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小队长生日快乐!

魔术师生日快乐!

大眼儿papa生日快乐!

这一章,我赶得要死要活……

这是王杰希中心,我一遍遍默念。

要求给老王加戏!嗷!

——本节总结:静观二翔被虐,怒舔灭绝星辰。待老王归来时,小周回忆在下节。

02.

夏夜沉寂,却总有蝉鸣聒噪,扰人安睡。

小江波涛已经睡着了,完全不在意起起伏伏的虫叫。周泽楷掩上床围的蚊帐,端个小木凳,坐在院子里磨制箭头。搓动的石和铁偶会迸出细小的火星,回应天空中的银星。

汗水随着摩擦声,从周泽楷的额头渗出,细细密密,抬手擦也擦不彻底。这个季节里,最舒服的当属院儿里的井底了。周泽楷侧着头看向那处平静,又低头继续手下的工作。

他是这么认为的,但里面的长期居住者却不这么认为。

孙翔烦躁地左顾右盼,浮在空中的小毛球们也“嘶嘶”地乱叫,本来安宁的井底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一旁拨弄玩具的好奇宝宝——灭绝星辰,制造出各种奇妙的响声,就差吹响短笛了。

“你能不能别捣鼓了!”孙翔彻底毛了,神经兮兮地对着它大喊。

蠢毙了,对着个植物发火。孙翔发完火就后悔了,尤其是看到对面坐着的王杰希用大小眼若无其事地看着他时,简直像是被猫挠了一样难受。

“灭绝星辰,别玩了。”王杰希镇静地说,没太在意孙翔的脾气。

不过他好像也忘了某个藤本植物的脾气。

“哐当”。乱七八糟的响声还在继续。

这回轮到王杰希尴尬了,他错开孙翔惊异的目光,故作淡定地咳了一声。

“呼——”

一个绿油油的玩意儿从两人之间飞快穿过。

“呼——”

类似藤条的玩意儿握着什么东西从两人中间穿回来。

“……灭绝星辰。”王杰希眼疾手快,一把勒住发疯的青藤,“放下。那是孙翔哥哥的风车,你不要和他抢。”

就是,这才像好的主人。

等等,不对吧,为什么我是这二货的哥哥!

“你什么意思!”孙翔愤怒地看向王杰希,而后者竟然耐心地安慰着沮丧的灭绝星辰。

孙翔觉得缺点儿什么,比如本该随他的愤怒而爆发的毛羽毛现们没有如约而至。低头一看,好啊,小毛球们正兴致勃勃地把灭绝星辰放下的风车推回玩具堆,圆滚滚的球在地上还站不稳。

孙翔,败。

王杰希同情地对孙翔点点头:“我没什么意思,有意思的是上面那位。”

“谁认识那个闷葫芦。”孙翔不耐烦地别开脑袋。

“是吗?”王杰希瞧着孙翔,觉得这青年也不那么难搞,比上面那个油盐不进的除妖师好多了,“那为什么一个除妖师要帮一个妖怪?”

“那是他多管闲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孙翔嗤之以鼻。

“你承认自己是妖怪了。”王杰希满意地说。

孙翔,再败。

“说是看吧,你是怎么从人变成妖怪的?”王杰希亮出最后一张牌,“为什么周泽楷说要把你‘变回人’?”

孙翔不情愿地皱了皱眉。

地上的小毛球不知何时消失了,灭绝星辰安静地蜷在王杰希身侧,像一只驯顺的小鹿。

“当时我是除妖师。”孙翔如是说。


孙翔还年轻,还很年轻的时候,确实是个正经除妖师。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他懒得算计,只知道,那个时候周泽楷还没影儿呢。

如果除却他不擅长与人平静地沟通交流,除却他和妖怪战斗时太暴力,除却他不喜欢和同行愉快地分享同一份工作,除却这些小事情,他是个非常棒的除妖师。

所以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些人遇到麻烦不愿意找他,而去花大价钱找弱得不行的杂牌除妖师。他当然也永远不可能得知,那些他帮过的人是有多心疼自家粉碎的院子和田地。

他不理解,是因为他根本不关心。他知道只要够强,就能斩杀更多的妖怪,仅此而已。对他而言,这就像本能,像天职一样。

对,他是人,是孙翔,是除妖师。

直到有一天,他摔下了这口井——还是被一群小孩子开的玩笑。

男孩子们嘲笑的脏话在他头顶萦绕,他徒劳地指着井口大喊大叫:

“告诉你们,等老子出去了,老子打得你们认不了东西南北!”

小男孩们嬉笑的表情一个个在井口轮过:“有本事出来啊!”

他们对骂了一阵,天色渐渐暗沉,山下的村庄里升起了炊烟。饿坏的小孩们一窝蜂跑回家,享受他们简陋的晚餐,只剩孙翔一个人想办法爬出深井。

不行的,井太深,没人帮忙根本出不去。

四周一片寂静,偶尔有喜鹊悲惨地叫两声,怪吓人。从圆形的井口看出去,天空被一层厚重的乌云遮盖,黑压压得压过山岗。

孙翔不禁打了个冷颤,他突然发现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没有伤及一丝一毫,过分诡异。

不等他细想,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直直劈向井口,像是一柄光剑,想要直达井底。孙翔惊得坐在了井底的泥巴上,觉得没救了。

于此一瞬,井口像是有一层厚厚的盾,硬生生折断了凶猛的电光,把它甩回天空。接着,雷声如滚滚车轮而过,缓慢地掠过井的上方。

——这何止是没救了,根本就是死定了。

孙翔大约是逃过一劫,却没想到,鬼使神差的,自己竟被小孩子推下了封妖怪的井。

他是个武斗派,但也读过一些基本的书籍。那些书记载了各种妖怪的名字和打败他们的方法。对于除妖师这种稀罕职业来说很有用,比如现在,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

一个深山中,可以对抗闪电的深井里会封着什么样的妖怪呢?

孙翔想到这儿,警觉了起来。他搜索井壁,检查过井底的每一寸,什么都没有。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外面已经开始下雨,比流星雨还猛烈的雨点松软了泥土,松软了树根,山石不时滚落,泥沙变成吃人的土色鬼怪,暴怒着吞噬了山脚下的村庄。

“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群孙子。”孙翔撇了撇嘴。

王杰希看着从回忆中跳出的当事人特别不解:周泽楷在意这个二货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有交流障碍吗?

“可你还是没说清楚你为什么变成妖怪。”王杰希只好直接指出问题所在。

“啧,你怎么还没听懂!”孙翔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

是你根本就没说清楚……

“井里关着的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所以我把她打败了。”孙翔一脸不屑地解释,“但是那家伙怨气太重,最后没办法,我们就同化了。”

王杰希也真是服了这青年了,一句话就能说清的事情他最后才抓住重点:“那你之前讲的是想专门告诉我,你是被小孩儿耍了?”

“你!”孙翔想了想才反应过来。

孙翔确实二,但他也确实倒霉。

王杰希听出那只妖怪是檐下井,专门靠吸食人的生气存活。而孙翔被同行的阵法困住,还被迫和一只檐下井战斗后同化,悲剧感体现得淋漓尽致。

可是孙翔还真没在意,心放得很宽。这个王杰希也领悟了,因为孙翔这个人,不,这只妖怪根本就不在意自己到底是什么。

挺好。王杰希看着发呆的孙翔,吹灭了油灯。

微亮的天空中飞过一只菜花蝶,出人意料地停在井檐上。这一双翅膀穿越深邃的距离,落到青年的眼睛里,细小得像是一个光点,像是日出前最后的一颗星辰,像是天空之下这一口井的影子。

蝴蝶起初悠闲地扑扇着翅膀,后来就在混乱的气流中跌跌撞撞,飞走了。孙翔眯起眼睛,映在他眸子里的白色小点就不见了。所有停留在井边的最终都会离开,最终都只剩下他一只井底之蛙。

“我不需要你帮忙,更不需要他帮忙。”孙翔侧着脸,井底的阴影啃嗜着他的轮廓。

“谁?”王杰希觉得孙翔突如其来的冷酷莫名其妙。

“周泽楷。”孙翔狠狠咬出这三个字。


太阳冲破晨雾的时候,山中的鸟不约而同都腾跃而起,向着东方的天空飞去,又在距离太阳很近的地方盘旋上升,直冲云霄。它们的羽翼和日光混合交错,给人一种燃烧的幻象,却不知那些翅膀上还沾染着冰凉的晨露。

周泽楷想试试这批箭的手感,背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举起手中的弓箭,架上一支刚做好的箭,拉满弓射向苍穹。

“嗖”的一声,箭消失在视野之内,唯见一片云被从中撕裂。

“一枪穿云。”王杰希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真的很厉害啊。”

周泽楷并不惊讶,他早猜到这个人有能力下井,毕也能安然无恙地上来。

“他……”周泽楷担忧地看了一眼井。

“他,不是很友好。”王杰希注意了一下措辞,反而更像在说一只动物。

周泽楷听了不怒反笑,似乎是在他意料之中。

“如果不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情况,我想我们两个都不会得偿所愿。”王杰希也不绕弯子,直接把话说开。

周泽楷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碎屑。碎屑落到地上,被穿越千万里的晨曦缠绕,正如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孙翔一样——他是从天边陨落到井底的星屑。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声音很好听,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咒语。”王杰希跟着周泽楷走进客厅,坐在茶几旁边,“但是有时候,我觉得他说的话让人难过,因为你很清楚,那些是实现不了的事情。”

“我可以。”周泽楷回头,看着跟在身后的王杰希。他想告诉王杰希,不止是王杰希,还有孙翔。他想告诉他们,他说到做到。

周泽楷要把孙翔变回人。

“哦,那你做好在这个俗世逃亡的准备了么?”王杰希笑。一个除妖师向妖怪伸出援手,想想就好笑,但王杰希就是想要帮眼前的青年和井底的妖怪。到底是什么在驱使他呢,或许没有理由,就像曾经的孙翔一样,这是一种天性,改也改不了。

周泽楷看着门廊旁边的王杰希,轻轻地点了点头。此刻,他只听出话中对他的敬告,却看不清晰王杰希那双逆光的眼睛中的神情。

周泽楷摸摸鼻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五岁,我摔下去,砸到他了。”

-TBC-


w我写的逻辑好像混乱了。

大家给点意见吧,真的。

我写这是为了什么啊!

不行,

我一定要给大眼加戏!

w我爱你们!

评论(2)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