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血脉喷张地写完了,虽然可能有ooc,但我还是很负责任地对待自己的东西。


所以也要感谢阅读的盆友们。(来个木马)


小周,你真是话少。

憋死我了!想要bulalalala说说说啊!


本节内容(伪)概括——突入回忆篇,周翔终于同屏出现。

老王要求加戏时你只需要拍拍他的头说:没事儿,下节我让你一人独霸整个屏幕~





03


“小周,来吃饭。”

“小周,去睡觉。”

除了这两句,周泽楷的童年回忆还有一句:“周泽楷,别掉下去了。”

第三句话张益伟每天至少说三遍,说了至少三年。

然后,周泽楷就掉下去了。

师父一直说这口井里关着吃小孩儿的妖怪,但周泽楷一直觉得他师父在骗他——哪会有吃人的妖怪紧张地在井底接住失足跌落的孩子。

“你属石头的啊!”妖怪面部狰狞地揉着自己的肋骨。

哪会有吃人的妖怪说一个五岁的小奶娃属石头。周泽楷再次确信这个人不是妖怪。

“掉下来没死还不快谢谢大爷!”救了他的人趾高气扬。

“谢。”周泽楷仰头看着他,憋红了小脸眨巴着眼睛。

“哈哈,那你是不是该好好谢谢我呢,我可是妖怪,不懂事的小屁孩!”

预判错误。不过为什么一个人要说自己是妖怪呢?周泽楷看着那个得意的笑容,鬼使神差地向上伸出手臂。

“干什么?”比周泽楷高好多的男人被男孩的这个小小动作吓坏了,甚至向后退了半步,“你不会要我抱你吧。”

“嗯,抱。”周泽楷也恍然大悟,顺着他的理解要抱抱。

那人别过头,一会儿摸摸鼻子,一会儿挠挠头,就是不打算接着周泽楷的手臂。周泽楷手都举累了,酸酸胀胀的,张益伟可从没让他等这么久。

“呃……但我是妖怪啊。”那人不情愿地蹲下,可还是比周泽楷高。

“抱。”

“那就抱一下。”终于,妖怪先生把周泽楷抱起来。

他抱人的姿势很奇怪,硌得周泽楷胳肢窝疼。周泽楷只好自己凑近他的脖子,用圆棍棍的胳膊圈住,脸一下就贴在他的面颊上。

“卧槽,你干嘛!”妖怪先生又被吓到了,脖子向后一震,差点把周泽楷甩下去。得亏小男孩每天和师父学捉妖,练得重心稳定才没有再摔个狗啃泥。

“好好谢谢。”小周泽楷一本正经,再次环住妖怪先生的脖子。

“……小屁孩,你叫什么?”妖怪先生脸红了,就算井底被阴影覆盖也能看清。

“周泽楷。”小男孩儿抿着嘴偷笑,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别人脸红。

“记住,你爷爷我大名孙翔!”

“小名?”

孙翔瞪着小男孩,扬扬眉:“……周泽楷!你很嚣张啊,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孙翔当然没有无聊到欺负一个小孩,虽然十几年他有些后悔。

那天晚上,张益伟回家后把宅院翻了个遍都没找到他的宝贝徒弟。颓废地坐在井边,他竟然听见周泽楷自井底的大声呼喊。

“我在井里!”小男孩的声音上扬,愉快。

张益伟吓得赶紧放了个吊桶,周泽楷就晃悠悠地被提上来,小脸上堆满笑意。

“周泽楷,我不是说了别往井上爬么,掉下去摔伤了怎么办!”张益伟真的生气了,教训起往日乖巧的徒弟来一板一眼。也可能因为今天有个同行跟他说,唯一和他有关系的人将在今天遇险,他心情一直不太好。

“咕噜噜”周泽楷的肚子紧接着就响了,小孩红着脸小声说:“饿。”

“……进屋吃饭吧。”张益伟真的没脾气了。



“你师父从没怀疑过你为什么没受伤么?”王杰希皱眉。在他印象中,张益伟虽然是个算命的,兼职除妖,但感知力很强,何况这么近的距离,怎么会不知道自家井里有个妖怪;如果知道,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除掉。

“井上有封印。”周泽楷提醒。

周泽楷看着王杰希若有所得地点头沉思,突然觉得自己的“交换”对于对方的认真来说有些不公平。

他其实没有告诉王杰希更多,比方说他告诉张益伟妖怪的事情后,张益伟以为他摔傻了;他再次,再再次故意掉到井里后,每次被张益伟用小桶拉上来都会挨骂。直到他长大了,可以轻松地借着井壁登上地面。

“周泽楷,你有意思没……”孙翔看见周泽楷来来回回跑上跳下,似乎是故意的,“知道我上不去还专门气我是不是!有没有良心!”

周泽楷只是笑着看孙翔,反而让孙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的损了周泽楷两句,“咚”一下坐在地上不理他。周泽楷就顺理成章地把井底当自个儿家,安安静静坐在孙翔旁边陪着他望天。

“周泽楷,你还没完了!赶紧上去上去!”每次周泽楷一声不吭,孙翔都会气急败坏。他觉得这个一天天长大,一年年长大的男孩太不可思议。再看看他自己,这么多年了都没一点变化。孙翔发现自己又回到刚刚变成妖怪的时候,脑子里总有些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

不争气。

而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跳下来。明明井底很小,很黑,很寂静,但在他眼里,空气噼啪作响。因为孙翔,因为孙翔的表情,因为孙翔的眼睛,因为孙翔的一声不屑的轻哼。

害死他了,每天都提心吊胆地听着院子里有没有师父回来的声音。

这种生活是什么时候变的味儿?

是周泽楷第一次杀死一只作恶的妖怪时。

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一只没有自我意识的鹿,长着金色的大角,耳朵随着风声的变化抖动,鼻子里喷出热气。

很美,但很暴躁。它已经杀死了三个人。

鹿狠狠踢地的蹄子溅起泥水,沉重的声音向搭箭拉弓的年轻除妖人示威。

周泽楷看着在鹿周身蒸腾的白色水汽,一时间恍惚。这样的愤怒不像孙翔举起拳头砸向他,而是红了眼的妖怪的本能。

孙翔,也会是这样?

离弦的箭因为周泽楷的出神,打在鹿金色的角上。妖怪甩掉头上的羽矢,蹬着四踢冲向除妖人,一瞬间横跨过一条窄窄的小溪,溅出的水似乎都能扑倒周泽楷的面颊。

可最终,三支箭穿过鹿的心脏,周泽楷更快一步。

他靠着粗壮的树,借月色看见沾着水珠的金色鹿角,听见远处村民的欢呼声。他们聚集在妖怪旁边,用粗糙的绳困住冰冷的鹿。他们拿来锯子,得到了金色的角,得到了想要的安定。

死去的人安息,活着的人狂欢。

一片感谢声中,周泽楷却觉得失去了什么。篝火下的木炭迸出火星,跳到沙土上熄灭。

是了,他失去了太多,只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回。

“周泽楷你有毛病吧。”孙翔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你身上什么味儿。”

抱着他的人比平时还闷,而且有一股腥臊味。纵是在井底被迫当苦行僧的孙翔也能闻出来,是血的味道,肮脏的血。

“你杀人了,周泽楷。”妖怪的鼻子很敏感,一点点味道对他而言都很刺激。孙翔皱着眉头,想要推开他,不果。

周泽楷埋在孙翔肩膀上的脑袋轻微晃了晃,大概是否定的意思:“是妖怪。”他嗓子沙哑,声音粗糙。

孙翔听着愣了愣。他当然知道周泽楷是除妖师,他自己之前也是。不过现在的立场,还挺微妙。

“呵,周泽楷你在想什么?”孙翔冷冷地哼了一声,用力一把推开环着他的青年,“来寻求安慰?那你可以滚了。”

周泽楷眼睛红红的,迷茫地看着孙翔。

“我是妖怪,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说了。既然你是除妖人,那你应该知道,我和所有其他妖怪一样,对于人类而言是极恶。”

“不是。”

“不是?周泽楷你别天真了,你敢说你不会把你的箭对准我?我可不敢说哪天我心血来潮不会吃了你。”孙翔说得竟然开心地笑了一声。想象一下咬断周泽楷的脖子,他怎么可能笑不出来。

“退一步讲,你杀了妖怪,那不就是我的敌人了吗。”孙翔耸耸肩,一脸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再跟你讲话的表情。

周泽楷不明白,和小时候一样不明白。他心中的那些怅然若失全部变成了怒气,他真的生气了,一下子明白生气是什么感觉。

孙翔被重重地压在井壁上,骨头“咯吱吱”地抱怨,一如那天他接住跌落的周泽楷,那时候他才五岁。

孙翔从没意识到周泽楷这么高了。

“妈的,你疯了吧!”孙翔推开压在自己嘴唇上的人,血腥味实实在在地传入感官,这回他真想咬断周泽楷的喉咙。

周泽楷一手撑着井壁,一手按住孙翔的肩膀,一字一顿地说:“不是。你,孙翔,是人。”

“老子是妖怪!滚蛋!”孙翔一拳打在周泽楷的鼻子上,把他撞到井的另一端。

周泽楷看着他,一直看着他,鼻子里的血流下来了都不知道。

难看死了。孙翔恶狠狠地想,后悔自己怎么没把他鼻梁骨打断。

“滚,别再下来。”孙翔丢下一句话就退回到井底的暗处,只剩周泽楷一个人站在黯淡的星光里。

一个人。



王杰希放下茶杯:“距离你最后一次到井底已经很久了吧。”

“嗯。”

“他呢?”王杰希看了看江波涛睡觉的房间,窗帘拉着,还没有朝阳洒落。

“江见过一次,知道。”周泽楷不经意压低声音,像是怕吵醒小江波涛。

“哦……”

王杰希沉默地喝茶。

周泽楷沉默地倒茶。

“你真的想要把他变回人?”王杰希犹豫了很久才开口。

“很难?”周泽楷见状,微微皱起眉。看见王杰希为难的样子,自己心里没什么好的期待。

“不,对于我而言很简单。”王杰希再次放下茶杯,把它反扣在木几上,“只是,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好了,当然好了,已经考虑了太久了。甚至,根本不用考虑,这种事情,不需要考虑。

周泽楷点点头,看着王杰希,眼睛里像是种了一棵树。树比人好,它们很少移动。

这种眼神王杰希见过,甚至已经印刻在他心里了。他以为世界上难有这样坚定,锐利的人,但是显然他低估了这个世界。

不知道井底的看见这一双眼睛,会怎么想。

大概什么也不想吧,王杰希猜测,孙翔可能更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他王杰希也会这样就好了。

“我明白了。”王杰希兀自站起,走向庭院里的井。

周泽楷匆匆跟着,才出门就看见王杰希半弯着腰,一只手贴近井口。绿色的光点从他的掌心涌出,像是稻田里的萤火虫,颤抖着飞行。柔和的绿光浮动在井口上,被一层隐形的薄膜挡住。光点越来越多,越来越沉,压在那层困住妖怪的封印上,压出一个弧度来,最终竟然像一张纸一样,破裂了。

光芒失重,洒落向井底,挂在井中妖怪的发梢,鼻尖,睫毛,挂在地上寂寞的风车上,挂在从土里钻出的小毛球上。

孙翔抬头,一片绿莹莹的流光,冷淡却也温柔。

隐约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声喊:“孙翔,人。”

地上的小毛球跳到孙翔的肩膀上,抖动着甩掉挂在身上的光点。绿光消失之后,他看见一只手从井檐伸下来,掌心带着几缕金色的朝阳。


周泽楷,我现在问你,我会变回人吗?



-TBC-





周泽楷啊,我问你,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孙翔:滚滚滚)


评论(9)
热度(23)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