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黄】一本万利(2)

大家新年快乐。
先发个喜庆的喻黄~
*^_^*

还有人记得前一篇么……





话剧社终于迎来了期盼已久,梦寐以求的和平时代,平静,平安,平和,平淡,平凡的生活。

因为,黄少天不说话了。

整整一天一夜,话比周泽楷还少。

社员们曾以为,只要黄大神闭嘴,世界会更美好,地磁场会更稳定,韩文清会更富有,张佳乐会更芬芳,王杰希会算更准。

可是他们错了。

沉默是金,沉默是银,沉默是黄色的恐吓。黄少天不说话以后的真实情况是:世界更美好,地磁场更混乱,韩文清更富有,张佳乐还是很香。至于王杰希,他说因为地磁场的原因,所以算不准了。而所有社员都因为听不见黄少天的声音,觉得万分别扭,就像少了一颗扣子的衬衫。

“黄少,你午饭吃什么,说两句?”

“黄少,下午的西班牙现代文学课去不去,说两句?”

“黄少,今天晚上排剧几点,说两句?”

“黄少,喻社长说你在耍小脾气,说两句?”

“谁说的!谁耍小脾气!”黄少天摔剧本,“方锐你大爷!喻社长喻社长喻社长!你叫得很开心啊!他说一你不二,他说南你不北!这是什么?是狗腿啊!你对得起魏老大这些年的教育吗?”

“当然啊,毕竟他理解能力强,又会沟通,又有经验,还能沉默某些不和谐社员。”方锐乐得躺在桌子上,笑成一团。黄少天纠结的表情简直百年难遇。

苏沐橙咳嗽两声,示意他们安静,毕竟是社长喻文州上任后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喻王朝”的加冕典礼上这么堂而皇之地争论,实在有失风范。

再回头看看喻文州——笔记本上的会议记录满满当当,面带微笑,有礼有节,苏沐橙毫不犹豫地给了满分。

“大家都知道,魏琛前辈是话剧社编剧兼导演,他的离开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损失。”喻文州不急不忙地开口,“文化节死线近在眼前,要重振我们旗鼓,就要从最基本的剧本开始。”

黄少天冷笑一声,听得所有人头皮发麻。“从《青果树下》开始?”

喻文州没有在意他恶劣的语气,操作鼠标,幻灯片翻过一页,大大的黑色标题:
诚聘编剧。

“我擦嘞,你这什么意思!?”黄少天拍案而起,“诚聘编剧?这是彰显我们社没人才,没剧本,没实力,没家底?别的社看到了可不得笑掉大牙。喻文州,家丑不外扬,我坚决反对这种自杀行为。”

这是你和社长的家丑?众人脑子转了个弯,捋顺了人物关系,刷新了世界观。

“我辈岂是蓬蒿人?”喻文州笑答,“我相信,我们话剧社人才济济,怎么会少一两个编剧?”

然而,在新社长期待的温柔目光中,大家都低下了头,额头发根冷汗涔涔,内心深处翻江倒海。老社员们环顾在座的熟人,都大眼瞪小眼,后知后觉——还真没有一个会写剧本的。

“黄少,喻社长说人才济济,你作为唯二的中文系学子,说两句?”

“我什么都不知道。”黄少天脸黑了黑,没了气势,却还鸭子嘴硬。

要说他是怎么选上中文系的,真是一段厚重的,充满悬念的,跌宕起伏的风起云涌。

对,报志愿的时候,手抖了。

别小看这三个字,它包含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酸甜苦辣咸,是黄少天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的。是学英文的料就不要乱报中文,这不是爱国,是糟践自家文化。

可是喻文州报中文系却是心甘情愿的,尽管他是优秀的理科生,王杰希作证——虽然他不愿意承认这个和自己斗了三年的喻文州,竟然投身文学的革命洪流。

“那么,我也就只好献丑了。”喻文州合上笔记本,叹了口气说,“这段时间请各位好好休息,我一定会为大家带来好的剧本。”

话剧社的社员都有些感动,像是在长期缺少剧本的沙漠中突然看见了绿洲——其名,“喻文洲”。

只有黄少天觉得,这片绿洲是危险的热带丛林,从悦耳的水流声里听出阵阵杀机。

后来,事实再一次证明,黄少天的预言总是很准。这一点,人称“神算”的王杰希都不得不怕。

王杰希真的怕了,怕得躲进了肖时钦脏乱差的储物间。

“王杰希!是男人你就走出来,堂堂正正地,光明正大地把话说清楚!”

肖时钦刚回来就听见黄少天声嘶力竭地朝他的储物间喊叫,和门上贴着的大黄蜂海报相配,即视感满满。

但是,画风不对。机敏如肖时钦,立刻察觉到了微妙的不同——黄少天的台词风格和他印象里那个荼毒生灵的《红苹果树下》不太一样了。

“你这又是什么台词?”肖时钦问。

“什么什么什么台词,我是那种三句话中两句半都是台词的中二骚包青年吗!?肖机械师你莫要太看不起人,本少可是要成为话剧王的男人!”

不等肖时钦吐槽,储物间的门溜开一条缝,然后“哗啦”一声,各种变形金刚模型扑面而来,擎天柱被狠狠按在黄少天的脸上。

“王杰希!”黄少天和肖时钦同时爆发出愤怒的惊呼。

“不就是让你给我科普一下喻文州吗,要不要这么激动!你不是有肖时钦了吗,怎么这么大反应,跟护崽儿一样!别按了别按了!真要毁容了好嘛!”黄少天嚷嚷。

与之成为鲜明对比的是肖时钦。他一言不发,从王杰希的柜子里拿出酒精喷灯。

“我数三下,把我的变形金刚按姓名的首字母顺序归位。”

王杰希悔不当初,他哪能知道这些东西叫什么名字,就算肖时钦苦口婆心地“口把口”教了他无数遍。

中文名大黄蜂——Big Bee?

“三——”

“黄少天,你想知道喻文州的光辉事迹?”

“来者不拒,配黑历史食用更佳!”

“二——”

王杰希目光扫过一片狼藉的模型。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一——”

黄少天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以秋风扫落叶之势,精准地排列完全,甚至还悉心地分了阵营。正如他的语速,快过闪电;亦如他的演技,精妙绝伦。

肖时钦交出酒精喷灯,又恢复了老好人的表情,像往常一样为宇宙和平祈祷,仿佛刚刚那个要拿喷灯毁灭世界的,并不是他。

王杰希拆开一包蚕豆,海盐味的。

“喻文州……”他沉吟道,“……不是好人。”

“废话。”

“那就没了。”王杰希嚼着最喜欢的零食,“嘎嘣”脆,听着就很舒爽。而且,说了真话后他心里更是舒坦。

黄少天发誓,此生与王杰希永不停战。

要说王杰希印象里的喻文州,那真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点,黄少天不得不认同。

“喻文州,从面相一看,就是长寿之人。你知道有句古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王杰希悠悠道来,“现在明白了吧,他怎么可能是个好人。”
“哦哦哦!有道理,有道理。”黄少天连连点头。
一旁路过接水的肖时钦心里犯嘀咕,他记得小时候一个会看面相的奶奶说过,他能长命百岁。从小到大也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啊。

殊不知这二位,上一秒势不两立,下一秒同仇敌忾。毕竟,有共同的敌人就是暂时的朋友。 知己知彼,互通有无,方能百战不殆。黄少天已经摩拳擦掌,蠢蠢欲动了。

讨论完敌情,他心情大好,还关心起同盟军的近况来。

“化学社真的不准备出节目?”

“又被拒了。”王杰希摇头,“学生会认为危险系数太大。”

“是啊,爆炸的一百种方法——学生会早把你拉黑名单了。看你这个大神混得,连文化节都没份,实在可怜可怜。要不然你来我们话剧话剧里客串个什么侍女,大树,蒙面劫匪?”

“你当时怎么就没被相声社绑架了呢?龟缩在话剧社岂不屈才?喻文州果然不是好人。”

“一骂骂俩,王大眼你真是青出于蓝,为师心甚慰,还不赶紧来磕头谢师恩。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道理你都懂吧。”

“肖时钦不需要你这样的师娘。”

“跟我有什么关系!”

所以说,该是敌人就成不了战友,松散的宿舍联盟可以在一秒钟内土崩瓦解,而中立国总是无辜受战火牵连。在这个不存在信任与被信任的合租公寓,肖时钦早就决定,不相信任何人。


喻文州面对着空白的文档发呆,《无根据预言》的题目下面,只有一串省略号。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手再次放在键盘上,犹犹豫豫又放下。

深夜里,手机“嗡嗡”震动。

“喂,魏琛前辈。”

“是的,我回来了,已经去过社团。”

“剧本正在构思,应该来得及。”

“……对,见到了,黄少天。”

“医生那边怎么说?”

“我尽力。”

他挂了电话,翻开笔记本的中页,词条解释和红色的标注在电脑屏幕的光线下格外引人注目。
他正要再写些什么,电话又响了,来电显示:房东。

喻文州一个激灵,他好像有些时候没交房租了。

黄少天走出药店,他是今天最后一个顾客。夜晚的风吹在脸上,解了一天的闷热。他把手揣进口袋,硬纸盒的棱角戳到掌心。他拍了拍脸,戴上耳机,正随机到暖和的男声和吉他,下一秒就变成快节奏的摇滚。

黄少天精神百倍,走进小区按电梯。

突然,身后有人摇了摇他的胳膊。他惊恐万分地回头,做足了随时踹那人一脚的准备。回头一看,直接卸了气。

倒了个大霉!为咩是他!

“黄少天,又见面了。”那人可不正是笑得温柔的喻文州。

“你来这儿干什么!”黄少天一声惨嚎,伴随着电梯到达一楼的“叮”声,吓了煞电梯内的哈士奇和他的主人。

“他来看房。”另一个声音从电梯里传出来,不是哈士奇,也不是哈士奇的主人,而是王杰希。

黄少天懂了——化学系大神王杰希最近手头有点紧,不得不打工赚钱。这不,房屋买卖租赁中介公司,这工作在他眼里绝对小case。而且先从熟人下手,很是智慧谨慎。

可是上了电梯以后,黄少天就不懂了。怎么王杰希介绍的房源情况和自家的完全一样?

终于到家了,黄少天总算明白了。

“王杰希!你个引狼入室的小人!”黄少天从厨房拿出铁架台,直指在玄关换鞋的两个人,“喻文州为什么要来咱们的房子,他不能自己找房子吗?故意找茬呢吧!”

他又叽里咕噜说了一串广东话,王杰希是听不懂的,于是请教喻文州。

“他说,要是我住进来,就让你和肖……小事情?让你们两个住一起,腾出一间卧室给他排练话剧。而且我还必须睡沙发。”喻文州斟酌了半天,省略了个别脏字。

黄少天傻眼。喻文州,听得懂粤语啊,难不成是老乡?

“我也不长住,艺术节完了就走。”疑似黄少天老乡的租客转过头说,“最近赶剧本,没时间在外面带家教,有点穷,交不起原来房子的月租了。”

黄少天看向王杰希,王杰希瞪了他一眼。

“行吧,看在你这么诚恳,又这么勤劳地为话剧社做贡献的份上,暂且住在客房吧。”黄少天装作一本正经,“王杰希,你也不用和肖时钦挤一间了,我恩赐你们还睡原来各自的卧室。”

于是,两个人又开始大战三百回合,这样才是他们的日常。

喻文州难得笑得开心,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新家的照片,发了彩信给魏琛:
[图片]住在隔壁。

—TBC—


咳,心太脏!

一会儿有一个锐策来着……看我零点之前能不能爆手速搞定吧Ovo

评论(9)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