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喜欢你

吾王万岁!

最喜欢队长了!




短篇,傻白日常,甜






喜欢你

 

 

喻文州觉得北京的夏天不过如此,没比广州凉快多少,只不过因为这座城市里有王杰希罢了,平添不少清凉。是实实在在的清凉。

“杰希,我在广州的时候都没有把空调开成16度。”喻文州站在床旁边,忧虑的看着裹在被子里的王杰希。

“你开19度,没差多少。”王杰希闭着眼睛,差不多费劲全身的力气吐槽。他脑门有点烧,可是全身都感觉冷得慌,发烧的标准症状。

喻文州摸了摸王杰希的额头,轻轻亲了一下,“我去给你煮点粥,不许掀被子。”

“嗯……”王杰希把脑袋缩进被子里。

本来是说好的,趁着难得的夏休期,微草的队长充当导游,带着蓝雨的队长来个京城七日游。可惜落户王杰希私宅的首日,两个人黏黏腻腻了大半天,从早到午的没脸没皮,赖在床上不愿意起,不过等到了晚上,喻文州还是有点善心,放王杰希睡了。谁知道这个人竟然大晚上定了闹钟爬起来看球赛,熬到了凌晨。当时喻文州还后悔来着,早知道恋人精力如此旺盛,意志如此坚强,自己就不那么菩萨心肠了。

好不容易两个人挤在单人床上温馨的睡了,喻文州却做了噩梦——火山喷发,恣肆汪洋,吓得他睁开眼睛搂住身边的人。这一上下其手,他就觉得事情不对——这种温度只在两个人没脸没皮纠缠到一起的时候有过,难不成王杰希精力好到做梦都想着他?不可能,我的恋人是禁欲型的。

喻文州拍拍王杰希的脸颊,见他皱着眉头哼哼说“冷”,才发现罪恶的空调板显示着最低温度16度,直接导致了王杰希发烧。

“喻文州,你不要推卸责任。”王杰希艰难的坐起来,抱着热热的小瓷碗喝着咸粥。

“杰希觉得我不负责任么?”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温度计,已经好了不少,“我倒是觉得我有好好让你……”

“闭嘴。”王杰希把舀着半勺热粥的调羹塞进喻文州那张充满恶意的嘴里,谁知道他吐出来的是宝石还是黄花菜。

“怎么闭嘴,杰希知道的吧。”喻文州依旧一副得寸进尺得便宜卖乖的嘴脸,蹭上本来就不大的单人床,还妄想挤进空调被——里面的王杰希还是发热的,让人有一种恍惚感。

王杰希心里骂过“小流氓”之后,极其霸气的把碗拍到喻文州手里:“下次不要放姜,洗碗去。”

喻文州没得到甜头,也不敢趁王杰希虚弱的时候胡闹,笑着去厨房刷碗。本来他是来享受假期的,现在倒给人当起保姆,兼职护士了。

不过现在想想,当初刚相恋不久的时候,恰好赶上一届全明星微草主场,他第一次抛下黄少天住到了王杰希家里。可惜那次微草的事情太多了,两天三夜里,王杰希全都熬在俱乐部里,根本顾不上聚少离多的恋人。喻文州一个人在暖烘烘的沙发上坐久了,突然觉得王杰希的屋子竟然一点也不冷清,认真转了一圈,才发现是因为东西太多太乱了。

于是我们的蓝雨队长,当了一次田螺姑娘。

几日后,身在广州心在京的喻文州接到了王杰希的电话:“你对我家做了什么?”

“恩……是我们家。”

对于这个家,喻文州刚开始还花了不少心思,不过后来就放弃了。

比如,他挑了一只好看的钟表,邮寄过大半个中国,让王杰希挂在客厅。王杰希还挺配合的,钉了钉子挂在墙上,顺手拍了照片发给喻文州。

可是歪了。

第二张,嗯……杰希,还是歪的。

第三张,算了杰希,下次我回去再帮你钉吧,墙应该挺疼的,邻居也会不乐意吧。

这种事情出现了两三次,喻文州发现自家恋人是个生活盲,而王杰希却认为自己被诅咒了,给床头贴了不少自制符咒。后来全被喻文州撕了,在某次王杰希自顾不暇的时候。

后来看到喻文州一副居家必备小能手的样子,王杰希心安理得的在他做晚饭的时候去打荣耀逛论坛了。

荣耀论坛上大部分是官方剧情故事啦,联盟赛事啦,副本攻略啦等等。当然也有不少小道消息,什么黄少天养了一只柯基啦,方士谦去瑞士啦,张佳乐到北京逛了一圈以后白菜就涨价了……

王杰希表示,只有最后一个是真的,他已经为此谴责了孙哲平。要知道,微草厨房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白菜,而且比蓝雨食堂的上汤娃娃菜好吃多了。

说到蓝雨食堂,王杰希猫在被子里顺手输入了关键词“蓝雨食堂”,边翻边安慰自己微草食堂更爷们,直到一篇名为“食堂惊现神秘身影,和尚庙SPY入侵”的帖子吸引了他的目光。

深入蓝雨的间谍就是微草的朋友,他得一睹真容。图片来自黄少天的每日一po,而蓝雨副队长身后不远处的桌子被粉丝画了红圈。

时间是上个赛季的夏休期?

王杰希想起来了,那个模糊不清的陌生人影,被当做spy的其实就是他自己。当时到广州寻找各种美食,在喻文州家里暂住,顺带着蹭了蓝雨赫赫有名的食堂,以及喻方丈极力推荐的白斩鸡。

比喻文州自制的好吃。

当时的喻文州还是厨房的半个新手,偶尔尝试各种黑暗料理,却意外的好吃,曾经还幻想过把一碗艇仔粥空运到微草。关于这个空运手续,王杰希也不是很懂,于是虚心请教了一下许斌。许斌一听就愣了,连忙制止了两位队长的惊悚计划。

他说:“队长,你确定这不是喻队的某种战术,或者化学武器?”不说刚做出来好不好吃,有没有投毒,但是要是运过来,那都不知道要臭成什么样,绝对能放倒一半队员,喻文州怎么这么心脏?

王杰希恍然,登录荣耀网游,带着公会精英团拉走了蓝雨的野图boss。

 


“别躲,我看加你玩手机了。”喻文州走路不带声音,幽幽出现在房间门口。

“管我?”王杰希索性爬出被窝刷论坛,躺的离喻文州远远的。都说人生病的时候很脆弱,王杰希却像个死小孩,比平时更倔,似乎是体温点着了叛逆期一样,

“你怎么能这样不保护眼睛,还不戴眼镜的,嗯?”喻文州乐得看各式各样的王杰希,每一个他都喜欢。他挨着床沿,又把温度计塞到王杰希胳肢窝下,顺手虎摸两把,占足了便宜。

王杰希转头看看这个套着文质彬彬的人皮面具的小流氓,不知道又想到哪出,伸着胳膊拿起床头的眼镜给喻文州戴上,仔细盯着看了好久,心里似乎明白为什么偶尔黄少天po图的角落出现便装私服的喻文州,评论里总会有姑娘喊着“生猴子”“马上嫁”。

“我觉得,其实杰希戴更好看。”喻文州很明白自家恋人在想什么,摘下眼镜安在王杰希的鼻梁上。

王杰希没有近视,带着二百度的黑框眼镜,觉得世界都扭曲了,加上发烧的双重作用,脑子也晕晕的。他感觉喻文州的气息贴近,落在了嘴唇上,平时温润如玉的质感因为自己过高的体温,如今变得很清爽。

就像他们第一次接吻一样,那时王杰希刚急匆匆跑过整整一条步行街,看到巷子里的路灯下,有个叫喻文州的青年拿着笔记本左顾右盼,最终把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那种炽热的感觉他永远不会忘记,大概就是所谓的怦然心动吧。

他们热切的接吻,在深巷中通过嘴唇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和扑通扑通不停跳的心脏脉搏,无法抑制的感动。那时,喻文州强行把他环在臂弯里,贴着耳廓的气流像是猫咪胡子搔过的感觉。

“杰希,你说我是不是干过太多的善事?”

“嗯?”

“所以老天爷开眼,让我能遇见你。”

“我可不喜欢这样的情话,我们明确一点——”王杰希在高墙的阴影中笑着说,“是我找到你的。”

是我在第二赛季的观众席上,最先看到笔记本上的那个坐标。如果这还不算,是我最先发现,你也觉得黄少天话多的;我先发现,你戴眼镜的样子好看的不行;我先发现,你喜欢我。

所以别想和我争,喻文州,是我先找到的你。

喻文州总觉得,不管什么时候,王杰希都能让他发现,自己早已怦然心动,无法抑制的想要对着他笑。他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粉丝说的“苏”,如果是的话,他愿意苏一辈子。

因为王杰希非常喜欢吃花生味的酥心糖。

 

喜欢你(好きさ)

那双眼动人(その瞳に胸は騒ぎ)
笑声更迷人(笑い声に心は夺われる)

 

王杰希生日那天,有一个不知名的ID在论坛里发了一篇帖子

他说:

大家都说,蓝雨队长最迷人的是笑容。

那么我想,微草队长王杰希最迷人的,是他的眼睛。

当然,这篇帖子很快被大波的“吾王生日快乐”以及“吾王万岁”压沉了,被挤到不知道哪个角落。偶尔的跟帖里,大家的意见也是完全不同,说王队最迷人的是下巴,是勃颈曲线,是双手,是手腕,是锁骨……

“喻文州,哪有你这么自恋的?”王杰希边吃蛋糕看着喻文州发着帖子。

“我倒想认真发掘发掘,王队最迷人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呢?”喻文州不怀好意的看着嘴角沾了巧克力的王杰希,轻声笑了出来。

 

—END—





吾王万岁!






评论(1)
热度(65)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