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韩叶】暗火(ABO)(试着发一下)

02(接)

叶修已经很久没发情了,一个omega只靠药物和抑制剂避免了所有性别带来的不便,在战场上斗争,炸毁敌人的通路。而现在,他两脚发软,皱着眉头咬着舌尖,吃力地想要站起来。

韩文清暗骂了两句。他突然有些讨厌性别这种东西——生生把他身边的一条汉子弄得脆弱不堪,动都动不了等着酒馆里随便一个alpha来占有。幸运的是酒馆里的士兵被酒精和女人吸引,没有精力关注更多。

他们背后靠着玻璃窗,窗外下了霏霏小雪,寂寞的老兵抱着吉他唱着冬天的歌,日耳曼语系饶舌婉转,和弦音揉碎了六角的雪花。韩文清和叶修对视,没有话语的寂静笼罩,呼吸声却越来越重。

这个角落里也许有昨夜某个士兵撞翻的烈酒,也许有从舞女身上掉落的金粉,也许有几年前敌人扫荡时留下的弹孔。可是不重要了,现在只有两个接吻的人,厮杀一样毫不退让。韩文清的下唇被叶修的牙齿咬破,血腥味弥漫开来,类似于吃了一口专属叶修的信息素。

韩文清退出叶修的口腔,架伤员一样架起叶修往酒馆外走。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两人的肩膀上,头发上。沧桑的歌声和厚重的琴音越来越远,直到他们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关上门,关上整个世界。

“叶修,你确定么。”

“我不知道。”

他又一次贴上韩文清,觉得这像是因果报应一样,报应他这些年用化学科技和人类天性斗争。他忍不住,但他觉得韩文清这个正经人,应该可以正经地把他推开,然后——

然后他得到了对方的回应。不是抑制剂也不是特效药,而是带着木屑味儿的回吻,霸道地把他和他的信息素包裹在干燥的气味里。

叶修又开始没心没肺地笑:“老韩,没看出来啊,道貌岸然的适用范围之内也有你。”

“话多。”

—还有,没敢发完,还是私信,嗯……—

评论(30)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