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结婚大作战(上)

有是又酸又臭的一篇碎碎念。一个学期没有写东西了,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写文了。啊是的,不会写文了。。。orz

没看动画,光是看截图就已经跪了,老王和喻总要是动起来,我就会死。

今年夏休期过后就是第三赛季了,这是“魔术师的赛季”,预祝小队长,嗯……把他们都吓一大跳。



然后,这篇文ooc,老王吐槽说是“套路满满”。就是套路满满(笑哭





01

王杰希退役以后,无所事事地休息了一年,舒服地不行,如果不是他妈老张罗着相亲,他可能会更晚找工作。现在,他回到微草俱乐部的技术组,一边琢磨着升级银武,一边给电竞周刊撰稿挣零花钱。大概是关于荣耀的业务太熟悉了,王妈妈还是觉得儿子很闲,继续精心挑选着相亲对象,也继续被一次次的失败打击着。

直到有一天,王杰希意识到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零花钱全被用来相亲吃饭了,终于决定起义反抗,果断爽约。

“你到底有什么要求?”王妈妈在电话里问,“你连上次那个女博士都拒绝了,听说人家上学的时候勤工俭学当过平面模特呢!”

“我拒绝什么,明摆着女博士看不上我好么?”王杰希用肩膀夹着电话,两只手飞快地按着键盘,参照资料修改稀有材料的数据,“对了,我记得你去加拿大出差,帮我带两罐枫糖,听说很好吃。”

“大龄儿童早晚吃出虫牙!”

王杰希果断挂了电话,继续手里的工作。说真的,他绝对不是故意无视那个做平面模特的女博士,但是这种噱头,听起来就是哄人的,也不知道他妈为什么会信。

关于“退役以后在家当无业游民后如何应对被老爹老妈骂”,叶修写过一个调侃的帖子发在荣耀论坛的水区,王杰希当时一笑了之——我家老妈那么开明,怎么可能会插手我的工作安排。事实是,他的母亲大人确实一点也不关心他的工作与事业,但是已经插手到恋爱与婚姻了。好吧,他承认,一个正常的母亲都会这么做的。孩子嫁不出去,或者说娶不来媳妇儿,真的会成为更年期的导火索的。

王杰希当下在水区提问:为了不让母上更年期提前,伪无业游民应该怎么办?

答案一:好好学习,别天天打游戏了。

——我成年了,我的工作就是游戏,谢谢。

答案二:找个人家把自己嫁了,泼出去的女儿嫁出去的水。

——我是男的,谢谢。

答案三:找个真媳妇儿放在你妈面前,让她帮你拖延战术。

——你跟我说清楚那个“真”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答案四:你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无业游民,不诚实,怪不得你妈妈要生气。

——我有工作,赚的钱还给我妈买包,谢谢。

答案五:找我。我替你解决。老价格你懂的,材料啥了的良心价。

——不接受叶姓人士的回答,谢谢。

王杰希就想不通了,这个马甲为啥又被那个不要脸的混蛋看出来了?没问题啊,他已经把名字取的够少女了啊,和王不留行荣耀微草王杰希蓝雨手残话唠大小眼没有半毛钱关系,叶修他上辈子是孙悟空吗,有火眼金睛的天赋吗,被太上老君在炼丹炉里烧成精了还是怎么着,随便一个马甲都能被识破。和被他母上催婚比起来,这件事情更让他有挫败感。

“因为我们在经历一模一样的步骤,这都是套路。根据你退役的时间算一下,再对照着哥当年走过的路,差得八九不离十。”叶修感慨。

“那你是怎么渡劫成功的?”王杰希倒是很好奇这家伙能用什么不要脸的方式逃过去,毕竟水区还有一个极其有名的帖子,名曰“叶不修的下限到底在哪里”。原作者:今天晚上下雨了声音很大但是很好听你不服就来战。参与讨论的人里面有:十乘十朵花应接不暇,魑魅魍魉去打球,神样的少年你不懂,大眼睛看小点心,不对称乃现代艺术,他来了请闭嘴等人。

王杰希已经准备好在帖子里吐槽了。

叶修贼兮兮一笑,得意道:“我有叶秋,你有吗?”

切,又用叶秋顶包,无聊,不发了。

王杰希恹恹的扔了手机,拿起手边的杂志,就看见联盟内部大换血,什么“新任领导班子在冯主席的带领下改革创新”之类的。

“倒霉就倒霉在让这些外行指导内行。”王杰希看了标题就觉得无趣,扔了杂志开始吃桌上的瓜子。

叶修反倒是兴致盎然,叼着烟接着看起来内页的图文,边看边问对面嗑瓜子的人:“你今天让我来救场,是在顶不住你家老大的压力了?”

“我妹跟我传的圣旨,据说是个新晋金领,年少有为,独立自主。那小丫头都把人夸到天上去了,就恨不得相亲的是自己。”王杰希难得抱怨。

“有钱没钱无所谓,反正你已经赚得盆满钵满,最重要的是长怎么样?”叶修大概是受了苏沐橙等女选手的洗脑,也知道颜值是什么了。

“联盟里看惯了苏沐橙和周泽楷,我眼睛现在很刁。”王杰希故意眨了眨眼睛,如果不是面临相亲危机,平日里这双大小眼倒是很有神采。

叶修靠在卡座的软沙发上,搜刮一肚子坏水:“努力把自己的大小眼弄得明显一点,把妹子吓走。”

他不提这茬还好,一想起来这么个鬼主意就去瞅王杰希的眼睛,发现果然一大一小的十分明显,比以前电视转播的时候还要严重,着实是吓了一跳。

“我去,你这是见了鬼了?”叶修一口烟吹在王杰希脸上,“为了吧人家吓走你也太拼了吧。”

王杰希瞪了一眼说风凉话不腰疼的人,把杂志糊在对面人脸上,自己背对着落地玻璃吃起了小饼干。

叶修说的不错,他真是见了鬼了,刚刚眼睛随便瞟瞟就看见门外晃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水蓝色的外套配着一条浅色围巾,中分的头发和眉毛下一双桃花眼——虽然距离太远天太黑,那人的眼睛不是很清楚,但是随便想象一下,那神情就浮现在眼前——要说是什么样的神情,一定是万年笑里藏刀的欠打姿态。

喻文州,他怎么来北京了?

就在王杰希内心的小宇宙如被黄少天的文字泡犁过一样时,叶修好死不死的喊道:“嘿,那不是文州吗,来来来,过来坐。”

王杰希默默抬头看了一眼叶修,默默问自己:这个二维的教科书为什么还待在三维世界里。

叶修是不知道王杰希心里的那点怨念,就像他不知道第五赛季的微草队长和蓝雨队长冲动的谈过三年恋爱一样。

叶修不知道,黄少天可能不知道吗。不过他知道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和叶修分享的时机,因为第十五赛季喻文州退役的时候,他们已经分手了很久。

“三年!我的队长呀,那也叫冲动?”

“我也觉得不算是。”喻文州转了转笔,钢笔的质感还如当年一样,有些沉。

“我觉得你们分手才算冲动吧。”黄少天惨惨的看着那支被玩了将近十年的钢笔,隐隐觉得这品味似乎是宿敌队长才有的,心中突然醒悟,“不不不,重点是,你看上他哪一点啊!老王不仅是微草的,他还大小眼,他还……他还……”

喻文州抬头笑笑:“他挺好的啊。”

从此,论坛水区就有一篇很火热的帖子,作者是水区网红“晚上下雨天气预报太准”:我的蓝雨粉同事突然变成了眼厨王吹,导致我现在也觉得王杰希人不错该怎么办,在线等,十万火急!

所以喻文州来到北京后在小餐厅遇到王杰希还挺高兴的,虽然自己今天有可能没办法和他好好聊聊。

“怎么,刚走马上任联盟副主席就下馆子?”叶修对他扬眉。

“吃不上饭,等人呢。”喻文州笑笑,瞥向另一边的王杰希,“倒是叶神和王队,经常一起吃饭?”

叶修连忙摇头:“不不,请他吃饭怕是能把叶秋的银行卡吃空了。”

王杰希瞪了他一眼,轻咳一声:“我们今天出来叙叙旧。”

“——顺便陪他相相亲。”叶修果断卖队友,戳穿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喻文州听到这个消息很罕见的一脸惊讶:“这么巧,我也是。”

“哟,这么巧。”叶修肩膀一抖,来了精神,“那敢情好,我们老王那是宁愿和你相亲也不愿意应付他妈给他找的对象,这不就把我搬出来了吗。”

王杰希忍着一扫帚拍死叶修的冲动,同时扔出熔岩烧瓶和寒冰粉,施展冷嘲热讽技能:“是啊,对面的一看见我有多不靠谱的朋友,就知道我是个多不靠谱的人了。”

坐在对面的喻文州眨巴眨巴眼睛,竟然很是同意的点点头,同情的看向被联盟毒舌噎住的教科书。每天和王杰希斗智斗勇,还总输也是挺伤自尊的,这一点他年轻的时候体会过。

叶修呵呵一笑:“行啊大眼,既然文州来了,你们两个难兄难弟就互相助攻一下,哥还要回去抢Boss呢。”

所以当抢完Boss刷水区的叶修看到用户“妹妹说她是皮卡皮卡实力眼厨”发的帖子:相亲等对象时被猪队友抛弃,被迫和前男友面对面尴尬死怎么办,在线等(第一次想要相亲对象快点来)——教科书的内心是懵逼的,他怀疑自己推理出的标准答案是错的。

[私聊]哥就看看绝对不笑:不是吧大眼,你和文州……

[私聊]不对称乃现代艺术: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能认出我的小号!!!

 

叶修到底为什么能识破王杰希的马甲这回事另说,小餐厅的两桩相亲才是故事的主要矛盾。

喻文州又一次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半了,他的相亲对象还没有来。黄少天一向想帮他脱单,联系了喻妈妈好几次,美其名曰“成功的喻总背后总要有一个温柔贤淑的女子”。这不,他到北京上班了,相亲活动还紧追不舍,一个个女子却都被拒绝了。

这次也不知道是搞什么幺蛾子,连女子的影子的看不见,是不是他的好副队终于认识到“喻总不需要温柔贤淑的女子也是成功人士”?

“喻队。”是王杰希先忍不住,手指颇有些不耐烦的敲着桌子,“你还相亲不相亲了?”

“相。”喻文州点点头,“你呢,王队?”

“相啊……”

喻文州很懂似的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

王杰希一头雾水,“啊”字还没说出口,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到头来相亲对象“新晋金领,年少有为,独立自主”都是在夸他啊——新上任联盟副主席,年少时候拿了第六赛季冠军,带领战队获得佳绩?

喻文州懂王杰希想什么,连他下一句要冷冷质问的口气都预判到了,只好举双手表示无奈:“误会,少天让我来的。”

“没打算误会你。”王杰希摆手。他很了解,喻文州虽然心脏,但不至于玩这点没水准的小伎俩。然而罪魁祸首不可能是黄少天一个人,自己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丫头也脱不了干系。

“所以……”喻文州拍了拍发愣的王杰希,“这亲还相不相了?”

“相什么相,不相了。”王杰希起身就走。

已经够亲了,有什么可相的。他始终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02

如果说十年前的恋情会被简单地遗忘,那这人心得有多大啊。反正王杰希做不到,他也不相信喻文州能做到。

不过事实是,他们口中冲动的那三年你,还在战队打比赛的时候,两个人一心为了冠军和荣耀。正是因为很明白对方要什么,自己要什么,所以清楚拖泥带水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亲吻时,缠绵悱恻,对战时,绝不留情。因此,一起或分开都很干脆。

而如今,王杰希就一时不是很能适应现在喻文州的态度。

自从上次乌龙一样的相亲后,喻文州发了几次消息,说是约着去吃饭,但都被王杰希找借口推脱了。你愿意没事和前男友下馆子打牙祭?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自从分手,他从没有想过这样的情形,所以没有心理准备。

直到这次,他直接打电话过来,而王杰希也再也编排不出什么扯淡的理由。

“请你吃饭,挺好的啊。”妹妹小鸡啄米一样点头,“他说的那家麻婆豆腐诚心推荐。”

“你别得意忘形。”

妹妹听了这话,倒是来了脾气,扔下正在玩的游戏盘腿坐在沙发上:“王杰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和喻文州分手以后你去过三次gay吧。”

“那又怎么了?”

“你想找个人弥补一下空缺?”妹妹挑衅。

“胡说”王杰希生气的时候很凶。

“要找就找,你倒是别怂啊。”

妹妹和哥哥像,凶起来也很吓人。所以王妈妈很怕俩兄妹吵架,当初妹妹非要取南方读大学的时候,他们俩就吵得快把家掀了,王妈妈不得不把出差的爸爸叫回家调停。

别说王杰希怂,喻文州此时心里也难得的怂怂的。他前几天他本来是笑眯眯的找黄少天秋后算账,没成想被套路了。他一贯坦诚的副队不知道跟谁学的,竟然反问他:“除了王杰希,你是不是再也没找过其他人?”

你怎么知道我没和杰希之外的谈过恋爱,小时候一直以为隔壁家那只萨摩耶是我女朋友,我昨天刚和办公室的仙人掌分手,为了恢复单身,好继续追杰希。

黄少天的助攻还是很有效果的,毕竟能把心脏套路了,黄少天觉得自己也许是个潜力股,可以试试去《电竞周刊》申请个边栏,开一档读者互动节目,就叫“剑圣帮你攻对象”。忙不过来的时候可以请张佳乐补刊救场,他的栏目就叫“百花缭乱认植物”……

黄少天怎么盘算这是另一说,喻文州的盘算才是决定了剧情走向的主线。

年轻的联盟副主席站在总部大楼下,看着电子屏幕闪过的本赛季排位信息,有些出神。磨合成熟的微草和刚形成新战术的蓝雨,积分一前一后咬得很紧,就像第六赛季时候,他们两个不顾一切的赌注——赌的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王杰希赌气和他竞技场了一个月倒是印象深刻,而那支作为礼物的贵重钢笔也恋恋不舍。

他摸了摸脖子,一根长长的链子垂进衣服里面,不知道挂了什么在上面。

“喻文州。”

他回头,看见王杰希穿着便服,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

喻文州点头:“来了,那我去开车。”

王杰希低头看表,摇头道:“这个点堵车,就近吃吧。听说总部食堂不错。”

“王队玩笑了,我说请你吃饭,不用给我省。”他客气道,以至于些许疏离的口气让自己都觉得惊讶。

王杰希倒是没注意这些,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大厦,和喻文州边走边聊,说以前和孙哲平他们在那里蹭饭的经历。

 

这是一家日料店,位于大厦顶层,只有五六张桌子。王杰希很喜欢他家的海鲜鸡蛋羹,所以带喻文州来时有些私心的。

一顿饭吃的慢吞吞,但是却因外一道菜接一道菜延续了很久。王杰希一本正经介绍着北京,就好像招待初来乍到的北漂。喻文州偶尔插嘴,他能感觉到这些无非是没话找话。还是很清冷,还是很僵硬的关系。

“喻队?”隔着过道,一个姑娘侧着头叫了一声,喻文州下意识侧头看。

“果然是喻队!”粉丝妹子高兴的跑了过来,“喻队和……王队?”

套路了。王杰希心想。喻文州又该展示他的粉丝亲和力,然后春风和煦一般撩粉。

“喻队和王队一起吃饭啊?哈哈,宿敌队长很奇怪呢。”

“不奇怪,叙叙旧。”

“不奇怪,刺探敌情。”

两个人异口不同声,互相挑衅的看着。

妹子倒是很懂事,不怎么打扰偶像的私人生活,拿着在菜单上的两个大神的签名,挥挥手:“哈哈,那你们好好吃——哦对了,我不会四处宣扬哒。”

喻文州微笑回应:“谢谢你。”

“我发现你对粉丝都很温柔啊。”王杰希挑了一筷子蔬菜天妇罗,沾了点醋。

“我对你不温柔吗?”

好一个一脸委屈无辜,要是你的粉丝看到你是这么高超的演技,该把你推进演艺圈了。王杰希一口醋呛出来,酸到鼻腔里了,赶紧一口有个鳗鱼寿司压压惊。他可没这意思,喻文州这人就擅长会错意。

“喻文州,咱们先说好,这顿饭我请你,恭喜你新官上任。”王杰希澄清,“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和我说,或者和叶修,孙哲平他们说都是一样的。”

这么着忙划清界限,那干嘛还要应邀前来。喻文州怂的正是这个,他就害怕王杰希是为了吃饭而吃饭。顺便和他——恩断义绝说不上,但是却疏通了一条楚河汉界。

 

坐在车的副驾驶上,喻文州还是头疼。不仅仅是因为王杰希今天的反应,而且还有北京让人崩溃的立交桥。这些桥到底是怎么长得,王杰希为什么能不用导航就开到他租的公寓?

“地标很明显啊。”王杰希停在小区门口,把车熄了火,“我就不送你进去了,赶地铁回家。”他没有想到喻文州家离联盟总部办公楼还挺远的,离自己家有一段历史的小区更远。他看了看手表,这距离打个车都够他在楼下餐馆吃两个肉菜了,要做地铁必须加快速度了。

喻文州阅读能力很强,对方如果是王杰希,这个能力就要增一倍。他不用想就知道王杰希有些担忧的表情其实是在计算时间:“地铁能赶回去吗?”

“有些紧张。”王杰希实话实说,“那我先走了。”利落的迈开步子,背影却有些慌张匆忙。

喻文州拉住他戴着表的手腕,使他停住了脚步,不得不回头看。

“赶不回去了就留在我这里?”

王杰希愣了愣,随即轻笑,拨开喻文州的手说:“你行了,不许套路。”

喻文州愣在原地,却觉得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因为王杰希方才那一个从鼻腔里发出的轻笑,让他恍然间回到了十年前的夏天,轻笑着把钢笔递给他的那个瞬间。

但是,又有什么不同于那时的少年气息。

 

王杰希,当初我们在或不在一起可以看似果决。

不过,爱或不爱就不可能像取消技能一样利落干脆。

 


—TBC—




爆了手速还是tbc……只能说我太啰嗦啦


尽量写成甜文而不是酸不溜的,恩。






评论(8)
热度(215)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