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定风波 (01~03)

给喻总的生贺咯
除夕夜偏头痛,脑子崩坏的产物
有点民国后来什么谍战的感觉,考据党求放过(哭

喻总这回真成总裁了哈哈,
老王的设定用《灿烂》里一句带过的,大家都忘了吧。


挺雷的,忍住!













01

黑色的车子停在法租界外,知道车子的主人,没人敢拦,任由它驶入驶出。喻文州从车上下来,一身黑色西装。今天上海滩的天气不错,但喻文州心情不是很好。早上看了报纸,不管是金融还是政治形势都很紧张,从商会出来之前又与线人接头,说是组织上有任务派遣,让他到老地方接收情报。

老地方就是法租界里有名的微草,说白了是个做衣服的裁缝店。

喻文州对于这个地方太过熟悉,一楼大厅有三个暗门,后间工作室有一个逃跑的风口,再到二楼,衣柜下面的抽屉里藏着两把手枪和子弹若干,阁楼上的床下有一把狙击枪和一箱药品。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最熟悉的还是老板本人。

“喻先生今天来得巧,我们才刚开门。”一个穿着衬衫的青年走上前来迎接。他是高英杰,这儿的徒弟,“师父还在楼上洗漱,您稍等。”

“王老板刚起床?”喻文州挑眉,“他难得不准时,我上去看看。”

青年点点头,很习惯喻先生的随意,便转身张罗着开店的事情。他们做衣服的靠手艺吃饭,不仅饭碗拿得稳,而且吃得开,开张一次揽下五六件活儿,挣的钱能吃两三个月。所以赶上他们开一次门,上海地界上的小姐太太,或者老爷少爷的,连外国人都急着来订做衣服,从西装到旗袍,甚至洋装,他们这儿的当家都能做得出来,包您满意。这不,此次开门收单的首客喻文州正是回头客,估计这位大商人又要参加什么晚宴,特地来找老板商量了。

喻文州手抚过楼梯栏杆,尽量放轻皮鞋踏过地板的声音。他慢慢旋开阁楼的门把,刚推开就被一把枪顶住额头。

门完全打开,拿枪的人看见喻文州笑眯眯举着双手抱头,直接给了他一记毛栗子:“喻文州你能不能别吓我。”

“吓到你了?”喻文州侧头接过手枪,帮那人放回床头柜的抽屉里,就瞥见仓促地藏在床下的电报机。

“杰希,你刚刚在接电报?”喻文州看他坐在地上又重新把仪器拿出来,便顺势环着人的腰不撒手。

王杰希,正是微草的老板,用胳膊肘顶了顶不怀好意的人,另一边忙着把发报机收回皮箱。“还不是最近姓汪的76号监听太厉害,不得不改个时间。”王杰希把皮箱塞到床下,坐回床上才算是摆脱了喻文州,“叶修那边越来越不靠谱,昨天才说策反了老杜,今天又变卦要干掉他。”

喻文州侧头想了想,确实最近整个上海滩的气氛都不对,他做买卖的时候也觉得拘谨,更别说商会里其他大佬那各有算盘,闭口不言的样子了。
“不过你也长胆子了,敢直接往我这儿来了?”王杰希给了喻文州后背一拳,虚的。

喻文州反手抓住还未收回去的手,欺身上去把王杰希压在身下。“胆子都是王老板给的。”

王杰希愣了一秒,曲腿顶上喻文州的小腹:“哟,喻老板这是要青出于蓝了。我买双人床是为了藏药品,可不是让你……”

喻文州用鼻子蹭了蹭王杰希脖颈,又咬着他的嘴唇玩了片刻才放过面色潮红的王杰希。“让我干嘛,师父?”他笑得不明意味,勾人心魄。

“起开,一大早发春。”王杰希硬是板着脸,无视那声动人的称呼。这人人前一张人畜无害的脸面,人后就是脱了羊皮的衣冠禽兽。要是让上海滩的那些名门小姐知道,她们眼中风度无限的蓝雨公司执行长官兼董事长这么妖孽,肯定全部流出泪来。

“不会,他们只会更喜欢我。”喻文州笑着看王杰希刷牙,坏心眼地把牙膏沫抹到他那双大小眼上。

“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添乱,净跟叶修不学好。”王杰希翻他一记白眼,擦掉喻大老板的恶作剧。

他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是五年前,就是在微草,当时他师父林杰还没有逃到香港避难。叶修带着和王杰希差不多大的喻文州来到店里,交代这是组织重点培养的特工,将来会被安插到商会里,到英国留学前现在微草藏着,顺便学点东西。当然,不是裁缝的手艺,而是用枪,制炸药,发电报和作为间谍该有的心理素质。

林杰当时被组织上的任务缠身,忙得根本管不上店里的事情,更别说这个未来的栋梁了,于是做了个甩手掌柜,把喻文州交给王杰希教导。这不接触不要紧,一深交,两个人倒从刚见面的冤家变成了挚友,最后还上了一张床。这事儿是喻文州留洋之前被叶修捅破的,除了狠狠教训他俩一顿,叶修也没舍得把这种不伦不类的违纪上报组织,毕竟两个人都是上海分部的重要成员,因为这种事情损失了,谅是谁也不忍心。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王杰希早已是组织在上海中转情报的关键人物,叶修更不敢人喻文州轻易与他接触。而喻文州也不负期望,没多少时日便在商会里站稳了脚跟,串联起整个上海的情报网。这之后,早已打入政府的总负责人叶修才敢让这两个人见面,发展至今日,几乎所有情报都由这两个人周转。

“这次的衣服有什么要求?”王杰希照例量了喻文州的身材尺寸,心里想着早就看了个透,人前还得装样子,像是自己占了喻老板的便宜一样,你看后面是哪家姑娘,羡慕嫉妒都写脸上了。

“嗯……料子用好点,不要粘毛,我家里最近养了只猫。”喻文州答到。

王杰希刚投去惊讶的眼神,想到还有人在场不宜太过关心,就强忍着收回嘴边的疑问,低眉顺眼地答应着,目送他离开。

待到喻文州从下人那里拿到西服已是两日后,虽是赶制的,但看得出这仍是一套完美的衣服。他警惕地锁上房门,用刀片划开本被缝住的口袋,果然看见里面有一张字条。

——十一后商会晚宴九点,刺杀杜宇晟。[注]

他又拆开内侧的口袋,另一张纸条用的是组织最近新编的高级代码。

——代号“审判”,组织长官:君莫笑,参与人:王不留行,索克萨尔,风城烟雨。




02

百乐门是上海滩最热闹的夜总会,不光是风流少爷喜欢光顾,有时候谈生意的老总们也喜欢来这儿喝两杯。到了晚上,门口的霓虹灯一辆,车水马龙的,商界,政界,甚至有点钱的流氓瘪三,有点权的帮会老爷,什么人都有。

下车前喻文州嘱咐了司机郑轩两句,便走进了这个和赌场一样吸金的地方。

“喻少爷,您点哪位姑娘啊,我帮您叫过来。”老阿姨画着浓艳的妆,拿着个丝绒羽扇在喻文州旁边吹着邪风。

喻文州今天穿一件偏蓝色的休闲西装,自然还是出自王杰希之手。他从桌上的花瓶中取出一只含苞待放的玫瑰交给老阿姨,含着笑意恭敬地说:“苏姑娘最近可好,劳烦您替在下问问。”

“哟,您开口不小啊。不过,哪位姑娘不愿意见您呢?”老阿姨故作姿态,见喻文州拿出一沓钞票更是眉开眼笑,乐呵呵地走了。回来的时候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把喻文州带到了僻静的二楼。

喻文州推开门,伴着唱片机的音乐声,百合花的清香迎面扑来,梳妆台前坐着一位浅棕色卷发的姑娘,穿着鹅黄色的旗袍,一看其精致程度,必定也出自王杰希之手。

“喻老板,稀客啊。”那姑娘背着身幽幽开口。

“沐橙,我们可是老熟人了。”喻文州走上前帮她戴上一支紫色的蝴蝶发卡,顺势将佳人拥入怀中,柔情似水。

苏沐橙配合地勾住喻文州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你这样不怕王杰希吃醋?”

喻文州笑着揽上苏沐橙的腰,两个人紧挨着跳舞,乐曲和脚步声恰好遮住他们的耳语。

“我倒怕叶修打我。”喻文州稍微拉开二人的距离,“来的时候有尾巴,估计是老杜的人,我已经让郑轩去查了。还是以防万一。”

苏沐橙有点不高兴:“你其实来找云秀是吧,看来这次又没我事儿。”

“你哥哥他刚去西安那边,让你再冒险不合适。”喻文州放开苏沐橙,坐在咖啡桌旁边示意帮他卷烟。

苏沐橙稍微提高了音量,问了几句关于烟草的事情,给听门的耳朵装装样子。喻文州会心一笑,从口袋拿出钢笔,在卷烟纸的内侧写下一串留言。

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二人紧张地对视一眼,苏沐橙起身靠门,待喻文州把燃尽只剩个短短烟蒂的雪茄熄灭扔进烟灰缸,又拿出手枪插在腰后,她才打开门。

“文州文州,我知道你在里面!我一回来就听说你来百乐门享受纸醉金迷了,怎么还找上苏沐橙了,脸够大的!我说幸好下火车刚进城我就看见郑轩那家伙闲逛,要不然还不知道呢。你说说你说说,本少这去奉天签合同差点冻死,你好啊,在这里玩得这么开心,讲理吗董事长大人,讲理嘛!?”

苏沐橙无奈地回头看着揉太阳穴的喻文州,把这位蓝雨的总经理请进了屋子。

“沐姐姐,你可别让文州吃了豆腐。虽然我们董事长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爆胎,但是啊……”

“少天,闭嘴……”

“文州这回我就是要说完!奉天的苦差事你交给谁不行,偏偏要我苦央央地去,你让沐姐姐看看,我都瘦了!”黄少天吧啦吧啦嘚嘚个没完,其实在场三人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演戏罢了。谁说黄少天不愿意去奉天,这趟可是给北方的底下总指挥部送物资的,可是光荣使命。虽然他好像确实给瘦了。

苏沐橙也是读出了喻文州眼中的暗示,借着黄少天烦人的话唠就把两个人都哄出去了。毕竟她总不能真和喻文州过夜吧,王杰希不找叶修的茬才怪。

离开百乐门,喻文州就看见郑轩一脸压力山大的表情。三人驱车回到蓝雨旗下的喻公馆,看到了自家地盘,黄少天才算止住话头,宋晓看见二当家的回来了,福至心灵,赶忙倒了杯热水。

“报告队长,第157号药品支援任务顺利完成!”黄少天敬了个礼,没等喻文州回复就瘫在沙发上,“累死老子了。”这话肯定跟孙哲平学的。

“宋晓,最近仔细着老孙那边的信息。”喻文州叮嘱。

宋秘书点头应到:“刚要给你说这事儿呢,今天下午七点半的时候已经收到回复,我一会儿去跟他们说黄少安全回来了。”

“嗯,好。”

“还有什么事吗?”

喻文州笑着说:“把少天拉去洗澡。”

宋晓明显颤抖了一下,痛不欲生地架起如一滩烂泥一样的黄少天,迈着沉重的脚步上楼了。喻文州看着就觉得好笑。

郑轩在后面拍了拍他肩膀:“队长,你让我查的事情弄清楚了。”

闻言,喻文州刚才放松的神情立刻凛冽:“怎么样?”

“不怎么样,是汪伪的人。”

“那就是76号的人,他们开始怀疑我们了。”喻文州想起前几天王杰希的话,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说捕鱼的时候最怕的事情,莫不就是渔网被螃蟹弄破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就有可能让一网鱼全部落空。现在组织最怕的就是这个缺口,防的最严的那只螃蟹,永远都是76号。现在螃蟹既然已经溜进网里,他们都警钟也该响了。

“明天我们去一趟微草。”喻文州对着愁眉苦脸的郑轩说。

“喻文州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王杰希被逼在角落里,红着眼瞪喻文州,旁边熨衣服的工具冒着烫人的白色蒸汽,把裁衣间的温度不断提升。

“还不是因为王老板的失误?”喻文州面上无辜,眼底狡黠,“不是量体裁衣吗,怎么裤子不够长啊,是不是我二次发育了?”

“要是想碰瓷儿就先从我身上下去。”王杰希胳膊使力,想要挣脱喻文州的束缚,“别在这儿使花招,有事儿赶紧说。”

“哎,还真有件大事儿。”喻文州放开王杰希之前咬了一口他红透的耳朵,又被狠狠瞪了一眼。

王杰希回到工作台开始修改喻文州的衣服,却感到背后被人紧贴住,惹事的手扶上腰间。这人还没完没了了。他刚想打掉碍事儿的手,就听见那个痒痒的声音附在耳边说:“我昨天去百乐门见苏沐橙,被76号的人跟了。”

王杰希的剪刀差点割到手,幸而喻文州眼疾手快扶稳了他的小臂,才没有伤到。

王杰希转过头看向背后抱着他的人,姿势有些别扭。两个人沉默地对视许久,他才开口道:“姓杜的最近有没有找过你?”

喻文州听出门道,他放开手,两个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没有,但是有一单大烟的生意他找过蓝雨下面的人帮忙。不过,最后那批货被警察截了,东线上的事情,应该是叶修干的。”

王杰希思忖片刻:“那就好,他们应该要查你和叶修的关系,不是这里。”

“还有审判怎么办?为什么这次你也要参加?”喻文州有些不安。

“昨天叶修的人来了,要我狙击。”王杰希说得很稳,就像去郊游一样,比做一件礼服还要轻松。
喻文州喝了一口咖啡,苦得不行。他罕见地在屋里来回踱步,看得王杰希有些不耐烦,索性抱住吻了上去。一番混乱的肌肤之亲适可而止,两个人额头相挨都有些心跳加速。

王杰希想起来他们第一次擦枪走火就是在这间熟悉的裁衣间,那天晚上雷电交加,林杰任务失败后被安排逃往重庆,他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坐在店里,七分分不甘两分忐忑,还有一分是迷茫。喻文州淋着一身雨从外面赶回来,看见沉默的王杰希就抱住,两个还没成为真正特工的年轻人都被这出乎意料的打击惊到了。

后来?不提也罢,难以启齿……

“杰希,我感觉不是很好。”喻文州摸了摸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

“每次任务之前我感觉都不是很好。”王杰希闷闷地回答,“我打算让英杰去北平,他不该被卷进来。”

“为什么?”

“因为你感觉不好。”王杰希松开这个拥抱回到工作台前,处理喻文州碰瓷儿的裤子。





03

王杰希一早就把活儿交代给了高英杰,然后换了身体面的衣服,提着一个箱子出门了。他路过女校,在门口等了一阵便看见一个学生打扮的长发姑娘走了出来。

“苏沐橙比你更像学生。”王杰希笑着伸出手扶住那姑娘。

“王老板,别来无恙。”走进看,那人出落的大方高雅,确实没有什么学生气质,“白天没事干就来学校旁听,你可别给我抖落到叶修那儿。”

“怎么会。”王杰希笑着,绅士风度不输喻文州,他拦住一辆黄包车,“我们去哪儿说话,楚云秀小姐?”

“哈尔滨咖啡厅。”楚云秀坦然地坐上车,对车夫说。

咖啡厅当然开在上海,只是名字让人有些地域上的错觉。楚云秀刚从哈尔滨调来上海的时候,觉得哪儿都不安全,看谁都像眼线,硬是威逼利诱让叶修想办法找个专业的地方。于是,便有了这家咖啡厅。咖啡厅是楚云秀用从百乐门赚到的钱开的,虽然组织上也给了不少资助,但叶修还是没能争得起名的权利。

“消息我都知道了,喻文州算聪明,那天找了苏沐橙带话,没有暴露。”楚云秀搅动着咖啡,“哦对了,听说那天还有黄少天,他回来了。”

王杰希听到这名字耳边就不自觉想起了永不消失的“嘚嘚嘚”,虽然很高兴他没折在奉天,这么话唠一个人,孙哲平怎么就忍住没把他毙了呢。

“箱子里是什么?”楚云秀把那个神秘的皮箱拉过来,打开后发现是一件白色青花纹样配孔雀翎的高开叉无袖立领旗袍,好看得不行,“什么意思,贿赂我那天别吃了你家那位?”楚云秀不无揶揄之意地大量一脸正经的王杰希。

“行了,去试试。”王杰希表情带上了笑意,“我可不敢糊弄你,那天还要指望你帮他拖延时间。”

楚云秀谢过,走进了雇员用的更衣间,抖开衣服才发现一向没有吊牌的微草制衣,如今竟罕见地挂了一块商标一样的吊牌。

“真是被喻文州带坏了,故弄玄虚。”楚云秀抱怨一句,打开那张牌子。

——想办法见叶修,76号可能有异。

楚云秀“啧”了一声,把吊牌扔进厕所,看着它被冲进下水道。

她穿着好看的旗袍出来时,毫无意外地收到了店里所有人的掌声,美丽是令人惊叹的,能变得更美丽的人是值得赞赏的,而这种人,往往是最危险的。楚云秀对着王杰希弯起嘴角,传达着只有两个人能明白的信息。

“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可以回去再修改。”王杰希问。

“衽这儿换个样式的扣子,要翡翠绿的。”

“好的,什么时候再给您送来?”

“后天晚上送到百乐门吧,有人接你。”说着,楚云秀又回身进了更衣间,出来时变回了不像样的女学生。


喻文州收到百乐门的请柬时有些不懂,他看向宋晓,宋晓摇头,看向郑轩,郑轩在打盹。至于黄少天,他还睡得天昏地暗不分日月呢。不过今天他必须起来,因为受邀者里明确地写着“蓝雨董事喻文州,经理黄少天”,邀请人是苏沐橙。

“宋晓,把少天叫醒吧。”喻文州吃完最后一口煎鸡蛋,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阿轩去吧。”宋晓端起盘子,见机想逃。

“不行,我现在要开车送队长到公司去,今天有会的。”郑轩立刻起身,拿起车钥匙就逃,留宋晓一个人对着一屋子的狼藉发蔫。他是秘书,又不是管家!

喻文州笑眯眯看向他,吓得人一身冷汗。“队长有什么事吗?”

“帮我打听一下百乐门那边什么情况……算了,反正就今天晚上,你还是去叫少天起床吧。”说罢,喻文州起身走出宅子。

宋晓站着看了一会儿,直到车子驶出公馆他才回过神来。喻文州刚从竟然中途改变了想法和命令,虽然只是点小事,但是这种情况以前是不会有的,他们队长向来很有把握,好像万事万物尽在掌握。看来最近的事情棘手,确实让人头疼——尤其是叫黄少天起床这类差事。

一直斗争到下午,宋晓才把黄少天从一团被子里拉出来,扔进浴缸。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郑轩开着车接黄少天去了百乐门。

与此同时,一个不会说话的车夫拉着黄包车停在法租界的微草前,王杰希提着箱子从后门出来,给了车夫两块大洋。

喻文州看着办公室墙上的德国进口时钟,收拾了桌面上的东西,从抽屉里取出那把熟悉的枪,揽着西服外套走出公司便看见停在门口的车,车里伸出一个脑袋,黄少天轻佻地向他吹了个口哨。

叶修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红酒交给手下,吩咐了几句便坐上车。
“包子,百乐门。”

杜氏集团的董事长杜宇晟恭敬地挂了电话,走到宅院的落地窗前,映入眼帘的是上海外滩的璀璨夜景。

这里,将是一场暴风雨的序幕。


—TBC—





[注]:此处捏了杜月笙,但和杜月笙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原创用来背锅的。有兴趣的亲可以百度一下杜月笙,当时上海帮派老大爷,相传本邦菜就是杜月笙爱吃才流行起来的,其实原来就是漕运船工吃的穷人饭。
但是不管是本邦菜还是海派都超好吃啊啊啊!!!


评论
热度(29)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