊。

“自行车,自行车。”高英杰连忙补充。

这人,怎么又把自己弄得跟个粽子一样?王杰希看到喻文州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笑,左胳膊被绷带固定,肿起来一大圈。

“走路没注意。”喻文州摸摸鼻子,他没想到上班路上能碰到王杰希,虽然微草俱乐部离联盟办公室挺近的,但是这样狼狈的模样被看到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说你在我们的地盘上是要小心点。”王杰希揶揄道,“可惜你现在不用比赛了,要不然今年冠军肯定是我们的了。”

说着他突然就觉得十分遗憾,因为喻文州上次胳膊受伤,也是他没打比赛的时候,第三赛季,他爽约了,没有出道,却带着黄少天来微草套近乎。那时候他们还不是宿敌对家,王杰希还挺关心喻文州的,询问会不会影响已经惨不忍睹的手速。

“队医说没问题。”彼时少年无奈的看着自己粽子一样的左胳膊。

“三个星期不能训练,还说没影响啊。”心里着急于还没成型的双核配合的黄少天一脸不高兴。

王杰希大小眼瞪过去:“怪谁啊,你不闹他蹦台阶,他能摔啊。”

喻文州心里憋屈,这么丢人的事情你就别说了。178的大男生蹦个台阶都能摔跤,黑历史要是被粉丝们挖出来了,偶像包袱不能要了。

王杰希笑说就你现在的模样还有偶像包袱啊,没成想自己今后就会被这少年和煦的样子骗走了三年。

准确的说,不止三年,就连现在都还被骗着。

“王队,来都来了,就一起吃个饭吧。”喻文州接着套路。

王杰希就笑了,这人怎么套路就吃饭一个,往日那些花样都被他留在广州了吗。

他指了指天,道:“你请我吃早饭吗?”

没成想喻文州理所当然点头:“总归是在一起吃的。”

“你要是能喝豆汁儿我就跟你一起吃。”

王杰希才不和他瞎搅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拜拜了您嘞。

 

 

04

王妈妈出了个长差回来以后,遗憾的发现他儿子还单身。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当然不能选择原谅他了。

“妈,我真的不想相亲了。”王杰希绝望,他妈为啥一定想要让他早早踏入很引得坟地,恨不得早早给他把墓碑刻好。

王妈妈吃着儿子递过来的冰激凌:“你算算自己多大了?一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现在加上脚趾也不够了。”

“不管多大了都不能用相亲解决婚姻问题吧,不是真爱怎么过日子?”

“就你道理多。”王妈妈白了儿子一眼,专心于没看完的电视剧了。

王杰希刚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却忘了他家还有一个就怕不出事的妹妹。这位就喜欢看哥哥一脸愤恨却又没法打她的妹妹,挖了一口冰激凌,轻描淡写道:“我哥他不是不想相亲,是不用相亲了。”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不是我说你,王杰希,你多大的人了?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你的岁数,怎么谈个对象还跟我藏着掖着?”王妈妈很是忧愁的样子,“姑娘怎么样?”

王杰希内心很复杂,他想骂人,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有个了就爱捣乱的倒霉妹妹。可是他听到他妈说姑娘,不自觉就想到喻文州,憋不住了想笑。

如果他妈知道小丫头嘴里的对象是个大男人,是不是这事就消停了?他这么想着,有那么点胸有成竹:“妈,他是男人。”

王妈妈抬头,明显是被吓到了:“……你让我消化一下。”

成了。

王杰希友善的对妹妹微笑,起身准备回屋看会儿比赛的复盘视频。

“坐下!”王妈妈一把把儿子拉回沙发,“我这儿正消化着呢,你乱跑什么。”

您消化您的,干吗非要我在场啊,又不是消化我。王杰希就不明白了,这都什么事啊。

“对方是什么人?”

王杰希正准备说,那人比叶修还不要脸的时候,被妹妹截住了话头:“新晋金领,年少有为,独立自主——我见过,人也帅。”

“准了。”

您怎么就准了啊,消化你儿媳是男人的消息比消化冰激凌还要快?咱们中年人的思想就不能封建一点吗,好赖阻止我一下,我就不闹了啊。别人看不穿魔术师的思路,谁想这是遗传的,魔术师看不穿自己母上。

妹妹看了一眼王杰希恨不得吃了她的大小眼,呵呵笑:“准什么准啊,您见过那人吗,对您儿子负点责任好不好。”

姑奶奶,你消停点行不行。

王妈妈也是很不乐意:“不讲道理啊你,我这不是相信你的眼光吗——不过说的也是,确实得见一见。”

这篓子捅大了。王杰希觉得自己进婚姻的坟墓,都比现在立刻去死要痛快。这一大一小是觉得自己活着太碍事吗,这么折腾他?

“不是妈,小丫头片子的馊主意你都听啊。”王杰希挣扎,“又不是说要结婚还是怎么着,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不靠谱,你别和她一起起哄。”

“我这怎么就成了起哄?”王妈妈坐起身来要理论,“就你妹妹说得对,这是对你负责。”

王杰希一看自己老大要动真格和他讲道理,一个脑袋三个大:“我不和您说了,您就听她煽风点火吧,这是不行就是不行。”

王杰希说走就走,拿着外套出了门,只听见最后王妈妈喊了一句:“不行你就去相亲,什么臭脾气!”

得,死路两条。

 

“要我说,既然二选一,你就把文州带家里,哄哄你妈得了。”叶修剥着花生。他们今天在孙哲平家的小四合院里吃火锅,趁着老孙出门买肉,王杰希才把这事给叶修说了。

“我怎么跟他说?”王杰希脾气还在,“这事你觉得可能吗?喔,和前男友说,我妈把你当儿媳妇看,真的特别想见你,一块上我们家吃顿饭吧?”

“所以你就离家出走,净身出户,上老孙这儿蹭吃蹭喝?”

王杰希洗着芹菜的水一把洒到叶修脸上:“离家出走?你好意思说我?”

他刚觉得有了个让自己揶揄的对象,手机就来了短息:这周天晚上,把你男朋友带到家里来吃饭。

叶修看见王杰希气得脑袋快要掉了,凑过来一看手机,也是觉得头疼:“你家这一大一小真的是对你负责。”

“你家老爷子没事下下棋,和老朋友打打球。”王杰希越比越生气,“我妈现在除了工作,就像把我给卖了。”

“怎么说话呢,阿姨终归是你妈。”叶修出来说句公道话,“你要是实在不乐意,我帮你。”

王杰希愿闻其详:“怎么帮?”

“给文州打个电话,让他帮你去哄哄你妈呗。我跟你说,他一看就是那种会……”

“你是帮我呢还是害我呢!”

叶修手速快啊,手随便在屏幕上一翻就把喻文州的电话拨出去了。

喻文州本来刚下班,开着车堵在周五晚高峰的立交桥上,刷着租房子的信息。他得换个地方,要不然天天堵车,油钱受不住。

所以他看到来电显示是王杰希的时候,想都没想就接了。

“喂?杰希,什么事?”

“叫的真亲啊。”叶修笑,“文州,哥请你吃火锅,来不来?”

“叶神,你又打算给我下套呢?”喻文州脸也不红,对付叶修了十几年,还能不知道他的下限。

“正事,正事,我和老王老孙等着你啊。”

说罢,也不等喻文州给个答复,他就挂了电话,转头拍了拍还没回神的王杰希:“你也别端着架子,这个劫啊,说不定真的得让文州小同志帮帮你。”

王杰希觉得自己身边可能都是些假人,假妈,假妹,假朋友。还就喻文州真实一点,听他不情不愿把事情叙述一遍后,喝到嘴里的可乐差点没喷出来。

“你……”

王杰希以为喻文州会非常礼貌地拒绝,这样他好编排一个理由告诉家里的一大一小,她们想象出来的对象多不靠谱。

“你比我还可怜。”喻文州如是说,“至少少天没把我弄到相亲对象家里吃饭。”

这朋友没法当了,还是友尽吧。王杰希如是想,提走一桶可乐走出孙哲平的小院子。

“嘿,这是怎么了?”刚买肉回来的老孙奇怪的看着院子里剥花生的叶修和喻文州,“不吃火锅了?”

“他修炼微草刚研发出来的光合作用去了。”叶修看热闹的表情瞅着一旁无奈的喻文州。

孙哲平指了指天儿:“可这都天黑了啊。”

 

—TBC—





还是tbc,然而接下来两个月周周有考试,考完试去荒野实习,没网。

要写到end得看缘分(流泪




评论(7)
热度(166)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