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用电脑不好就在于太上瘾太爽,根本停不下来。而且还不想修改


本章CP周翔

那啥,江副设定是个萌萌的小男孩。而且,刚开头有点魔性。

信我,之后就正常了!

w我爱你们!





二.庭中井


00.

——奶奶,奶奶,讲个故事吧。

——好啊,想听什么样的故事呢?

——唔,还是妖怪的故事吧。

——奶奶想想啊。今天讲一个少女和野兽的故事吧。

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小少爷,他被坏家伙诅咒了,变成了野兽,被关在荒山里的一个小院子。过了好长时间,邻村的一个姑娘发现了他,而且知道他其实是个好人。于是那个姑娘就想把野兽救出来。

——救出来了吗?

——没有,她被村里人发现了。人们都觉得野兽很可怕,一起把他杀死了。

——啊……那个姑娘没有阻止大家?

——这个?奶奶也不知道。

——好无聊的故事哦。

 

后来,没有人再见过那个姑娘。她一个人坐在荒山小院儿的废墟里,坐了很久很久。再后来,下了一场雨,闪电劈中了院里的深井,姑娘也在那时就不见了。再再后来,地狱里记录百鬼的册子上多了一个名字——檐下井。

 

 

 

 

01.

王杰希扣上草帽,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把暖色的夕阳留在帽檐边儿。天际的另一边,归巢的鸟盘旋着,不时发出悦耳的叫声,渺远得好像是来自上古的圣曲。这个季节里,春季出生的雏鸟已经开始学飞了,再过一段时间,那些雏鸟就该离巢了。

“小别啊,不用再送了,快回去吧。”王杰希再次转头说,“天黑了就不方便了。”

刘小别挠挠头:“但是队长,你一个人走不安全吧。”

到底谁是队长啊。还有,小卢,别小别说什么你都点头行么……王杰希无奈地想。

“我不回微草,别跟着了。”王杰希估摸着刘小别可能是想跟他一起回去,毕竟离了巢的雏鸟虽然长大了,但还是恋家。

“那队长你去哪儿?”卢瀚文问。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小不点也开始和刘小别一样,叫他“队长”。王杰希觉得自己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比如嫁了人的姑娘会把夫家的爸妈也叫爸妈,过了门的女婿也会把媳妇儿的爹娘叫爹娘。

王杰希打了个寒战,心不在焉地回答:“我到处逛逛,毕竟好久没下山了。”

“恩,那队长你注意安全。”小河童甜甜一笑,十分自然地拉起水虎刘小别的手,“我和小别前辈先走了啊。”

“走好……”王杰希给卢瀚文下了定义——“人小鬼大”。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随便逛逛。他需要去见一些陈年旧人,比如某个城镇里的某个算命先生,张益伟。

张益伟这个人,号称可以看透“天道好轮回”,找他的人不少。王杰希跟他不熟,还在山下游走的时候,两个人只打过几回照面;王杰希也不信他那一套,命数这种东西可不是那么好算的,你能看透别人的生死祸劫,却怎么也逃不过自己的。不过,看样子如今是该会一会这个有名的算命先生了。

“死了?”王杰希站在“轮回”的牌匾下,皱着眉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有些尴尬。一秒钟前,这个坐在院子门口闷闷地磨刀的青年告诉他,他翻山越岭来到这里要找的人几年前害了肺病,上个月刚归西。那人死得两袖清风,留下的只有这个挂着张益伟雅号的小宅院。

“那你是老张的,儿子?”不应该啊,张益伟长得挺清奇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儿子。

“不是儿子。”年轻人窘迫地说,“徒弟。”

开玩笑,有你这么闷的算命的吗?老张不说舌灿莲花,至少也巧舌如簧;且不说他算的对不对,至少很会忽悠人。你呢,打眼儿一看就不是吃这口饭的。

“他难道是死前才把你收做徒弟的?”王杰希疑惑地打量着青年,“那他是诓你帮他扫墓吧。”年轻人还是太天真。

“不,不是。”青年红着脸急忙摆手。

正在他想解释又解释不清楚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男孩从小路转弯处走出来,手里拿着两只风车:“咦?有客人啊?”

“江。”青年微微一笑,向男孩招手。

王杰希总算是明白了,张益伟不是一个简单的算命先生,而是享受过“三代同堂”的天伦之乐的幸福的算命先生。

王杰希在张益伟的灵位前开了个玩笑。

好不容易弄清楚了,青年名叫周泽楷。虽说是张益伟的徒弟,但他是个正宗的除妖师。周泽楷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就已经被张益伟收为徒弟了,而且十分明智地给不善言辞的小周传授了自己的隐藏技能——除妖。周泽楷学得很好。

而那个小男孩也不是什么张益伟的孙子,而是周泽楷捡到的孤儿,江波涛。

“你师父走之前没什么留下的吗?”王杰希坐在茶桌旁问,“除了这间屋子。”

周泽楷摇头,他真的不善言辞。

“比如比较晦涩难懂的遗言,或者比较莫名其妙的遗物?”王杰希依然执着地问。

周泽楷依然没有说话,不过这次他很显然在思考。

青年抿了抿嘴唇,开口道:“我们交换。”

周泽楷是个很厉害的除妖人,所以一看见王杰希他就知道这人不普通,虽然他也说不上来这个带着草帽背着木箱的人有什么不寻常的。所以,当王杰希提出关于他师父张益伟的种种问题的时候,他觉得张益伟死前最后一句话绝了:待他来时,你自会知道那人能帮你。

是的,王杰希一摘下草帽他就认出来了,这是师傅口中玄乎其玄的“解命人”。

张益伟说过,此人大小眼。

“交换?”王杰希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已经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没想到周泽楷话虽少,但是字字珠玑,一字千金,四个字暗示他此事有门。

“怎么把妖怪变回人。”周泽楷沉静的眉目中不经意地露出了期待的神色,就像是远山上的一丛篝火忽明忽暗,看起来似乎会永远燃烧,又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带着难以察觉的脆弱。

 


孙翔盘着腿坐在地上,把玩着江波涛今天傍晚时丢给他的风车。

江波涛这个孩子是善良的,可是他似乎忘记了,这口深井的底部怎么可能会有风吹动这纸制的玩具。像往常一样,孙翔把风车放到离自己一胳膊远的地上,那里堆着小瓷人儿,短笛,小弹珠和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都是江波涛送给他解闷的。孙翔觉得好笑,自己这么大个人,需要这些小孩子的玩具?

幼稚。

他把手撑在身子后面,仰头看向圆形的天空——井底之蛙,他已经在这个潮湿的井底呆了太久,井的深度让他从被困住的那天起就再也没能享受过阳光,身上没长蘑菇还真是奇迹。

不过,他日复一日无聊的养蘑菇生活在今天会被打破,比如说那个在井口摇摇晃晃的青色藤蔓。孙翔眯起眼睛,表情带着戒备。

那藤蔓晃了三晃就不见了,像是个好奇的小孩凑热闹。

几年前有个真的小孩在井口晃悠过,然后摔下来了,差点砸断孙翔的肋骨。那孩子不叫江波涛,而是江波涛的哥哥,周泽楷。

“干嘛要想起那个闷葫芦!”孙翔恶狠狠骂自己。

面前的青藤好像是符合一样,上下摆了摆。

“你乱点什么头!”孙翔觉得这青藤好像是在嘲笑他。

青藤真的没了动作,一动不动,如果它有眼睛的话,应该是在盯着孙翔。孙翔也一动不动,黑暗的井底一时间被绝对的寂静笼罩。

“你什么鬼东西!”炸毛的孙翔猛然站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后背紧贴湿滑的井壁,柔软的苔藓蹭到他的胳膊上,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来是毛羽毛现和檐下井的混血。”一个男人从井壁投下的阴影中走出来,摸着下巴,打量着孙翔身边突然出现的黑色毛球——真正的炸毛。

“我呸,老子是人不是妖怪!还混血呢,你才混血!”孙翔身边的小毛球们抖了抖,看起来是生气了,“咻咻”地飞向王杰希。

绕在王杰希旁边的藤蔓也抖了抖,怎么看都是在嘲笑,随便挥了挥就把黑色的毛球扇回对面。

王杰希耸耸肩,掏出火柴点燃手上提着的一盏小油灯,照亮了整个井底。

孙翔被突如其来的光亮晃了眼睛,抬起手挡在脸前。透过指缝,他看清了对面提灯男人的面容,听见他说:“我是周泽楷拜托,来把你变回人的。我叫王杰希。”

“老子再说一次,老子是人!”孙翔气势汹汹地喊。

“哎,你说谁?周泽楷?”

 

地面上,靠着井檐坐在地上的周泽楷看着广阔的夏日星空,突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周泽楷哥哥,你笑什么?”江波涛趴在和他一样高的井檐上,回头看向望天的周泽楷。

周泽楷摸摸江波涛绒绒的头发,把他抱起来说:“天晚了,江该去睡觉了。”

“那你笑什么?”小江波涛歪着脑袋打了个哈欠,“唔,在笑孙翔?”

“恩,在笑他。”周泽楷又笑了。

今天晚上繁星璀璨,明明是清爽的夏日星空,在周泽楷眼里却如春日破冰的旭日,咔嚓嚓,融化了千里冰川。

是啊是啊,就是我,是周泽楷。

 


-TBC-



yoooooo不觉得翔翔是毛羽毛现的话真的超合适么!

我知道,你们一定有意见要砸我滴!快砸!

如果OOC一定告诉我!!!(因为刚考完试,脑回路比较诡异。)





评论(8)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