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总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啊……


有人跟我讲过,写不出来的时候就不要写了。

但是,不写会很焦虑吧,尤其是你知道结局是什么样之后。

来看看吧,七月到最后一发。

下一节就到八月了啊……日子飞快飞快地窜走了……

最近热跪了,自习室呆下来能流一盆汗……

大家要注意防暑降温啊~

(坩埚一般用浓浓的热红茶解暑,超管用,能受得了那个味道的大家们kou以si一si)


(错字……回头改!)







05(上)


晚上的星星出来了,轮回小院儿门口的那一排竹子开花了。

江波涛坐在竹椅上跟着周泽楷念书,孙翔把自己铺在最大的躺椅上,用大芭蕉扇驱赶蚊子。庭院里的小木桌上放着一碗绿豆汤,里面映着一片星汉灿烂。人的眼睛里可以装下一片夜空,一碗绿豆汤为什么不能装下整个宇宙。

听着周泽楷发出的单音节和江波涛流利的阅读声,就算是孙翔也不禁要怀疑到底是谁在教谁。他没有旁边兄弟俩的好耐心,没风的夏夜和树上草中连绵不绝的虫鸣让他又闷又瞌睡,只想快点回到卧室,躺在凉席上睡个好觉。

“孙翔,为什么竹子会开花?”江波涛应该是学完了,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蹦下来,跑到躺椅旁边,拿起桌上的绿豆汤一口气喝完。

“该死啦。”孙翔把芭蕉扇往江波涛怀里一塞,推推他的肩膀示意他回房间睡觉。

“可是周泽楷哥哥说竹子该结果了。”江波涛打了个哈气。

“他你也信,骗你的。”孙翔不耐烦的说,“快快,睡觉去,要不然你的凉席给我床上短的半截铺上,不等你了。”

江波涛噗噗地偷笑,轻快地跑回自己的卧室,他才不信孙翔会掀席子呢。虽然真的见面只有两天,但这个人吧,江波涛觉得不坏——挺好。

孙翔把躺椅拖回屋檐下,看见小矮桌和竹椅,没看见周泽楷。周泽楷也不像是会抢凉席的人,怎么一下不注意就窜回卧室了。他正准备发怒,就见那人从客厅走出来,背着箭囊和那把上好弦的弓。

孙翔变回人以后,鼻子没原来好了,但是脑子还和以前一样,不笨。周泽楷是除妖人,背着自己的武器肯定是哪儿又不安定了。但他还是没管住自己的嘴:“你干嘛去!”

“后山,大蛇。”周泽楷舔舔嘴唇,给孙翔额头盖了个吻,“你陪江在家。”

孙翔愣在原地,胸口憋着难受,想发脾气又发不出来,眼睁睁看着周泽楷拐过那一排开了花的竹子,消失在一片黑暗中。轮回门口挂着帮路人照明的两个灯笼灭了一个,孙翔踩着椅子把蜡烛点亮,手心里直冒汗,差点握不住蜡烛。胳膊蹭了蹭额头,他匆匆进屋嘱咐江波涛把家门关好。

江波涛刚睡下又被叫醒,一看是孙翔,有些不乐意:“干什么去呀?”

“你别管,不许出去听见没?”孙翔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愣是从床底下的众多箱子里找出一把长矛,随便用抹布擦了擦。

“这是什么?”江波涛好奇地问。孙翔满意地看了看手里的战矛,没想到还能找出来这么上手的武器。

“你大爷我以前也是除妖师知道不,比周泽楷厉害多了。”

“孙翔,你大爷是骂人的话。”江波涛略显嫌弃地说。

“你大爷!”

孙翔把战矛在手上转了两圈,又过背前旋,险险擦过书架上摆的白色茶壶,而放在没盖茶壶里的正是江波涛刚插进去的半截竹子,竹节上的花却飘落在地上。

或许孙翔真的像周泽楷说得那么厉害。江波涛把地上的花聚在一起,扔进了垃圾盘,有些碎屑黏在手心,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紧张——周泽楷很少把他丢在家里,尤其是晚上,而现在,本该陪着他的孙翔也要出去。他又想起前天在荒宅门前看到的狮子,想起狮子对王杰希说的话,越觉得奇怪。

孙翔正要跨过门槛,江波涛从背后叫住了他:“孙翔,要我帮忙吗?”

对,并不是让他平安会来,也不是拜托他和周泽楷一起回来,更不是什么热血的豪言壮志。他只是在想,如果三个人,会不会更快一点,更早一点回家睡觉。

孙翔愣了一秒,突然捧腹大笑:“不用不用,我还搞不定这点小事情?”

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好看家,家里需要你,或者等我回来之类的温馨话语。如果说了江波涛也不信,那还是孙翔吗?

江波涛把屋檐下的小凳子搬到院子里的井边,井檐的高度恰好能让他靠着,冰凉的石台驱散了夏夜的温度,带来了一丝清凉,安抚着失眠的小男孩。亮亮的萤火虫从井边的杂草中飞起来,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绕着井口飞了一圈,缓慢地朝山的方向飞去。一只毛球撞了撞江波涛的小腿,跳上他的肩膀。

“你没有走啊,那我们一起去好不好?”江波涛摸摸肩头的毛羽毛现。小毛球刚好能黏在他小小的肩上,比王杰希的青藤乖多了。

江波涛看向后山,似乎看见了一团危险的黑气,几年前大蛇肆虐的场景又一次回到眼前,那时周泽楷的箭羽所到之处便是妖怪葬身之所。

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跑出轮回小院儿,沿着他每天都跑的路往镇子里走。 



王杰希转过最后一个山口,终于看到了通往镇子的土路。半夜时分,已经没有卷烟草的瓜农在路边叫卖,一切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如果是普通人,可能会觉得阴森森的,但是王杰希只急着赶路,什么都没在意,包括远处半山腰上特别亮的一群火把——那些除妖人比他早一步,他们没有再去镇子里整顿,直奔后山。

但他惦记的不是这个小男孩啊。

江波涛手上拿着短剑,口袋里塞满纸符,旁边还跟了一只毛羽毛现,对面是凶神恶煞气急败坏的黑色狮子。这孩子有潜力。但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有家长吗,而且不是单亲家庭了吧,周泽楷怎么搞的,自己出门也不知道留个大人在家。王杰希本能地皱了皱眉。

“大人!你来得正好!”黑狮子妖怪哀嚎,“这个孩子不分好坏就打我!”狮子脖子上的铜铃显然被修缮过,作用极强,把它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一个圆中。江波涛也正利用了这个距离差,让他退不得进不得,攻击不了防御不足。

王杰希把满头是汗的江波涛拉开护在身后:“ 你又不是什么好妖怪,该打。”

狮子歇在原地,吐出舌头喘气。这孩子实在是狡猾,但是用人类的话来讲叫真聪明。它哪受过这等屈辱,被动挨打了半天,低级的毛羽毛现还耀武扬威。

“说吧,那些巨大的灵力陷阱是不是你放的?”王杰希接着问了正题。

得,跟刚刚那个小孩问的一样,不过用语专业多了,听着也舒服。狮子低声打了个喷嚏,整理好气息幽幽开口:“有些是,有些不是。大人,你去看看就知道了,闻起来还有你的那一份呢。”

“那条蛇要是出来了,你也没有好处。”

“可以看热闹啊。况且它要是把这尊破石头打碎了,我就解放了。”狮子露出惨白的牙齿。

“你不怕它直接吃了你?”

“总比待在这个破地方好吧。你说呢,大人。”说罢,它便立刻抓住机会缩回石像。

王杰希不再理会狮子,毕竟事情已经发生,灵力场乱得不成样子。放出灵力陷阱的危害这些小妖怪是不会懂的,混乱的灵力甚至会引发一场血腥的战争。然而正如它说的那样,放出陷阱的又不会亏。

王杰希从背箱里拿出几块石头递给江波涛:“能做到这么好你已经帮了大忙。回家去,把石头镇在门前,天亮之前不要出来。”

“谢谢。”江波涛擦掉额头上的汗珠,礼貌地接过石头,“不过可以告诉我会发生什么吗?”

王杰希看看后山上的阴霾和被黑色气团吞噬的星辰,又看看安静的石像。他把毛羽毛现放回江波涛的肩膀说道:“我不知道。但是,请你相信,如果是你的哥哥们,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不是哥哥们,孙翔是孙翔,不是哥哥。”江波涛纠正。他

又一次看着王杰希消失在黑暗的路途上。然而,前方似乎隐约有一丝光亮,藤蔓提着灯的剪影模模糊糊映在江波涛的眼睛里。如果说一个人的眼睛里装不下一颗星星,那一定是进了沙子,应该好好揉揉眼睛,以便看见星空再次出现。江波涛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时,前方已归于黑暗,像是没有人来过。



孙翔提着战矛,坎坷地走在完全不熟悉的山路上,一片黑暗,看不清脚底下是土是泥。一边暗骂着周泽楷真会选地方,一边心虚自己能不能找到那个封印——刚恢复的孙翔对灵力的感知还不是很清晰,就像刚刚,连江波涛都发现后山山顶的异样,孙翔仍只是凭着直觉向前走,向上爬。

一只兔子瞪着红色的眼睛看向孙翔,拔腿就跑,钻进土洞里。孙翔唏嘘了一声,却发现情况不妙,迟钝的感官让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已被包围。衣料和树叶的摩擦声在寂静的山岭里格外明显,没有夜莺为恋人歌唱,只有猫头鹰阴森地从林地上空掠过,发出一声怪异的鸣叫。

“全都出来!”孙翔横过战矛,矮下重心后撤一步,把自己置于绝对的防守地位。

几个穿着奇怪,手上拿着造型奇特的武器的人从树后转出来,以孙翔为中心,刚好形成一个圈。

是除妖人们。孙翔瞧着是同行就松了口气,竖起战矛,“你们来这儿干什么,还不去找那条蛇?”

“啊,你也知道山顶有好东西?”一个面对着孙翔的女除妖人阴阳怪气地笑道,“不过眼前就有只大的,干嘛舍近求远呢,不用着急。”

一只手里剑从侧面飞向孙翔,划破了额头上的皮肤,几缕发丝落在衣襟上。孙翔危险地眯起眼睛,二话不说提矛上阵。他就不应该相信别人,都怪这刚恢复的身体,连一点人类的杀气都感觉不到。难道说是因为从檐下井变回来还有一段的适应期?

他不再多想,战矛突刺,紧咬闪避的敌人,划出一道光滑的弧线,又一个后撩踢把扔出手里剑的男人踢出七步远。战矛向后连突,把刺来的两把大剑挡了回去,又转身应付站在树上放冷箭的除妖人。

“你们都给老子住手!”孙翔终于耐不住性子,长矛转了个圈后飞出,钉在对面的一棵松树上,发出“铮”的一声。十几个人竟也听话地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发怒的孙翔,他们还真没见过把武器都敢扔了的妖怪。

孙翔把战矛拔出来,向后一划,逼退周身的除妖师,转身就往山顶跑。如果不是刚刚那个女人说漏嘴,他也不会知道蛇就在山顶。身后火药球爆炸的热量传来,声音砰砰震天响,一片五彩斑斓追着孙翔噌噌噌往上跑。他回头瞅一眼追兵,却看见一枝暴力的青藤边打边跟着他跑——王杰希的王不留行是也。

此时的山顶,周泽楷正一遍又一遍加固封印,而地上的圆形阵法和盖在阵法旁边的铁盘依然满是裂缝。现在他才发现,这个封印不只是由他一个人构建,还有他师父。而且张益伟的力量原本很强,几乎占了主要功劳。但是他死了,封印的力量逐渐减弱,加上最近又是孙翔又是王杰希这种灵力强大的来到镇子,这才导致大蛇在地下蠢蠢欲动。

半山腰的炮火声传来,他大约猜到是孙翔,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他印象里孙翔不会用火器。当然,他更不知道自山的另一侧,王杰希也向这里赶来。

周泽楷低声念着复杂的咒语,灵力的光芒汇聚在阵印上面,金色的像是带了温度的阳光。这股力量在不断减小,他需要帮忙。

王杰希的灭绝星辰从土里钻出来,青色的藤蔓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一副万事俱备的样子。

糟了。周泽楷没有表情的脸带上来一丝不安。

王杰希就在此时从西边山麓走了上来,还未抬眼就听得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地面的摇晃松动了砂石土砾。周泽楷一个不稳,扶着树将将站住。

硕大的蛇头缓缓从土中探出,头上的鳞片参差残缺,还看得出被封印时的伤口。就在一道横贯蛇两眼的伤疤之中,立着一支蜡烛,微小却夺目的火光被上升的气流吹得左右摇晃,几乎要熄灭了。神奇的是,自蜡烛的底部,逐渐形成一层薄膜,半包着蜡烛挡住了蛇上升带来的气旋。

王杰希看得这熟悉的物件出神,脑子里只有“踏破铁鞋无觅处”一句话。却不等他欣喜完,那蛇轻轻甩头,气泡连带着蜡烛脱离蛇头完全浮在空中,越飘越高。王杰希匆忙上前,借灭绝星辰的藤蔓爬上一棵高树。蛇身已经完全跃出土地,嘴巴吐出信子,眼睛转向旁边的人影。灭绝星辰虽然比这妖怪小很多,但也毫不示弱地盘曲起来,紧绷着藤条蓄势待发。大蛇并没有攻击,粗大的身体反而向后退了退。

站在地面的周泽楷目不转睛地向上看,蹲在树叉上的王杰希松了口气,伸手就去够蜡烛。

火光追孙翔到山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并招呼到大蛇的尾巴上,多亏孙翔扑开周泽楷,要不然现在两个人都被烧了。

“这种情况下你发什么呆!”孙翔撑着粗糙的土,石块硌得手疼,战矛被甩进周泽楷怀里,金属的尖端蹭过睫毛极其危险。

“小心。”周泽楷抱住孙翔的腰向另一侧滚去,战矛又回到孙翔怀里,指向鼻尖。

孙翔觉得自己被耍了,怒气重头正要发作,转眼看见他们原先躺的地方一杯蛇的尾巴覆盖。待他们站起向上看去,那支蜡烛正巧被蛇特有的嘴吞了下去,尖利的牙齿轻松刺穿薄膜,蜡烛的那点奄奄一息的光亮也消失不见了。而王杰希和他的灭绝星辰正忙于应付四射而来的长刺——蛇的两颊长出许多硬刺,只要它一动,那些要命的刺全部被甩出。

“你当初是怎么弄死这玩意儿的?”孙翔用战矛的杆捅了捅站在旁边的周泽楷。眼前的东西简直没天理,长这么大的一条蛇,本来就是个不会说话的低级妖怪还带攻击性武器,就算属妖怪,也没这么逆天的。

“原来不是这样。”周泽楷否认,当时这条蛇也只是大,没什么要命的。他拿上弓抽出箭,抬手对准蛇的眼睛。

一支长刺飞来,钉在两人之间,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多余的话,朝两侧跑去。

孙翔提着战矛跑过一溜花里胡哨的男男女女,“白痴们!杵在这儿等死啊!”


—TBC—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开心的哟~

啊,多提提意见呗,砸死我也行啊,越来越不知道我写得是个啥情况了。

今儿看米洛女神的lo说审美疲劳,不会吧,我绝对不会的,米洛大大的文看多少都不会!:)

再看看自己的,这会是真心母鸡啊……

所以,来来来,大家来说两句呗~


【以上有偷字数之嫌。不过我是真的真的一颗红心闪亮亮,两只眼睛放光芒~咿呀咿呀呦~】


评论(6)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