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谢谢大家。
全职圈子大,谁都会“寂寞”,不过真的要开开心心的才好!就算我是个小透明也要开开心心的。(最近真是受了难了一样卡文……不过写完了就开开心心的~~~人生在世,不易及时行乐,却要追求事事顺心~)
祝大家也能事事顺心~






04

江波涛盘腿坐在床上,睡眼惺忪。他看见了一只黑乌乌的毛球在他面前跳来跳去,这不是孙翔的宠物吗,怎么跑到他房间了。

“小不点儿,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孙翔一嗓子把卧室门喊开,提溜起没睡醒的江波涛往客厅走。毛羽毛现们粘在江波涛的背心上,一块被搁在饭桌前。

周泽楷把小碗递给江波涛,里面是他最喜欢的红豆蜜枣粥。江波涛满心欢喜地握着勺子,专心致志吃粥。周泽楷在他旁边,边吃自己的边帮小孩子擦嘴,到最后江波涛结束战斗,周泽楷碗里还有一半。

“呵呵,还没小孩子吃得快。”孙翔收了江波涛的碗和他自己的,冷嘲热讽地瞥了一眼正在给江波涛整理衣服的周泽楷。

“周泽楷哥哥,你笑什么?”江波涛吃完饭,清醒了不少。

“笑孙翔。”周泽楷给了一个和昨天晚上一样的答案,听得江波涛有点时间错乱。

还没等他回过神,只见孙翔气急败坏地从厨房跑出来,指着周泽楷:“你笑谁!?周泽楷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周泽楷把江波涛放到地上,凭借身高优势,转身拍拍孙翔的脑袋,颇有些理直气壮:“孙翔。”

所以,王杰希推门而入看见江波涛迷惑又好奇的眼神时,果断地抱起孩子往外走,顺带关了门。只留得孙翔一句怒嚎:“你什么意思!”

我可没什么意思,有意思的是你旁边那位。王杰希笑着。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大人们都要笑,只觉得一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于是也不明所以地咧着嘴和王杰希一起笑。

王杰希随着江波涛乱跑,在一处荒宅前的空地,江波涛和他的小朋友们一起玩耍。江波涛就是个孩子王,给一帮小矮茬们发号施令,每个孩子都自在快活。王杰希坐在宅子门前的石像下,摘了草帽晒太阳,今天天上的云又白又厚,不时投下巨大的阴影,把山野和城镇分割成黑白色块,阴影像是一群来自上古的巨鸟迁徙,掠过匍匐在低地的人类房屋。

“大人真是好兴致。”一个深沉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谁!”王杰希被惊得站了起来,脑袋冷不防撞上石狮子的鼻子。

铜铃沉重的响声在背后,一声狮子的吼叫吹出阵旋风。王杰希不及转身,从石像中逃出的灵体混着黑气,张开嘴满是黑色的牙齿向他咬来。被王杰希放在一边的木箱的小抽屉突然一个劲抖动,终于,一个绿色的小芽从中跳出横在狮子和王杰希之间,吸了水的海绵一样迅速长大成二指粗细的青藤,绷紧盘绕在狮子面前。

就在狮子犹豫的瞬间,王杰希转身,手指带着光点指向狮子的鼻尖。挂在狮子脖颈上的铜铃发出蜂鸣声,收紧勒住狮子的脚步。寒气从铜铃里弥散出,聚集在狮子的四脚,发出“吱吱”的结冰声。狮子发出恼怒的低吼,环绕在周边的黑色雾气被迅速回到体内。王杰希伸手摸向那个铃铛上的阵法,青藤王不留行依然紧张地来回游走。

“老张加的印还在,你怎还敢跑出来。”

“不一样。我闻到那个算命的死了。”狮子暂时停止挣扎,“况且大人你……”

“就算张益伟死了他还有徒弟,你别想再出来闹事。”王杰希打断它的话训斥道。

谁想到狮子的表情更加狰狞,鼻子折起褶皱:“大人,你以为自己比我自由吗?我这种小鬼都能看出来,你背的东西可比我的恶心多了。你以为做些善事就行了吗,比如掉进井里的白痴?好事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

说罢,狮子就消失在石像里。地上的冰碎裂成屑,在阳光下萎蔫消融。王杰希看着石狮子铃铛上的裂缝,思考着刚刚石像的灵体说的话,神色有些黯淡。王不留行恹恹地趴在肩膀上,不时轻轻戳戳王杰希的后脖子,示意他往房屋的阴影里挪挪。

“你是魔术师吗?”江波涛够到王杰希的手,却被突然俯冲到面前的青藤吓得缩了回去。

“抱歉,他怕生。”王杰希安抚着王不留行,“你都看见了?其他人呢?”

“吴启和吕泊远早都被叫回家吃饭啦。”江波涛眨眨眼,小心翼翼地靠近王杰希,“你好厉害啊,我都没见过和周泽楷哥哥一样厉害的人。”

“不怕吗?”王杰希蹲下,揉了揉江波涛的头发,把王不留行放到男孩儿的肩膀上。王不留行不满地挣扎,想回到王杰希肩膀上,惹得江波涛咯咯笑。

“不怕!”江波涛说,“我本来没有爹妈,住在隔壁村庄。被周泽楷哥哥捡回家之前村子被一条那么大的蟒蛇弄坏。周泽楷哥哥把蟒蛇的头钉在地里,就用那把挂在墙上的弓。然后他念了一个好长的咒语,把大蛇封印在山上。”江波涛挥舞着拳头,演示着热血的战斗场面。

“哦,你是想向你哥哥一样厉害。”王杰希把拼命挣扎的王不留行又塞回江波涛手里。

“当然!”江波涛说,“我还要比孙翔厉害呢!周泽楷哥哥说过孙翔很强,可他老是不愿意和我说话。”

是啊,离那么老远,你趴井口喊叫他哪儿受得了,回声都能瘆死人。王杰希暗笑。

“咕噜噜”江波涛肚子响了,玩了一早上也是大汗淋漓,五抹六道的小脸上有一丝害羞。这回王杰希没憋住,笑了出来。孙翔估计可比不过你,这会儿肯定还饿着呢。

王杰希还是跟着江波涛到街上一家小店儿吃馄饨,小孩儿熟门熟路做到靠窗的一条木凳上,嗓门一扯:“方师傅,两碗馄饨多加香菜——不要杜明包的!”

只见一个和江波涛差不多大的男孩围着小白褂子,一手面粉招呼到江波涛的衣服上:“凭什么!我包的馄饨可是皮薄馅大,极具对称美——诶,你今天带了客人啊……”说完他抬脸瞧见王杰希兴致勃勃地端详着瘫在小案板上的两三个馄饨,以及那对儿大小眼。

“你要是敢给我下你的馄饨,我就把喜欢邻镇唐小姐的事情告诉她爹爹,让你们好好交交税。”江波涛从竹筒里抽出筷子指点江山。

围着大白褂子的男人听了这话,在大锅骨汤边也笑了:“小江不用你说,大家早都知道了,该换一种威胁了。”

馄饨铺子里的客人都习惯性地拿小伙计杜明打趣,闹得蒸笼一样的铺子更是热闹。王杰希纳闷地问:“大夏天吃骨汤,不怕上火?”

“客人你来闻闻这汤。”老板方明华边催杜明上馄饨,边向王杰希招手。

王杰希也不顾忌什么,凑着鼻子去闻,果然别有洞天。

方明华道:“这里面有薄荷冰、丁香……”

“——三七花、小茴香、砂仁、陈皮。”王杰希接着补充,赞叹地点了点头。方明华有些震惊,对王杰希的鼻子更是敬佩,王杰希谦虚地客套了几句就去品尝馄饨了,毕竟草药可是他的看家本领。

正吃着,铺子里来了熟人。周泽楷带着孙翔坐在窗边一大一小对面,也招呼着要了两碗馄饨。王杰希瞅着孙翔百无聊赖的表情也只是笑而不语,倒是活络的杜明在江波涛旁边跳来蹦去,打听陌生人的事情,一会儿问问江波涛是不是多了个哥哥,一会儿问问那人是不是认识唐小姐。

“他是孙翔,不是哥哥。”江波涛从容地擦了嘴,一副大人模样回答。

杜明若有所思地看着孙翔,觉得这个回答十分微妙。孙翔不乐意了,瞬间从愣神中反应过来:“你小子有点礼貌,老子比你大就是你哥!凭什么叫周泽楷哥不叫我哥!”三个人竟就这样闹了起来。

周泽楷也没有打算劝架,他靠近王杰希问:“那个,蜡烛?”

“找到了。”王杰希用筷子戳着漂在汤上的葱花,他的特技就是什么都能用筷子吃,包括鸡蛋羹。

周泽楷捏着勺子,有些紧张。所谓的蜡烛摆在山里灵堂,是张益伟死前交代放好的。说来也奇怪,蜡烛做工精致,一直亮着却不见损耗。周泽楷自然知道那不是普通的物件,也就留心看着,所以王杰希问,他立刻就想到了蜡烛,想到了师父留给他的话。

不过王杰希找到的时候,蜡烛已经灭了,沾漫了灰尘,半边还被老鼠啃了一口。没用的,就像那个巫师的木杖上的一样,变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按承诺,我帮你把他变回人。”王杰希对周泽楷点点头,伸手把大锅边儿玩蒸汽的王不留行摁回自己肩上。

他从箱子里取出一个黑色的药盅,巴掌点大,起身走向在另一头闹腾的孙翔他们。铺子里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听得江波涛,杜明的嬉笑声和孙翔微怒的嗔骂。矮桌上的馄饨冒着热气,勺子的边沿划破了几乎透明的皮。周泽楷安静地看着这一幕,心里跟喝完馄饨汤一样满足。

王杰希扯住孙翔的衣领,让他乖乖站好拿着药盅。突然,王杰希掌根拍向孙翔想脊背,聊是高个子青年,也被他拍了一个趔趄,狼狈地咳嗽。周泽楷放进嘴里的馄饨呛在一半,硬是咽了下去,匆忙站起来又去拍孙翔的背。王杰希示意他不要担心,顺手捡起地上的药盅放回背箱。

“寄生在他体内的檐下井我拿走了,毛羽毛现没什么危险就算了。”王杰希背起木箱,把吃馄饨的铜币“当啷”一下投到罐子里,“我说过这对我而言很简单。他现在是人了。”

他走出铺子戴上草帽,王不留行不满太阳的暴晒,缩小成绿芽钻回箱子的小抽屉。王杰希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回头对周泽楷说:“我听小江说山上有个妖蛇的封印,你最好去查查,最近哪儿都不太平。”

“嗯。”周泽楷答应下来,又回去安慰炸毛的孙翔。

馄饨铺子里,两个小男孩追着黑色的毛球跑,一个大男孩端着白瓷碗一口气喝下馄饨汤,烫得直呼舌头;铺子老板笑呵呵地在旁边洗碗,招呼另一个长得好看的大男孩去切西瓜。镇子的一角,石狮子里囚禁的鬼怪忍不住阳光,挪到狮子的肚子下面。它有很好的听觉和嗅觉,比如现在,他闻到两个人啃着西瓜,甜汁迸出让它流口水。

而镇子的另一头,卖西瓜的果农看见一个男人背向太阳赶路。那是王杰希。他的背影消失在长街上,融入一片青葱翠绿里——那是他来时的颜色,也是他要去的颜色。



过了一天,又是黄昏,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王杰希已经走过三座山。他摘下草帽,用心地把它绑在背箱上。太阳下山,气温也就慢慢降下来。暗色中,前方的山脚下隐隐约约有灯光亮起来,大概是打在村庄前头的酒馆旅店。今晚或许不用露宿星空之下了,想想软床和热水澡,王杰希愉快地向山下走。

粗大的藤条突然从土中钻出,起初只是盘在王杰希脚边,跟着他一起。两三步之后,它挡在王杰希前进的小路上,缓慢地在地上滑动。

“有动静?”王杰希立刻主路,闪身进树丛中,靠在一棵枇杷树后面。藤条见状,又埋回土里,从枇杷树上垂下一枝细条,搭在王杰希肩膀上。

王杰希一向很相信灭绝星辰的消息,这次也不例外。不一会儿,一大群人背着行囊,手里拿着古怪的工具,提着夜灯乌泱泱一片走过。这么看来,他们都是除妖人。王杰希估计了一下,有十五六个男男女女。

除妖人很少这样集体行动,他们分散在各个地区,处理着自己家乡的事情。就算有些是游者,也不会这样大规模一起行动。因为除妖人的原则和理念是不一样的,他们有些对妖怪深恶痛绝,非杀之不解心头之恨;有些待妖物和善,崇尚共处不互扰。所以让除妖人在一起开会的话,还不如听黄少天说单口相声——至少你能听清楚他在讲什么。

王杰希对灭绝星辰招招手,它立刻就隐没在山林深处。王杰希抄近道,蹲在一处空地旁边守株待兔。果然,经过此处的除妖人们停下来休息整顿,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讲话。这正是王杰希等的。

“我觉得这次会有一场恶战。”

“也许吧,毕竟那边的灵力太奇怪了,忽有忽无,自昨天晚上起就闹得人心慌。”

“越来越强,很糟糕。”

“啊哈,有好戏看了,我就喜欢这种拼命的感觉。”

“那个镇子不是有一个叫张什么的算命的吗,他还骗过我钱——啊呸,三年了,我还没媳妇!”

“那人好像死啦!”

“我还听说那里封了好多妖怪,好多。”

王杰希冷冷地打了个颤,蹲下拍拍土地,灭绝星辰“溜”地钻出来,飞也似地朝密林深处去,闹出好大动静。几个除妖人听见动静,赶忙追过去一探究竟。王杰希趁着这时,靠近他们的行囊,捡起地上的图纸——果然,轮回二字被用红色的颜料圈出。

——你以为做些善事就行了吗,比如掉进井里的白痴?好事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

王杰希想起那只狮子的话,大概是它干的好事——假装释放灵力。它想要闹大事,不过这一闹,很可能把刚刚变回人的孙翔也闹进去,更可能把他们后山上封印的大蛇也闹进去。

王不留行不安地颤抖,弄得背箱“哐哐”响。王杰希不敢多做停留,翻山的夜路并不是那么容易。

“灭绝星辰,我们走。”

—TBC—


【本节概括:如果这就是大结局,我也会很高兴?】


评论(9)
热度(14)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