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Let's start from here (01~05)

本来准备当作无料,后来还是很不好意思,因为不是很甜的那种,不忍心当无料。

好吧,其实是因为我懒……

恩,也就是说这个文可能稍微有点悲伤,用了前段时间的一个优点狗血的梗。

还没完结,更慢不弃,我发四。


Shall we start?











很会笑的男子

要是死了的话

这个世界总要寂寞点吧

           ——石川啄木



01


王杰希听到喻文州严重中暑进医院以后,赶了深夜的飞机,落地G市的时候已经凌晨。并不是担心蓝雨的队医和队友照顾不好,只是白天刚在电话里吵完架,心里怀着十万分愧疚和二十万分焦虑。他并不知道喻文州那时候病了,所以谈到自己的退役让位时,不仅态度强硬,还言辞冷漠。

医院里打点滴的房间亮着灯,安静又空荡荡的。靠墙的位置上,喻文州半躺着,一直望着头顶的吊瓶,旁边只剩黄少天撑着下颌打瞌睡。

人看起来还算精神,大概恢复了不少。王杰希悬着的心放下一半,正思忖着怎么解释自己一时冲动飞来的蠢事,就看见那个在他心窝里躺着的人转过头。

“护士?”喻文州喉头顿住。

“文……”王杰希半个字刚念出,却被一个冷清的微笑逼下打好的腹稿和一路的心理建设。

“抱歉。”喻文州指着脑袋上空了的吊瓶,“我以为是护士来了,吊瓶该换了。”

“我帮你去叫。”不等坐着的人再说什么,王杰希扭头就走。

他感觉得到喻文州眼底清晰的陌生感,有一种刚相逢的错觉,却完全不同于第二赛季观众席上的偶遇——少了稚气未脱的热血,多了成熟的深不见底。

何必呢,这个老心脏何必要耍小孩子脾气……虽然说自己状态并未下降太多,但退役这种大事毕竟也是经过深思熟虑,轻重他还是拿捏得住,喻文州竟然想都不想就否决了,还生了很大的气。吵完架吧,您就消气呗,干嘛见面了还冷冷淡淡,仿若不认识一样,真是死小孩的气性。

王杰希低头看着没来得及换的运动装,越想越不服气,在护士站发着呆,没再进点滴室。他坐在医院空旷的大厅里,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抿了抿嘴,起身拦了辆的士就去机场,打电话让许斌帮自己定了机票。

既然喻文州一言不发,那么他更不可能率先道歉,错不在他。

许斌夏休结束后第一件事不是恢复训练,而是开着俱乐部的公车到首都机场接自家队长。在一派猜不透魔术师思路的日常中,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两天后的会议上,十二赛季开始前两天,一直被他们称作“队长”的这个人,笑着把位置让给了高英杰,和十年前的林杰队长如出一辙。

不一样的是,如今的副队长“磨王”的脾气比当年的治疗之神好多了。

中饭的时候,高英杰被经理叫去还没来,许斌坐在王杰希对面,边吃边问:“队长,你干嘛要退役呢?”

“谁说我要退役了?”王杰希似乎心情挺好,声音也挺大,吓得刚进食堂的刘小别顺手扔了正在肝的音游,屏幕上瞬间划过一串蓝色的MISS。

所有队员都看向正吃着辣子鸡的王杰希,一脸茫然。刚刚开会的时候不都说了吗……

“我没有退役,只是不当队长而已。”王杰希解释,“还有,以后英杰是队长,别喊我了。”

袁柏清张口就问:“那喊您什么?”

“嗯……”王杰希咬着筷子头想了想,点头道,“你们觉得,老王怎么样?”

刘小别最先反应过来,欲哭无泪——队长你是住我隔壁啊,这个冷笑话好吓人。

晚上的记者会上,王杰希倒是正经又官方地回答了问题。关于为什么只是退居二线,只在比赛前两个回合随机上场,微草前队长罕见地笑了笑。

“缓冲一下。”他对着镜头,“我们都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冲。”

 

 

蓝雨战队在每个赛季开始之前的仪式是围坐在电视前,看奇幻大片,吃冰镇西瓜。不过这个赛季,联盟专用频道里直播的微草战队记者会代替了电影,每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大小眼。

“我去,队长这是怎么回事,老王退到二线队员了,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他真的没和你说吗?”黄少天吐出一口西瓜子,大力拍着桌子,“这简直太猝不及防了,大眼真是为了战队发展什么都愿意,我算是服了他了。不行不行,我要去看看选手群里怎么说,那帮老家伙和小朋友们现在肯定炸了。”黄少天光着脚跑出会议室,去祸害群里的选手了。

喻文州倒是淡定,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一样,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大家都散了,早些睡觉准备明天的恢复训练。他自己一个人收拾完桌子上的西瓜汁,倚靠在桌沿,抱臂看着电视上已经散了的会场,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队长?”郑轩敲了敲门,“你身体还没完全好吧,还不回宿舍吗?”

喻文州笑着点头,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和灯。他慢慢走到门口,正要拧上把手,却突然又返回去关上窗户。窗外下着暴雨,今年的最后一号台风即将过境,俱乐部院子门口高大的黄色路灯照着,窗帘被吹起来,有些惨淡。喻文州慢慢回过头,看着走廊里低着头等待的郑轩,给人一种说不上来的陌生感。

“队长,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郑轩其实早就感觉到晚上活动时喻文州不在状态,所以专门回来看看。

“恩……”喻文州有时候很依赖郑轩这个懒散的队友,有时候他比黄少天更敏感。

“王、杰、希,是谁啊,看着有些……眼熟?”

风吹进会议室,把窗帘裹在喻文州背后,吹乱了他的头发,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阿轩呀,王杰希,是谁啊?

 


 

02


“鸭梨山大。”郑轩看着赛程安排,把脸深深埋在手掌里,“第二场就是微草,王队要是也来那就麻烦了。”

“肯定会来的。”黄少天叼着牛奶袋子,盘腿坐在训练室的转椅上,“他巴不得用世邀赛的魔术师打法再在单人赛或者擂台上浪一次,啊呀,就是不知道木恩能不能带起来他的打法。”

“喂!黄少,重点不是这个啊。”卢瀚文偷偷瞄向电脑前研究赛程表的喻文州,悄悄咪咪朝黄少天呶了呶嘴。

那天晚上一场惊雷之后,一度准备入睡的蓝雨队内也中了雷击,一个个表情惊异,合不上下巴。虽然他们都曾调侃过喻文州“私通”敌人,但是从来没期盼过喻王二人分手,更没想象过喻文州会彻底忘记那个深深刻在生命印记中的人。可是当他们提到“王杰希”的时候,解释那人是他喻文州,蓝雨队长的男朋友时,喻文州无辜冷漠的表情却又真真切切,毫无掩饰,甚至表现出强硬的抗拒。

“忘爱。”卢瀚文放下手机,“忘记,拒绝自己的爱人,无论记起多少次,还是会忘记。”

“这是病,得治。”黄少天强装镇定,“小卢,谁有药?”

卢瀚文舔了舔嘴唇,抬头环视围成一圈的队友,把手机放在中间:“好像……王队有……”

“只有爱人死去,才能让患者恢复记忆。”

所有人都看向短短的几行字,再没说什么。心不在焉地草草讨论后决定,不把这个消息告诉另一个当事人。他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因为那是王杰希,除了喻文州以外谁也无法预测的王杰希。而现在,喻文州自作主张地洗点儿了,不小心把这个技能给洗没了,谁也不知道王杰希会有什么反应,万一出个三长两短,那可就不是光站在一旁看看热闹的事儿了。

“队长的这件事情早晚会暴露的。”卢瀚文对黄少天嗫嚅道,“黄少你快想个办法啊。”

“我还是那句话,老王有权知道,越早越好。但你们一个个都否决我,真是一点儿都不信任副队长的判断。”黄少天摊手,“少数服从多数呗,毕竟队长是大家的队长。”他把奶袋子扔进垃圾桶,呲着牙笑了笑。

他们和王杰希第二赛季相遇,三个人几乎是一起成长,虽然平时总是被另外两个闪到,但突然之间,属于喻文州的这灿灿然十年中最不可或缺的部分之一竟然被瞬间清零,黄少天早就冷着脸不知道骂了几遍老天爷。

“这种事情该怎么和他说啊……”郑轩扶额。

黄少天耸肩,拿着手机说:“我话多,我来就行了。你们放轻松,别再去招队长,我们还有比赛。”

他走出训练室,楼廊阳台的窗外是阳光明媚的夏末,茁壮而茂盛的梧桐树上停着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跳来跳去——真是不安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黄少天心想。他靠着窗台,手插在短裤的口袋里,摩挲着手机边儿。等到俱乐部对面粥铺老板开始准备午餐了,他才拨通了那个北京号码。

“王杰希。”

“黄少天?”

“文州病了。”

“不是好了么,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上次去……没什么。他怎么了,要紧么?”不用看都能想得到,王杰希绝对是皱了一下眉,然后大小眼就更明显了。

“他把你忘了。”黄少天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黝黑黝黑。这句话他刚才练了很多遍,说得不带口音,咬字清楚,确保王杰希能听懂这五个字。

“你俩又犯什么毛病,闲得没事多去怼一怼叶修啊……”

“第二场你是要来G市么?”

“战术机密。”

“你还是来吧。”黄少天玩着窗台上的吊兰叶子,把绿色搓得锃亮,“有些事情吧,必须你俩面对面说。”

“出什么事了?”王杰希意识到有些不对。

“没事,反正你就好好打比赛,好好吃饭,好好帮你们家的小朋友调整心态。”黄少天用指甲掐下一枝吊兰叶,“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先想想怎么用木恩再现魔术师吧,我们蓝雨可是抱着打爆你们的决心在备战啊!啊啊啊,队长叫我去训练了,那就这样吧,拜拜~”

黄少天摁断了电话,闭着眼睛长长出了口气。似乎是很久之后,感觉到旁边来了人。

“真是压力山大啊。”郑轩叹了口气。

黄少天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直起身子:“过来,借我用一下。”他一把抱住郑轩,把脸埋在肩窝里,重重拍了拍郑轩的背。

“好烦啊,阿轩。”黄少天的声音闷闷的,“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无聊的病呢?”

“行了,黄少,回回神。”郑轩稍微用力回抱,“队长让我来叫你去开会。”

 


王杰希面对已经断掉的通话发呆,界面跳转回通话记录的时候才发现,最近几天他和喻文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荣耀小窗和职业选手群上也没有任何交流,就连喻文州病好痊愈的消息也是从黄少天微博小号那里得知的,似乎真的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一直以吵架和冷战为理由安慰着自己,又不是以前没吵过,别那么大惊小鬼的。

可是如果喻文州真的在意他退役的事情,那发布会之后至少应该表示点什么——他依然留在队里打比赛,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喻文州不可能不理解——就凭他是喻文州。

可是,音讯全无。王杰希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四个字,觉得可怕至极,背后升起阵阵寒意生。

他僵直着站了一会儿,听到了队员们休息的声音,搓了搓脸让自己保持正常的表情,这才走进训练室。

“队长?”正在吃西瓜的高英杰抬头。

“……你们真是改不了口了。”王杰希无奈,“算了,这个也不着急。英杰,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高英杰笑了一下,露出了两颗牙齿:“恩……王老师你说。”

这个孩子真的成长了,王杰希想着,表情也跟着柔和了下来:“第二场和蓝雨的比赛我想随队,在团队赛里——不,还是擂台赛吧,第一个上。”他想多给年轻的队员历练的机会,战队总不能一直靠自己。而且,在团队赛里正面对战剑与诅咒,他和木恩都没有做好击败索克萨尔的准备。

高英杰仰起脸:“恩,没问题。队长……王老师,你还在真好。”

荣耀联盟的十二赛季,就这么开始了,对于所有人来说,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王杰希拔出新的账号卡,把职业选手群中的名片改成木恩。

 


 

03


有没有一种神奇的现象,与你关系亲密的人如果有个什么意外,你总会有感应?就算没有,事后也会在大脑里搜索,看看在得知意外之前,自己有什么不寻常的感受。

王杰希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惴惴不安地开始胡思乱想。最终晕机了。

“不用管我,晚上八点的比赛,我会准时到体育馆的。”王杰希坐在宾馆的椅子,脸色很难看。

高英杰点点头,把热水和药片放在床头。以前的他对于王杰希的每一句话都不会有半点迟疑,他相信王杰希,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如师如父的前辈都格外可靠。不过既然肩上有了王杰希曾经也承担过的整个微草,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至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一味依赖。

“老师,”他说,“不要勉强,还有我们在。”

“对。”王杰希点头答道。有你们在,就不是一个人的微草了,战队还是要靠大家才好。

高英杰离开以后,王杰希把自己摔在床上,调低了空调的温度。他有点不明白,这一路上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第一场比赛复盘的时候,他留意了喻文州的表现,与往常无异,战术和配合可圈可点。但是黄少天那假装正常的语气,也不像是开玩笑。所以到是什么事情啊。

他这么想着想着,还没个结论就睡着了,再醒的时候,时钟已经转到七点多。他把房卡挂上钥匙圈,带着钱包就出门了,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如呼吸一样熟练——打了蓝雨十年不止,和喻文州好了六年出头,G市的美食街吃了三遍以上,能不熟么。

夏末秋初的G市,太阳还剩个边儿的时候就已经亮起路灯,缠着装饰灯的行道树亮晶晶的,场馆入口被高杆灯打得通透,人影绰绰。蓝色的海洋中零星几抹绿色,看似伶仃而孤立无援,放在王杰希眼里却温暖无比,驱散了方才空调房里的寒意。

时间不早了,他压低帽子,拉起外套领子掩住队服,沿着人群绕到体育馆后门,加快脚步从隐蔽的选手通道进入。推开后台休息室的门,正抬头说声“我来了”,却看见一屋子人个个蓝色队服,坐在会议桌前研究战术,听到动静后全都转头看着闯入的王杰希。

喻文州除外,他正对着休息室的门,两个人恰好目光相交。

“我靠。”黄少天低声的咒骂在一片寂静中格外清楚。他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的,冲向门口愣神的王杰希,反手带上门。

“你怎么来了!”黄少天一激动,语速就变得更快。

“我们以前就在……”王杰希转头看了一眼门牌,还是那个数字,706,喻文州每次特意留给他们微草的。

“以前以前,以前是你们的难道一辈子就是你们的了?我们在开战术会议,卸了队长就不知道什么是战队机密什么事默认规则了?”黄少天一拳捶在墙壁上,“我拜托你你能不能不要把事情弄得更复杂更糟糕?”

他声音很大,以至于扰得旁边休息室的门也打开了,里面恰好是微草的队员们。刘小别不知道怎么闪出来的,谁都没看清楚。他一把揪住黄少天蓝雨队服的领子,就像飞刀剑无数次缠斗夜雨声烦一样,可这次用的似乎用错了拳法家的技能——正要一拳捶在剑圣的脸上,幸而被冲上来的许斌从背后抱住了,高英杰和袁柏清急急上来站在两个人中间,拦住了另一边的黄少天。

“黄少天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牛逼啊。”刘小别忍不住嘴上痛快,这一点倒是完完全全继承了王杰希。

“刘小别你先看看清楚,到底是谁先错的,别在那儿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要是闷着头走进你们的休息室,还不知道你什么反应呢。”

“少天!”“小别!”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走道里突然之间就噤了声。

王杰希绕过黄少天,走近自家战队那一边。他拍拍刘小别的肩膀,小剑客一下子就没了火气,皱着眉给了黄少天一个白眼,退了两步。

“我是走错了,抱歉。你说我忘了默认规则,那你呢?”王杰希看向对面的剑圣,一句却抱歉说得理直气壮,“职业选手要保护手,你以为能随便用墙练拳击么?”说罢,他看了一眼706门口的喻文州,又立刻撇开视线,跟着高英杰走到了微草的休息室。

“队长……”刘小别咬着嘴唇。

“叫错咯。”王杰希对着他笑了一下。

“……王老师。”

“我还以为冲上来的是柏青。原来你也这么冲动啊,是不是叛逆期来了?”王杰希摸着下巴沉思。

盯——————————

“你们干嘛都看我啊!”

许斌先是没忍住笑了出来:“所以说小别,和剑圣线下真人PK的感想要不要来一份,3000字不多吧?”

“喂!”

“赢了比赛可以免除额外作业。”王杰希也笑了。

“说好了你们别反悔啊!”

“别哥加油,不废话就是干!”袁柏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着哄。

王杰希对许斌眨了眨眼睛,计划通,年轻的新微草至少没有输在心态上。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看着手里的笔记本,一句话也没有说。

卢瀚文求助般仰头看向旁边的郑轩,做着口型。答案只有四个字:压力山大。于是他又焦虑地看向对面的黄少天,可是他们的副队长此刻正低着头转笔。

终于,黄少天一个失手,那支笔调落地上。

喻文州这才抬起头,看向神情紧张地蓝雨队员们。

“调整好心态。”喻文州右转向黄少天,“赢了就不用写检查。”

“那走吧。”黄少天提起外套,率先走出了706。

 

 

 

04


刘小别说到做到,个人赛里压轴出场,以7%的血量优势击败了卢瀚文。不过胜利是暂时的,是不是写PK感想,还要看队友们的努力。

王杰希笑着和取胜的剑客击掌后,站起身走向赛场席位。余光扫过蓝雨的选手席,以为会看到宋晓,却从来没想过,站起来的竟然是喻文州。

喻文州又一次出现在了擂台赛。

“要不要换顺序?”许斌拉住王杰希问。

“他们有主场选图权,他自己上绝对有诈。”王杰希摇头,“不过再怎么耍花样,我打十个喻文州总是没有问题的。”

许斌耸了耸肩,学着某人的语气:“十个是不是太多了?”

“是有点儿。”王杰希当然知道这个梗,“那就来个简单的——和索克萨尔PVP,37连胜差不多吧。”许斌不知道,王杰希是原来就很常笑,还是因为不当队长了,所以才注意到,他笑起来很爽朗。

王杰希拿着木恩的账号卡,坐进了比赛席位。隔音的房间过滤了场外的掌声和欢呼,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心跳不知觉间已经加快。他闭着眼睛深呼吸,直到载入条完全填满,才戴上耳机,把手放在键盘和鼠标上。

蓝雨选的这张图叫做“落日悬崖”,鉴于第十赛季决赛中“狭路相逢”图的绝妙效果,联盟与官方协商后决定在合适的地图中加入随机元素,使比赛变得更加不可预测——落日悬崖便是蓝雨研究过很久的一张随即图。

王杰希操作木恩原地转了一圈,目前的景象只是普通的树林,看不见悬崖,他拎着扫把从树丛中小心地走过。

“有什么看法?”许斌问旁边的高英杰,他下一个上场。

“虽然是普通的树林,但是越深入地图地面越陡。而且光线似乎会随着时间变暗,蓝雨应该会在这个方向是做战术安排。”高英杰说,他看着六块屏幕,搜索着索克萨尔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为什么,他去哪儿了?”所有人都眯着眼睛,低声嘀咕。

木恩走了一段时间,快要走出树林,不远处就是一段光秃秃的悬崖。没有地图有事优势,王杰希决定积极索敌,毕竟是打十个喻文州都没关系的人。扫把的飞行技能持续时间最多十二秒,木恩的技能点没点满,是十秒钟,但也足够从高处俯视很大的区域,尤其是空旷地带——然后用手速优势先发制人,一套连续攻击应该能带走一半血量。

木恩:我找不到你——王杰希在频道里说,他擂台赛很少说话,也许是因为现在心态和压力都小了,话反而多了,上一场和肖时钦的比赛里还聊了一会垃圾话——说罢,便按了技能释放,木恩骑着扫把飞上橙色的天空。

“不行,不能飞,快下来啊队长!”刘小别掐住了袁柏清的胳膊。

“卧槽,疼死了,你干嘛没事就伤害我!”

“你们看黄少天他在笑啊!”

索克萨尔:我看见你了。

索克萨尔看见木恩了,但是没人去看黄少天有没有在笑,所有人都盯着屏幕里黑色触手,从山崖之外的死亡之门中蜂拥冲向空中的魔道学者。索克萨尔竟然是躲在悬崖背后一块突起的岩石上,接着视野盲点的角度吟唱了术士最长的进度条。

“悬崖,不只是这个!”高英杰看着空中摇摆不定的木恩,“有风,会影响飞行轨迹。”这属性简直相当于一个地图自带的混乱之雨。

王杰希刚飞上半空三秒就发觉风向的混乱,从而猜到蓝雨的陷阱——也许不是针对他,但至少针对擂台压轴的王不留行。所以死亡之门打开的时候,他正准备操作木恩降低飞行高度,却又不小心看见频道里那句话,注意力分散导致手上慢了半拍,本来能够避过的大招,现在狼狈地吃着伤害。

“队长在想什么?”袁柏清看着瞬息万变的擂台,“他的操作是可以避过的,不是专门做过针对术士死亡之门的训练么?”

许斌侧着头看了看蓝雨那边的黄少天,表情没那么轻松了,于是笑着说:“他说可以打十个,那就不是八个。”

木恩逆着黑色触手,以最快的速度被拽进死亡之门,也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了索克萨尔,阻止了喻文州准备好的下一个圈套——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也没机会用出来了。

王杰希操作木恩暗影斗篷起手,趁着大招后的两秒降至先给索克萨尔一个连续状态控制,然后星星射线、熔岩烧瓶连着用,一套连击毫无疑问拿走了索克萨尔一般的血量。

木恩:一直在靠近悬崖啊?王杰希一边攻击一边抽空打字。

“嘁,看穿了啊。”场外的黄少天撇着嘴窝进椅子背。

木恩:灵感来源于黄少天被树砸死?所以说,王杰希从来不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

“王大眼!你怎么这么烦人!”黄少天“靠”了一声,“队长,用拐杖把他戳下悬崖!”

“灭神的诅咒原来是拐杖啊。”刘小别冷静道。

“木恩的扫把好像更长一点吧。”许斌补充。

“啊哈哈哈哈——”袁柏青负责笑。

蓝雨工会会长春易老在场边工作人员席上看得那是很头疼,今天晚上的神之领域估计又不太平了,这是直播,选手大人们能不能注意一下影响。王杰希也是的,这种不能提的禁忌,是故意引战么……

但是赛场上的气氛区永远是严肃的,索克萨尔的读条无数次被打断,在一个寒冰阵雨终止束缚术之后,魔道学者一个独一无二的扫把旋风把术士扫到悬崖边缘。这时候没人开玩笑,所有人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喘一口。如果这个时候,索克萨尔真的被捅下悬崖,蓝雨无疑是玩火自焚,对于气势是很大的打击。然而就在此时,火上浇油雪上加霜的是,在屏幕中,木恩的视角不断变化,而索克萨尔却没能抓住,这犹如曾经叶修创造的遮影步,但是此处却是用扫把的低空飞行技能连续起来的,它有另外一个名称——魔术师。

这一波下来,索克萨尔的血层只有27%,然而木恩也受了不少攻击,尤其是刚开局的死亡之门,累积下来也不到三分之一。

“好了。”高英杰捏了捏拳头。

“什么好了?”许斌问。

“扫把旋风的技能冷却好了。”高英杰指着屏幕,木恩的扫把旋风已经从半空中释放,斜着把索克萨尔推下了悬崖——血量清零。

会场里所有的呐喊声瞬间停止,选手频道里一行字这时候跳出来:

索克萨尔:我找不到你。

木恩:我看见你了。

落日悬崖的落日余晖堙没在天际云海,混乱的气流形成的风吹着魔道学者的斗篷,把整个人裹住,天色暗了下去,月牙弯弯,却没有星辰出现。

 


 

05


喻文州坐在座位上,一边看着满血的枪淋弹雨对残血的木恩,一边坐着手操——他本来应该坚持更久,至少等到黄昏变黑夜。郑轩努力实施着喻文州没有成功的第二个圈套,步枪连续密集的火力压制着低空的魔道学者,逼迫木恩在不稳定的半空中摇晃,技能释放的准度下降,最终了结微草擂台赛的第一个选手。

王杰希和下一个上场的许斌击了个掌,和每个队员对拳。也许微草这一场不会赢,但是,从某种意义上,他们已经取得胜利。他看向蓝玉的选手席,正看见喻文州转过头来。

“我赢了。”王杰希说,就算对方听不见,也能看懂这个口型。

喻文州礼貌地笑了笑,转过头和自己的队友记叙讨论着什么。而一旁也看过来的黄少天,对着王杰希摇了摇头,闭目养神起来——他擂台赛压轴,需要用这种方法集中精力。

结果确实是蓝雨以2%的血量赢了微草一个人头分,拿下了这场比赛。不过到场的微草粉丝们却都兴高采烈地回家了,热血沸腾地和全国各地的工会成员们一起在网游里混战。

而会场后台的微草队员们也已经在高英杰简短的总结和鼓励之后调整了心态,受试者东西准备回宾馆。

“我还是赢了个人赛的。”刘小别据理力争,闹着脾气把水杯塞进包里。

“那就打个折,三百字吧。”许斌说,“总不能缩到三个字吧。”

“可以啊——”刘小别把耳机挂在脖子上,一字一顿道,“你、活、该。”

“谁活该?”黄少天靠在门框上,“我看应该是谁输了比赛谁活该。”

不等微草的队员们上火,黄少天举手截住他们的话头:“我有事找大眼,你们现在别找我理论——我知道,我今天说话有点冲了,回去以后谁想约竞技场都可以。”

夜雨声烦在场上是强硬的,作风果断。但黄少天这个人不,他是很话唠的,热衷于PK,甚至有时候让人觉得有些难缠。只是偶尔,他也是不容反驳,不容拒绝的。比如刚才,目标明确地盯着刘小别,而现在他看着身为队长的高英杰,没移开眼神。

高英杰点了点头:“老师,我们等你。”

“恩。”王杰希低着头走出选手准备室。

“别等他了,时间估计会有点久。”黄少天拍了拍王杰希的背,“诶呀,怎么一个个都是不信任的眼神呢。别担心啊,我们蓝雨是不会干违法乱纪的事情的。哎呀,真的不会杀人越货的。”

他一副十分得意的表情,十分绅士地关上了门。

“我们怎么救队长?”

“喻文州那个老心脏又在想什么馊主意。”

“要不然报警吧。”

许斌揉了揉太阳穴,拍了拍手:“别瞎猜了,他们没这个胆,咱们回酒店了。”

 


王杰希靠着栏杆,看见熟悉的G市,一如以往的那般璀璨。夜空辽阔的紫色中仿佛投影出术士的死亡之门,亮起的星辰正巧是星星射线的光点。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杰希问。

“没什么。”黄少天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就是关于文州的事情。”

“喻文州他允许你抽烟么?”王杰希皱眉,从黄少天手里拿过烟,扔在地上踩了两脚,“谁教的,叶修?”

“我的粉丝们都说抽烟的男人很帅好么。”

“他们为什么会卖烟给你这样的未成年?”王杰希比了比黄少天的身高。

“滚你的。”

“我走了,明天还要赶飞机。”

“文州把你忘了。”

“……”

“喻文州把你忘了。”

“你说什么?”

“我说——喻文州,蓝雨队长,你男朋友,把你、忘了!”

王杰希眨了眨眼睛,摇头道:“我没听懂,他是要分手么?让你传话——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用这么幼稚的方式?”

“那得你是他男朋友才能分手。”黄少天无奈地笑了一下,“我的意思是说,他不知道你,王杰希是谁,和他什么关系。甚至,他很讨厌别人说,‘王杰希是你男朋友’。明白了吗,这叫他把你忘了。据说是一种很糟糕的病症,忘爱症候群还是什么,只有恋人死了,才能康复,重获失去的记忆。”

“真的?”王杰希看向黄少天的眼睛。

“我干嘛骗你。”他不是在扯谎,因为那眼神是她说自己会拿冠军时的样子。

黄少天从口袋里又取出一支烟,刚点燃却又被扔在地上踩了两脚。王杰希点了点头,手握着栏杆低着头,又抬头,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得黄少天心慌,是不是真的不该说这么多?

“老王你千万别想不开,跳下去就什么都没有了!”黄少天抬手想要拉住露台边儿上的王杰希。

王杰希转头,不是什么电影里“别拉我”的桥段,而是他一贯嫌弃的表情,外加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跳楼了?”

“额……大的那只。”黄少天指着右眼,眨了眨,“我顶你个肺哟,吓死我了!”

一阵带着凉意的风吹过,王杰希从黄少天的口袋里拿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扔在露台门口的垃圾桶里,朝呆立在原地的人招了招手。

“想吃你们门口的艇仔粥了,上次喻文州做的真是难吃的可以。打车回去吧,车费和餐费你报销。”

“等等,这是什么展开!”轮到黄少天犯懵了,“你打算怎么办,肯定不甘心吧,肯定想把老天爷千刀万剐吧——但是千万不要自己想不开啊,不能自杀听见没。也不要骗保,那是犯法的,我记得微草不缺钱吧。”

“黄少天你烦不烦。”王杰希站在路边挡了一辆出租车,“既然他忘了我是他男朋友,那这回换我追他不就行了。”

黄少天知道,他也没有在扯谎。因为王杰希的眼睛里,是他说要战胜蓝雨拿冠军的时候的样子。

流光溢彩——喻文州曾经是这么形容的。



—TBC—



评论(6)
热度(41)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