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写完喻王的Laws on You以后神神经经的。

最近状态不好,抱歉了。

谢谢大家。

我爱你们。

本章韩叶




00

——咿呀!吓死了!吓死了!

——那你说不定是遇上觉了。

——什么是觉啊,奶奶?也是妖怪吗?

——是哦。觉住在山里,以恶作剧为乐,说的话也全是打击人的。

——哈哈!他好幼稚哦!

——是吗,你觉得他幼稚呀。

可是住在山中的觉并不会像和小孩子开玩笑一样善良地对待每一个路人,被他迷惑打击的人经常茶饭不思,被他恶作剧的人经常再也不敢进山。所以,人们走山路时总要点一支香,用烟驱散妖怪。因为,传说觉很讨厌这种味道。




01

夏天最盛时,蝉鸣也达到了顶峰。这些只能活一个季节的昆虫殖民了所有树,让路人连靠树休息都不行,“知了知了”叫个不停。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你能不能不要抽了。”王杰希坐在一颗桐树下,用手扇着面前的白烟,不见什么效果,于是又捏着草帽把这些呛人的烟雾都扇走。可是刚清净一秒钟,树上卧着的烟鬼就又吐出一口来,连绵不绝。

“大眼儿你应该感谢我,要是不抽了,那些虫子可就都跑来了。”叶修坐在树叉上磕磕他的烟杆,几点烟灰散落下来,有些掉到王杰希拿着的草帽上,把表面染黑了。

“叶修!”王杰希毫不犹豫地爬上树向这只烟鬼出拳。

亏得叶修反应快,一只手挂在树叉上,翻身下树安全着陆。不想王杰希不依不饶,跟着跳下来就抬起一脚。他正打算踹出去,就听见山路拐弯处的岩石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还未等他提醒蹲在路中的叶修小心,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翻着烟尘出现。马上的人反应快,拉起缰绳大声喝令坐骑停下。

“驭——”马蹄离地腾空踹动,险些把叶修撞出去,或者踏死。

王杰希见马上的人面色不善,又觉得叶修虽然死有余辜,但处于道德要求还是觉决定上前帮他道个歉。然而挡住了他人去路的人反而笑了笑,这可把王杰希吓到了。看着蕙质兰心如叶修,以为抽的那些烟全回灌到他脑袋里了。

“叶修!”马上的人跳下来,“跟你说了多少次,别没事儿躺在道中间。”

“嘿,我说这次队伍里怎么没见着你呢,搞半天是骑得太慢被落下了。”叶修把搭着那人伸到他面前的手借力站起来,又招呼身后不明所以的王杰希,“大眼儿,来,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老韩,马帮的领队韩文清。虽然是个领队,骑术倒是不怎么好,老被甩。”

他骑术不好,那你早就是马蹄下的冤魂了。王杰希腹诽。他走上前向韩文清自我介绍:“你好韩队,我是王杰希,有东西拜托你们马帮运送。”

三个人走到山脚下的镇子,等韩文清放了马,又和马帮的人交代了几句之后,依叶修的提议一起去了酒馆。

“老韩,哥帮你介绍生意,怎么说也应该有点儿提成吧。”叶修率先开口,“我也不贪,要的不多,就你腰上别的那杆烟枪。”

“闭嘴。”韩文清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

自从他们认识,叶修每次提个什么条件必押这支烟枪,明明没什么特别的,他却跟犯了烟瘾一样执着。韩文清却遂不了他的愿。这属于马帮的职业病,就是不抽,也要备上一支辟邪——防觉。

“有什么关系。”叶修耸耸肩,“跟你说了多少次,觉不怕烟的。你又不抽,不如给我,变废为宝两全其美。你说是吧,大眼。”

王杰希喝了一口镇子里特产的奶酒,清了清嗓子郑重开口道:“韩队,你知道微草吗?”

“喂喂,大眼你不厚道。”叶修不满地敲着木桌,把自己杯中的橙色果汁震出几滴。

“微草?真的存在?”韩文清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大多都是传闻,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据说,微草长着世界上所有的植物,地上的地下的,大补的大毒的,极阴的极阳的,就连地狱里的花草树木都有。但似乎没有人真正去过那里。

与这样的女神面纱相提并论的是蓝雨,另一座无人进入的山。虽然也是著名的富饶,但那里布满咒阵,据说是因为这座山的山顶正是地狱的入口。

而今王杰希提起马帮中最神秘的两个名字,就算是一向心无旁骛的韩文清也来了兴趣,吸引力可想而知。

“自然存在,我正是从那里走出来的。”王杰希点头,“不过一股脑乱找是不可能找到的,那里只有鬼怪和少数被请允许的人可以进入。”

叶修拿起一直被他搁置在桌面的一支蜡烛,用微小的火苗点燃烟槽里新加的烟草,被王杰希狠狠瞪了一眼还是一副泰然自如,享受地吐出一口赞叹道:“不错。老韩你们这次运的烟很合哥的口味,多留点。”

“你托的东西就是这个?”韩文清视线停留在蜡烛上,自动无视叶修。这东西他见过很多次,也知道是个不一般的物件,虽然叶修总是很不以为然地拿它点烟。今日再与王杰希的出口不凡联系起来,差不多可以认定蜡烛是王杰希的。

“对。如果韩队接手这生意,我可以让你自由出入微草。”王杰希把蜡烛推到韩文清面前,小火苗抖三抖。

“老韩你放心,货里没什么玄机,安全得很。”叶修睁着眼睛胡乱用词,不知道的听见了,再加上韩文清的一脸严肃,怎么可能不会误会,“这一趟你们顺路过微草,简单轻松赚得多。哥给你介绍的,错不了。”

韩文清自己当然不在乎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却还要站在马帮的利益上再三考虑。可听叶修这么一说,他当下就接了王杰希的单子,以至于漏了叶修话里埋着的玄机。

这人,也知道微草在哪儿。

到最后终于决定了,王杰希在这儿等到韩文清出发,也就是镇子的仲夏祭之后了。两个人从全是马帮成员的酒馆出来,叶修抱怨了几句果汁的酸涩,又跟王杰希贫了几句,两个人懒懒散散走到河边。

王杰希见叶修似乎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果断地先开口提问:“你和韩队怎么认识的?”

叶修笑了一声,猜到王杰希有这么一手,答得倒是快:“忘了。”

“帽子你赔不起,赶紧说。”王杰希这是在八卦?才怪嘞,拖着叶修的话头才是重点。

“哟呵,你改明儿不是要往蓝雨那边走嘛,凑巧……”叶修吐了口烟,被王杰希的大小眼刹住话,“行,我说,我先——说,您的那茬搁后儿等着。”


说来也巧,叶修第一次遇见韩文清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也是在山路上,也是蹲在路中间,也是差点被他的马撞死。

“老韩当时简直像死楞头青了,那张脸板得平平的,不知道的以为他是抢劫的,或者是觉——对,出来吓人的。”叶修的表情太精彩了,笑得让王杰希不适应。

“后来,他就一直跟着马帮跑这趟商线,差不多两三个月过一次我这儿,混着混着也就熟了。”叶修一屁股坐到河堤上,“你别看他长那样,但是我可见过他帮镇子里一个小女孩的狗喂过骨头,当时那条狗的表情简直是千载难逢。”

王杰希想象了一下,是挺违和的,不过也不用叶修这么夸张吧。

“好了大眼儿,该你了。别跟我打马虎。”叶修笑眯眯地一看就没好事。

“不知道。”王杰希当机立断,简洁明了地回答——虽然不知道问题是什么。

“得了吧你,走这么大老远,肯定有大事儿。”叶修用烟杆戳戳旁边坐姿端正的王杰希,“我让你说的是正事,不是蓝雨那边儿的那档子。”

王杰希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是自己想多了。他看着叶修不正经的表情就不由自主地以为他要问些闲事,没想到叶修讲正事的时候也一向是这般懒散随性。

“已经灭了两支了。”王杰希搓着手指,回忆起这一路上的经历,“喻文州当年说的不错,该来的总要来,逃到微草也逃不了。其实,对我而言这并不可怕。”

他看向远处隐在夜色之下的崇山峻岭,盘算着自己离微草已经有多远。很久没有下山,他走了这么久已经估计不来距离。不仅是距离,时间更是如此。他最近做梦的时候会想起从前的事情,总有一种时间的错乱感。

“但是文州也说过,他能阻止。”叶修说,“阻止这场不应该有的游戏。”

“我说过这不是我发起的!”王杰希对这话感到恼怒,“把你们扯进来的真的不是我。”

“我信你。”叶修安慰着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所以我把蜡烛还给你了,放在微草它最安全。”

王杰希闷闷地点点头,谈话在叶修的最后一口烟中结束。至于他今后该拿什么点烟,不得而知。

“对了,韩文清他……”

“他不知道。”叶修把烟枪挂在腰间,“不知道蜡烛是百鬼灯,也不知道我是谁。”

夏季最美丽最盛大的节日将在这个镇子开始,璀璨的黑夜和明媚的白日之下,不知隐藏了什么。但是就像烟花最终会绽放一样,一切都会被搁在骄阳之下曝晒。

—TBC—

评论(2)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