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我们都爱夏休期

官方爸爸竟然如此之善良,坑里的我们被炸出来产粮。

生命是可贵的,脑洞是无限的;产量是必须的,手速是有限的。

全文跑火车。


 

 

 

 

 

我们都爱夏休期

 

 

01

 

要问喻文州和王杰希的那点儿事情是谁先发现的,黄少天最有发言权。

 

“第七赛季常规赛的时候,我们和301打比赛那场。”剑圣大大卧在沙发上,嘴里咬着吸管,“住进宾馆整理行李的时候,队长发现自己没带鼠标,当时我都吓死了——你们懂?叫做喻、文、州的人竟然会忘带鼠标!?”

周围听单口相声的蓝雨众人深表赞同,就像他们不能想象张新杰睡过头误了飞机,王杰希去割双眼皮。以上事件的概率和恐龙重新统治地球一样。

“不过队长毕竟是队长,表现得十分镇定——当时天真的我是这么认为的。”黄少天继续说道,顺手抢走郑轩面前的蛋挞,“他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开始看电视……”

徐景熙摇了摇头,“我已经猜到了结局。”

黄少天用输了比赛的复杂表情看着大家:“我洗澡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文州去开的。结果我穿着睡衣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老王和队长并排坐在床边聊天,特别和谐那种你们知道吗!?”

宋晓指着黄少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倒着气说:“天真的黄少是不是觉得他们在讨论哲学问题,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我庆幸自己不是光着出来的。”黄少天一脸黑线。

“那个鼠标呢?”卢瀚文舔着沾满巧克力酱的手指问。

黄少天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痛心疾首而又恨铁不成钢:

“队长在老王那边有一套鼠标键盘,他们两个人从第六赛季夏休期就腻歪在一起了!”

 

 

02

 

至于为什么王杰希微博转发海绵宝宝睡衣的时候有心@黄少天,剑圣和魔术师都表示不愿意多做解释。而身处草“草营”的喻文州靠在床上刷微博的时候看见后,伸出半条腿搭在旁边正在打游戏的王杰希腿上,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小动作就被无情地推开了。

“我就是知道,王不留行帮我占卜出来的。”王杰希戴着耳机打野图,完全屏蔽喻文州的骚扰。

耳机对面的微草小队员们不约而同地懵了一下,完全没有理解队长在说什么,魔道学者大大没有这个技能,高英杰最清楚。许斌默默发来消息,提醒自家队长别忘了在某些必要时候关掉语音。

而这边头脑风暴中的喻文州仔细算了算,那件海绵宝宝睡衣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后粉丝送的礼物,穿了没多久就捐给家里的小弟了,那么王杰希看到黄少天穿睡衣的事情就应该发生在第七赛季。

[您收到来自夜雨声烦的消息],点开看了看了,黄少天催着他上荣耀抢boss,顺带200字吐槽叶修和王杰希。

“杰希,你现在在打哪个野图?”喻文州凑过来揉了揉王杰希的头发,顺便打开旁边的电脑。

王杰希仍然带着耳机和麦克风,嘟囔了一句:“别摸头,会谢顶!”

许斌就知道自家队长没自觉,这下参加团战的小队员们都听懂了——喻文州大魔王在家,下周一说好去队长家开的生日party恐怕也要泡汤了。

“哦,血枪手啊,有我要的稀有材料。”喻文州笑着坐在他家唯一的王座旁边,“坚持到我上线。”

“中草堂的,我们强杀。”

 

 

03

 

关于微草队员们对喻文州大心脏的敬畏,恐怕要从第八赛季夏休期说起。

那一次,大家想要给王杰希庆祝生日,蛋糕鲜花彩带和礼物都准备好了,就差开门大喊“SURPRISE”。然后刘小别和袁柏清就把小礼花喷到了喻文州脸上,何其诚惶诚恐!

“谁啊,文州?”

负责摄影的柳非刚准备把从餐厅走出来的王杰希入镜,喻文州一把关上了门。捧花的周烨柏拍了拍最前面提蛋糕的高英杰,“我怎么听到喻队里面说……什么呢?”

刚出道的高英杰转过僵硬的脖子,对后面一脸懵逼的微草众复述自己刚刚听到的话:“杰希你去把衬衫穿上,你的队员来了。”

“我们还是快点逃走吧。”许斌抓住刘小别的肩膀说。

 

“后来呢?”卢瀚文在视频聊天里问刘小别。

“我们被队长抓住了走不了。”刘小别躺在床上举着手机回答,“因为那个蛋糕是12寸的,太大了,我们必须每人吃一块才能走。”

卢瀚文挠了挠后脑勺,“这和队长有什么关系?”

“小鬼你懂什么,你能想象自己吃蛋糕的时候,有一个敌人全程笑眯眯地看着你,好像是最后的晚餐一样。”这一天,刘小别又一次回想起喻文州的恐怖,“而且那天队长家空调18度,冷死了!”

其实那天,喻文州还让所有队员品尝了某些神奇的G市美食,除了自诩美食家的王杰希正儿八经分析点评,其余的微草队员都阵亡了,只期待早点回城复活。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喻队对白斩鸡那么执着了。”刘小别想起这一茬来恍然大悟,“瀚文啊,你在G市不容易。”

可惜他似乎忘了,蓝雨食堂是网络排行榜第一,那天的食物只是某位心脏的意外。

 

 

04

 

说实话,那天王杰希只是在厨房帮忙清洗带鱼而已,许斌这个肮脏的大人。

不过这两口子的事情完全在职业选手里曝光,都是等到世邀赛之后的事情了。

啊,你没听错,蓝雨和微草的人这回格外默契,嘴巴像是粘了胶水一样,对此事只字不提,糖和狗粮完全内部消化。有句谚语怎么说:彼之蜜糖,我之砒霜。庙药联姻,绝不便宜兴欣。

所以说同仇敌忾是人类的传统美德。

而事情的败露源于庆功宴上孙翔的大意之举,他本来是要把一瓶果汁空投给周泽楷,但是却没有发现瓶盖没有拧紧,甜呼呼的橙汁“哗啦啦”全部洒在坐在中间的王杰希身上,自踵至顶,好不痛快。

“明天买彩票啊,大眼。”叶修幸灾乐祸。

孙翔是真的傻眼了,他和王杰希不怎么熟悉,就算是荣耀也仅限于战术上的对抗,现在道歉也不是,闹脾气也不是,只好放空脑子,傻看着那双大小眼。当事人王杰希也被这一身的橙汁浇懵了,眨了眨眼睛,同样选择盯着孙翔的眼睛——对称的,一样大。

幸而周泽楷和喻文州及时领走了两个离线队友,要不然真能拍一部一见钟情了。

王杰希回神过来后嫌弃了半天黏糊糊的果汁,一回房间就进了浴室,不过出来的时候事态就不由他控制了。

幸运的是,室友周泽楷没有回来,不幸的是第二天早上他们两个都迟到了。对于发布会现场的记者,也许可以以队内事务搪塞过去,但是对于自家这些热爱窝里斗的好战分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中国队领队如是说。

队长喻文州被称为中国队公关小能手,正想给出一番说辞,却被王杰希抢了话头。

“如你所想。”

寂静之中,黄少天最先反应过来:“队长?”

“如你所见。”喻文州笑着拉起了王杰希的手。

周泽楷莫名其妙地开始鼓掌,伴随着叶修和张佳乐的笑声,国家队的每一个人都开始鼓掌。

“哎哎,为什么鼓掌啊?”站在枪王后面的年轻斗神凑到耳边问。

“起哄。”

“哗擦,周泽楷你心好脏!”

“恩。”周泽楷趁乱抓了一把孙翔的腰,“我心脏。”

对了,王杰希那天让许斌帮忙买了彩票,果然中了五块钱。

 

 

05

 

“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少天的睡衣的?”喻文州用手撑着脑袋,看着缩在被子里的王杰希,又揉了一把脑袋。

“忘了。”王杰希的腿蹭到喻文州腿边取暖,“困——”

“睡吧。”喻文州吧空调温度调高,缩进被子,谁知道会做什么梦。说真的,他特别喜欢这种无所事事又忙忙碌碌的日子,虽然不是属于蓝雨的夏天,但却是同样的幸福之夏。

 

哦,所以我说大家都爱夏休期。高温使人智商下降,幸福指数提高。


 

—End—





评论(19)
热度(186)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