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喻文州的三十二次失恋



喻文州的三十二次失恋

 

 

 

众所周知,喻文州在追王杰希,蓝雨队长在追微草队长。恩,连王杰希自己也知道。

不过他没答应就是了。

于是,喻文州第一次委婉的表白,以相当直接的失败告终。

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知道,这样的战役要来三十二次?

王杰希都算不出来。

微草队长一脸闲人勿近,强行推到不可能。运筹帷幄如喻文州,他明智的选择了可以避免用身高差交锋的方式。

 

 

于是,深思熟虑后的第二次尝试是在第五赛季,微草夺冠之后。

首先,在选手通道堵住王杰希。

“咳,王队恭喜你们夺冠。”

王杰希点点头,伸手。

喻文州还未经狂风暴雨磨炼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扑通乱跳。

保持镇定镇定,喻文州这么对自己说着,握住王杰希价值几百万的手。

结果被莫名的凝视一眼,然后嫌弃的甩掉了。

“干嘛?”王杰希愣愣的问。

喻文州顿时语塞。

回准备室取东西的方士谦走上来,身高优势勾住喻文州的肩膀:“大眼问你要点礼金。”

喻文州无奈地看看幸灾乐祸的牧师大人,又看看已经开始玩手机的王杰希,一脸郁闷尴尬。

“没带啊……”方士谦趴在喻文州耳边,“我借你?”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勾着王杰希的肩膀走了。

喻文州心好塞,被定在原地接受天地元气的补充,直到黄少天来找他。

“队长队长,成功了吗?我刚刚看见方奶爸拉着大眼走了啊,老王一脸嫌弃的地踹开老方,那表情就像在看傻子。这都什么情况,我错过了什么好戏嘛?”

喻文州充电完成。

啊,别忘了最重要的事情:第二次失恋。

 

 

 

不过我们要知道,打从训练营开始,喻文州同学就是一名有恒心有毅力,锲而不舍的好同学。成为职业选手后,他更是一名善于发现错误,勇于改正错误的好同志。他积极总结了经验教训:追王杰希的时候要防住某方姓娘家人。

那么一不做二不休,就在第五赛季的炎热夏休期,喻文州从叶修那里骗来了王杰希的假期计划。

广州三日游——嗯?

时间紧迫,机会有限,先不管为什么王杰希要来广州了——天时、地利已经齐全。

至于人和嘛……

王杰希大夏天到广州就代表“伊脑子哇特啦”,太阳一晒说不定就迷迷糊糊地答应了,这么说来,“人和”已经完成到一半。剩下那一半只能靠队友,喻文州深情款款的看向黄少天。

正副队二人走上炎热的广州城街头,在知心队友夜雨声烦的友情帮助下,他们找到了来自北方的两只蔫吧的中草药。

喻文州刚给黄少天使完眼色,还没表演出酝酿已久的偶遇戏码,就被晒成王不留行粉的冠军队队长拉住:

“喻文州你磨叽什么呢,赶紧过来帮我看看,这个地方怎么走?”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被黄少天拐走的方士谦的求救。

晒脱水的鲤鱼大王搜索了一下脑子里的地图,心中窃喜,带着王杰希来到纸条上的地方——一家温馨的家庭餐馆。

喻文州推开门,默默给自己点个赞:“这家很有名的,王队是在网上看见推荐的吧。”

王杰希心不在焉地点头,对充当门迎的熊猫说:“已经有人在了,205包间。”

熊猫高兴地对着跟在后面的喻文州比了个心,拉着两个人往里面走。

什么情况,被少天捷足先登了?

喻文州抬头一看——205房间,华山论剑。

“哎,终于来了小王,还带着朋友?士谦呢。走丢了?哦,那我们吃吧。”

林杰慈善的笑容让喻文州挫败感很强,他就说为什么自己的必杀技“淡定微笑”对王杰希没用呢,如今看来一山更比一山高,可以考虑拜师了。

小熊猫端菜挺有趣的,如果没有最后送给喻文州的纸条:

我们是来看林队的,恭喜小心脏第三次失恋。

喻文州扶额——好吧,也算是有收获,原来王杰希娘家人不止方士谦。

 

 

 

如果要细数喻文州这辈子做过的后悔的事情,第六赛季算上一件。

他一不小心说漏嘴,让叶修知道了自己失恋四次的事情——啊,那个时候老心脏还是叶秋。

“叶神,您又不缺买烟钱……”喻文州看着屏幕上跳出来的新的荣耀讨论组邀请,心酸的要流眼泪了——心脏修炼手册。

联盟最大的良心李轩发来私聊慰问:“喻队,我们就这么赌钱看你要失恋多少次,是不是有些玩过了?”

喻文州看着群文件苦笑:

A.250次

B.100次

C.99次

D.9次

“叶秋”叫嚣着买定离手,不许和王大眼串通之类的话。

喻文州感谢着同期生李轩的关心:“没事,你们玩得开心。”

“哎哎哎,好的,不负您的嘱托。”

喻文州觉得自己似乎听见李轩在X市大喊着,阿策,你买哪个?

第二天刚起床,手机上传来消息,防风被拉进了讨论组,喻文州有种不祥的预感。

防风上传了新的群文件:

A.250次

B.100次

C.13次

D.9次

附加规则:赌金累计,胜者平分。

讨论组里凑热闹的赌徒们爆发出强烈的不满,为什么会有离王杰希那么近的人加入,方士谦会作弊吧!

防风同志不予认同:“哥缺钱吗,哥缺的是热闹!”

一叶知秋给予您重击:你缺德。

然后讨论组再一次变成了叶修讨伐大会,只有喻文州冷静的分析局势。为什么方士谦前辈要把99改成13呢?不会是害怕张新杰强迫症就受不了99这个差一点满百的数字吧?

“喻文州同志你是不是傻?”方士谦不屑于解释。

后来又一次他陪黄少天去上海旅游,才从江波涛那里搞清楚:十三点嘛,喻文州你个白痴的人类。

不过那个时候,方士谦已经输了钱,因为喻文州早就经历了第十三次失恋。

 

 

 

第十三次失恋,回想起来很惨烈啊。

第七赛季的时候,又是夏休期,又是微草冠军。联盟组织了首届战队联谊赛活动,边打游戏边旅游,顺便给主席赚点儿广告赞助费。

抽签抽中云南的喻文州很高兴,他一直很想去那片神秘而美丽的土地。他走到后台的准备室,在“云南印象”的小屋里看见了王杰希和叶修,不,是叶秋。

我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喻文州淡定的打招呼喝茶,吸着叶神的二手烟,酝酿着第十三次捕获爱情的计划。这次他注定多了个帮手,也多了个情敌。

帮手是选了C的方士谦,他愿意为了自己的两百块钱卖队友;情敌是叶神,他要方士谦的两百块买烟。想想局势还挺复杂。方神可算是绞尽脑汁制造浪漫和巧合,然而叶神装作善良,到最后也没有出手。

可是结局一如既往的简单,喻文州第十三次失恋。

原因更简单,蚊子。

还原一下情景。

结束了一天的比赛和训练,喻文州和王杰希在古镇的江边散步,月明风清,渔火飘摇,依稀还有轻柔的山歌阵阵。喻文州感慨着正想开口,“嗡嗡嗡——”

“啪。”王杰希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腿上,摊开手给喻文州展示自己精湛的灭蚊技术,然后问:“你说什么刚刚?”

喻文州忍住把那只蚊子鞭尸的冲动,保持惨淡的微笑:“夸你打蚊子准头好……”

再还原一下情景。

喻文州和王杰希并排骑在大象上,有点臭,不过大象背上很高,仿佛只有他们两个,气氛很浪漫。

“杰希,其实……”

“嗡嗡嗡——”“啪啪!”

喻文州捂着脸趴在大象背上,大象鼻子扬着,怜悯的摸了摸他的脑袋。、,顺便蹭掉自己脑袋上的蚊子。王杰希奇怪的看着崩溃的喻文州,有赚头看看在一只象背上骑着的方士谦和叶秋,完全在状况外。

“他怎么不去玩神枪,这准头一石二鸟,哈哈哈哈,哥要笑死了,不行了……”

喻文州第十三次失恋,证据确凿。

 

 

 

后来方士谦一直站在喻文州这一边,只为了让叶秋拿不到自己的两百块。

“那也不能天天在杰希面前说我坏话,让他永远不接受我啊……”喻文州不知道自己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竟遇到如此坑心脏的队友,你尝试着让他在99次之前答应我也行啊。

“杰希是你叫的吗,咦——肉麻死我了。”方士谦逃避了这个问题。

幼稚,叶秋说。

然后选2B的他从亲爱的队友黄少天同学那里套出喻文州第十八个计划,放心的关闭了讨论组的窗口,心满意足的点了根烟。

苏沐橙裹上棉袄,准备出去看看难得的早雪,出门前凑过来:“战况如何?”

“你说文州挺聪明一个孩子,怎么这么幼稚?”叶修看着杭州城的雪景,连连叹息,自己都觉得演的太假,赶快收住表情。

“可是如果王队第99次还没有答应,你不就输了吗?”

叶秋若有所思,“我让少天问问大眼儿去。”

黄少天哀嚎:“怎么又是我!?你们几个斗气算了,我又没下注,为什么一个一个都折腾我。干脆我直接飞到霍格沃茨的猫头鹰宿舍算了,问题是他们有没有这个部门啊,万一上岗猫头鹰得自行解决住房岂不是很惨!”

喻文州,方士谦和叶秋仿佛隔空对视:就这只了,只有他能和老王的频率对上号。

所以平安夜前夕,王杰希接到了黄少天的许多骚扰电话。

第一次:“王大眼,你明天有空吗?”

王曰:“没空。”

再问:“王大眼,蓝雨战队约你,来战吧少年。”附注,词是队长编的,不是我啊不是我。

王曰:“侬脑子哇特啦?”

再再约:“王大眼,老叶让我问问你,需不需要介绍对象,跟他说说要求。”

王曰:“你给我把他劈死。”

黄少天也郁闷啊,这几个人诚心想把他整死,这样下去不行。经过一分钟的头脑风暴,他当着喻文州的面给王杰希发去了第四个消息:JJC。

王杰希被约了三次,最后一次答应了。

“队长你过来,也不许笑,我看着就牙疼脸抽筋。你想清楚了啊,我这是在帮你。我什么时候背叛过你,我们可是在厕所一起打过架的男人!”虽然我输了。

三十二盘竞技场后,夜雨声烦与王不留行都大汗淋漓。“24号有空没?”

“没啊,联盟要开队长集会,喻文州没告诉你吗?”

“他飞过去,我知道啊。”夜雨声烦自带噼里啪啦的音效,“他还说请你吃饭来着。”

“啥?”

“他还没说?”

黄少天赶快转手插了索克萨尔的卡,要是以喻文州的手速,准得黄。

“王队,开完会吃个饭吧。”

“咋吃……”

“用手吃啊。”

一旁凑热闹的黄少天惊异的看向自家冰雪聪明的队长,突然不认识了。有你这么聊天的吗文州,活该追不到男朋友。黄少天正准备抛弃处于智商低估的队长,就瞟见对面大魔王的回复:“……喻文州你是不是傻,用嘴吃啊。”

你还有脸用省略号表示自己很无语?黄少天惊讶到不想说话,放过他吧,他只想做一只安静的猫头鹰。

不久前,杭州城里,叶秋挂了电话,露出了狐狸的微笑。他手里,苏沐橙的手机屏上闪烁着冯主席光亮的额头。

王不留行脑袋上又蹦出一个对话框:你准备可控送饭吗?你没收到主席的消息吗?

主席的消息?喻文州打开手机,果然看到一条新的短信:

因为某些地区普降大雪,此次队长会议在网络上进行,时间不变,人员不变,内容略有更改,适时会有通知,请各位已经订票的队长尽快退票。

“少天,少天你帮我查一下哪儿下雪了?”

“北冰洋上的亚历山大群岛!”黄少天真的打开了地图,“阿轩快来看,这儿有你老家一个。”

“缩小到中国范围。”

“哦,杭州。”

叶神,同为心脏,相煎何太急啊。为了这二百块,值吗?

喻文州第十八次失恋,他觉得自己快要放弃了,真的要耗到99次吗,王杰希你好烦。

 

 

 

喻文州还是在王杰希生日的时候买了礼物,作为第二十一次作战的开始。

“唯一的战友离开。”喻文州被方士谦握住手,笑的悲伤,“第二十一次失恋开始。”

黄少天大气:“别这么悲观啊文州,生活还是很美好的,阳光还是很灿烂的。”

喻文州摇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叶秋,眼里满是无奈和无奈和无奈。方士谦也对喻文州摇头,看向点烟的叶秋,脸上满是从王杰希那里学来的嫌弃嫌弃嫌弃。

“咳咳,看哥能把你们变成大小眼吗?”叶秋干咳两声,制造二手烟,“这样吧,方同志估计是最后一次站在这个战场上了,哥今天收手一次,抓住机会吧小绵羊们。”

当然,这个战场不是荣耀,是他们这群人的赌场。

计划是这样的,喻文州来一次强势壁咚,毕竟前二十次的温情攻势都没什么好结果,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没有叶秋的捣乱,喻文州壁咚的很成功,成功的把王杰希带到其余三人面前。

“谁家孩子,没吃药?”说完,魔术师大人就从口袋掏出一板药片,拍在茶几上,走咯~

叶秋忍得好辛苦哟,眼泪都被烟呛出来了。“你看,不是哥的锅吧。”

“王杰希你明明知道心脏是什么意思,你丫给我回来说清楚这是个毛意思?”方士谦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冲出去理论一番——被喻文州拽住胳膊。

方士谦还在边闹边挣扎,叶秋还在边笑边咳嗽的时候,黄少天最先发现阴沉的男主角:“文州你怎么了,王大眼是不是说什么了?”

喻文州喝了口水:“他还真吓我一跳。”

他看一眼在场的横七竖八的“战友”们,又露出往常那种平静的笑容:“他跟我说别玩了。”

——别玩了喻文州。

听这话的意思,他是被王杰希讨厌了吧。喻文州完全没有料到,结局这么惨烈,你看连方士谦都傻眼了。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抗击打能力不错,从训练营的时候就开始锻炼,今天算是用上这一技能了。他轻松地笑了两声,准备发表一下感谢大家的话,完美而绅士的结束追王杰希的漫长革命征途。

然后他就听见叶秋倒吸一口气,琢磨道:“别玩了?哎,你们说老王的意思会不会是——别玩了,我们来真的吧?”

喻文州石化,觉得自己的血槽一个劲往下掉血。得了,第二十一次失恋。

 

 

 

不过事实证明,追一个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尤其是王杰希这样思维线清奇诡异的人。

既喻文州第二十一次失恋后叶秋的点拨,他的信心槽彻底回血,下定决心追到王杰希。同时,心脏修炼手册的讨论组里,所有人筹码赌注翻倍。

第二十二次,全明星后联盟组织舞会,女选手太少,只好男选手和男选手跳舞,王杰希选择了自家副队。

许斌指着墙根靠着的喻文州:“队长,喻队还空着呢,他比你矮,你找他跳女步呗。”心里想着自己的赌注,千万要谨慎啊。

王杰希高冷的看了一眼墙花喻文州,冷漠的抓起许斌的手,“我是队长,你得听我的。”

许斌别扭的被比他矮的王杰希队长搂着腰,感受到丝丝凉意。

于是在下一场蓝雨对阵微草的常规赛里,角色独活被第一个集火打死,特别惨,王不留行都没把他救出来。

第二十七次,喻文州站在微草俱乐部三十米外的四合院门口等待着目标出现。

王杰希对他招了招手,惊喜的他向后一靠——四合院门没关,他失去支撑,向后倒去。

“喂喂,喻文州你没死吧?”王杰希惊恐的把他送到医院。

医生看了看片子,开了两副药:“没什么大事,手蹭破了皮,尾巴骨软组织损伤,躺两天就好了。”

喻文州第二十七次告白计划是同游北京,还没开始就已经搁浅,注定失恋。

不过他依然没有放弃。

最近一次是在世邀赛上,准备在最后一场决赛结束的时候在队内频道来一次盛大的告白,可惜还是没能成功。不是因为王杰希拒绝了,而是他实在太累了,手指根本无法动弹,一个字也打不出来。

喻文州坐在椅子里,慢慢摘下耳机,他闭着眼睛小声说:“王杰希,我喜欢你。”

不过奇迹没有发生,在满是欢呼声的赛场上,他的自言自语被揉入一片胜利的海洋中。

呵呵,第三十二次失恋。不过,还挺高兴的。

 

 

 

叶修说他们住的宾馆后面有一座山坡,事业非常好,他经常躲在那里抽烟。

在苏黎世的最后一晚,喻文州早就收拾好行李无事可做,他想起来这个地方,便遛着弯爬上选手公园里寂静的小山坡。果然发现一个垃圾桶上满是烟头,还是中国牌子的烟。

因为世邀赛结束了有些时日,很多国家的队伍已经搬离选手村,整个公园格外安静,偶尔有工作人员推着小车从山坡下的石子路匆匆走过。月亮淡淡的,椭圆的影子映在不远处的人工湖里,旁边还有一盏路灯的影子,两个原点在湖面中心,像王杰希的大小眼一样,看得喻文州不禁一笑。

“哎,喻队在啊?”

喻文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转眼看见拿着单反相机的王杰希爬上山坡。

“王队怎么来了?”

“这不是要走了吗,来转转自己住了将近一个月的地方。”王杰希拿着相机对着选手公园的全景咔嚓咔嚓。

喻文州笑着跟他指那个人工湖,却发现月亮已经挪了位置,那盏灯也因为节能环保熄灭了。

“刚刚是有的,大小眼的样子。”他解释。

王杰希笑着揉了揉眼睛,努力把两只眼睛睁得一样大。

喻文州觉得心跳莫名加快,脑子里就像有一万只云南蚊子一样“嗡嗡嗡——”。他走进正在自娱自乐的王杰希,虽然他俩本来就挨得够近了。

王杰希奇怪地转头看向站在坡上的喻文州,发现这个人竟然利用地理优势变得比他高了。而且,那双不安分的手抱住了他的腰,嘴上温柔的触感让他彻底愣在原地。

王杰希千算万算也没料到,心里弯弯绕那么多的喻文州竟然来了一记直球。大概是,气氛太美好了吧……

“王杰希你能不能别装傻了,烦不烦。”喻文州歪着脑袋问,“万一我真的放弃了怎么办?”

“喻文州你会放弃啊?”王杰希也不挣扎,挑衅地看向喻文州。

“你果然是在装,真能演啊,杰希?”

果然,叫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怀里的王杰希明显颤抖了一下。喻文州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笑得像狐狸一样,说不定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

“那么,现在是我的主场了,杰希大大就好好感受一下这三十二次苦恼吧。”

然后他就被狠狠踹了一脚。啊啊,难道是第三十三次失恋?

“还没谈恋爱你就妄想着要失恋,喻文州是不是太猖狂了?”

 

 

微草的小朋友们知道自家队长和对家队长在一起了之后,表示稍微有点惊讶,但还是送去了祝福。

只有袁柏清露出了震惊到木讷的表情,不顾队友的阻挠,把王杰希拉到一边:“队长,你不是说选A吗,怎么还没到一半就放弃了?”

“你管我。”王杰希咳嗽了一下,“快去训练去。”

是的,心脏修炼手册里的赌局为了公平,微草只有方士谦参与了。然而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荣耀讨论组里的防风,从方士谦退役起就成了袁柏清小朋友的账号。他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差点吓懵了,早就老老实实把一切告诉给王杰希。

王杰希当即吩咐小袁把防风的选项从C13改到A250,这样就可以拿到这些心脏们最多的钱了。

不过谁能想到,王杰希在第三十三次的时候,就再也不忍心让喻文州再煎熬下去了。

因为决赛后的颁奖会上,坐在喻文州和王杰希中级三号位的周泽楷偷偷告诉他:

“喻队在赛后说,他喜欢你。王队,你听见了吗?”

 

 

 

—end—





2017/05/30:
今天突然想起来,觉得应该提一句:灵感来源于一个视频,哪个来着。。。


评论(16)
热度(155)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