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呦西!我在(昨天)零点是时候搞定了!算是达成本周吃掉进度条的计划。


(这代表我下周不能找借口动笔?)


好吧,过程虽然坎坷,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完成了,给自个儿撒个花。


大晚上的各位都睡了吧,没人看吧……

(因此我推到了星期一(今天)……神逻辑……)








05(下)


——地狱是可怕的,别踏进半步。

——地狱是充满力量的,那里有人类向往的神力。

——有良心的祭师不会涉足禁忌。

——人就应该有点追求。


——善与恶在我面前摆着,没得选。


一个戴着羊骨面具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跑进稻田,吓走两只偷吃的老鼠。他的身后紧跟着一枝藤蔓,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他觉得自己就像那两只老鼠一样,在逃亡,不同的是他被蛇一样的王不留行驱赶着。


他知道自己制造的灵力容器,水虎,已经被人释放。然而,只要仪式发动,没什么能阻止,地狱的门依然会打开。然而迎接他的不会是胜利的蜜果,而是反噬的恶果,这是逃不掉的。


“你想逃到哪儿?”一个声音从田埂上传来。


男人抬头,满天的繁星却看不见月亮。站在田埂上的人的眼睛也像星辰一样,流溢光彩。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叫做王杰希,只知道这个人让他敬畏,强大的气场自内而外让人不由自主地想供奉他为神明。


——真是奇怪的感觉。眼神很熟悉,像一盏灯一样亮。


“我刚开始不知道你要那么多的妖怪和灵力做什么,但后来明白了。”王杰希跳下田埂,本来尾随男人的王不留行立刻攀附上他的臂肘。


——一定在哪里见过这双眼睛,让我想想。


“除了和地狱交换寿命,还可以交换什么?”王杰希走进,“你是想改命吧,洗掉自己身上的命数。”


——是了是了,就是因为你我才要改命!


男人突然抬起头,羊骨面具后的眼睛血红血红。他低吼了一声,突然伸手抓住王杰希的衣领。而王不留行反应更快,瞬间缠住他的双手,扣死他的动作。


男人悲惨地哭泣着,呻吟着向后倒去,躺在地上蜷成一团。


王杰希叹了口气,眯着眼睛看向远处村庄的灯火。


“还是开始了吗。”






刘小别的手飞快地在空气中划拉着,又解开了一层繁复的咒阵。就在刚才,他已经解开了四五个封印,不过看这容器的架势,还有七八九十个等在后面,但时间不会等。


灭绝星辰在旁边不安地摇动,大概是不喜欢呆在刘小别身边吧,因为他总是叫错名字。


“扭什么!卢瀚文都没你这么好动!”刘小别烦躁地警告不安分的青藤。


他们真的八字不合。


“这人是有多没安全感啊!”刘小别不由抱怨,手却还在不断加速。其实他一直庆幸这些咒阵不属于智力型的,只是比较麻烦,凭借着他薄弱的咒阵只是和与生俱来的手速还是可以攻克的。


对,刘小别不仅是脚速很快的水虎,还是手速很快的水虎。


“呼,差不多了。”还剩下两层就能打破容器了,刘小别带着紧张的心情喘了口气。但是事情有时候总不如人所愿,也不如妖怪所愿。


突然,灭绝星辰警惕地抖动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惊吓,藤蔓环绕着刘小别和装着卢瀚文的容器。刘小别这才发觉,一直萦绕在耳畔的妖怪的哭喊和呻吟都消失了,气氛变得诡异。


黑色的气体不知从何而来,弥漫在空气中,石坛周围的温度似乎也因此而降低不少。沉闷的钟声合着别扭的节奏,隐隐从地底下传来。


刘小别看见自己的手开始颤抖,他知道,地狱的门开了,通过他们所在的石坛和人间相连。但他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低矮的小鬼们渐渐在石坛两侧显形,每一只手里都握着棒槌。他们围上石坛,像饿死鬼一样虎视眈眈,仿佛随时会扑上来拼命。


还是来不及吗?我们都要下地狱了吗?那么多努力都白费了吗?


刘小别胡思乱想着,腰间突然被重击。他吃痛地叫了出来,回头看见灭绝星辰的枝桠指向了水泡,又指指他的手。


还没有结束。


刘小别定了定心神,转身面对卢瀚文的咒阵,强压住颤抖的手继续划拉出各种形状。


小鬼们呲牙咧嘴,露出惨白的牙齿,摇晃着手里的棒槌,佯装攻击,却都不敢真正打向卢刘二人。


灭绝星辰缓慢地环绕着,将被保护者完全圈进自己的枝蔓里。偶尔探出半个分枝吓退凑得近的小鬼。


这么久也没发现灭绝星辰有这么大能耐,想想还挺帅。刘小别暗自思忖,手底下划完最后一道紫色的光痕。只听到“砰”的一声,水泡像是被撑破一样,水四散溅到各处,冰凉的感觉沾了刘小别一脸。他没顾得上抹一把脸,立马伸手捞住坠落的卢瀚文,随着重力一起跌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被这冷水刺激到的小鬼像是闻到了肉腥味的老鼠,都发疯一般冲向石坛中心。


灭绝星辰收缩着包围,缓慢而沉着地出击,每一次伸出枝桠就会有一只小鬼倒下。


“灭绝星辰!转移!”刘小别翻身跳起,旋风过后,幻化成水虎,背上背着卢瀚文,纵身跳出小鬼们的围攻,冲出黑色的雾气。


藤蔓振奋地后撤,很快跟上了水虎的步伐,缠上躺在虎背上的男孩防止他在颠簸中掉下去。同时,它也不忘伸出分枝,大力地拍拍水虎的脑袋,像是表扬做了好事的孩童。


是啊,叫对了名字,真是可喜可贺!


夏夜里的星光映照在河水里,波光粼粼犹如天上的银河流泻到了深山。




王杰希蹲在稻田里,伸手探了探男人的鼻息。死了,连最基本都魂魄气息都感觉不到了,肉体也开始异常快速地腐烂,反噬的阴毒效果在他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


看来刘小别和卢瀚文都还活着。


他站起身,沿着被踩过的痕迹往回寻找,在黑暗中仔细搜索。王不留行似乎比他更快一步,引导着他到了一处浅沟——泥水里躺着一只木杖,正是男人之前一直不撒手的那个。


王不留行把那东西卷上来,王杰希毫不嫌脏,在稻米的梗上擦了两把就拿到眼前,仔细研究。


且不说这木杖的本来的坚固已经不知为何断成两节,王杰希首先看到的还是那支已经熄灭的蜡烛——烛线没有烧焦的痕迹,烛身也没有凝固的蜡泪,就像一支全新的蜡烛一样,只是没有被点燃。


——阻止不了的事情怎么办?比如翻不过去的山?

——绕过去,还是劈开?


熟悉的声音又在脑中回荡,王杰希脱力一般躺倒在稻田里,毫不介意扎人的秸秆和还不充实的稻粒是否硌得慌。


浩淼的星图映在他的眼睛里,犹如繁复的咒术阵法。他以前一直都不在意这些虚玄的东西,觉得咒术这种东西是很不靠谱的,但果然什么都不能小看,就像他本身的经历一样。


“还是,绕开吧。”王杰希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卢瀚文,你想装到什么时候!”刘小别愤怒地把赖在自己身上的男孩扒拉开,跳到老远的树上。


“诶!小别前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被放置在地上的男孩一个骨碌爬起来,在树下蹦蹦跳跳。


要不是灭绝星辰跟我指着你恶作剧的表情,你准备趴在我怀里多久!别以为失踪两年就能有什么特殊对待!绝对没有!


PK我是不会答应的,这次绝对不能有!从来没赢过还这么执着,执着什么呢!就当是一个新的开始吧,所以不能有第一次PK,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有了第三次……


刘小别疯狂的心理活动被灭绝星辰的使坏打断——刚刚还统一战线的藤蔓一把把它的战友推下大榆树。


“谢谢灭绝星辰!”卢瀚文立刻甜甜地一笑,沿着河追着刘小别跑,“小别前辈等等我!”


能叫对名字的孩子就是可爱,不像水虎一样,一大串心理活动搞得跟黄少天一样。灭绝星辰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它似乎在满意地看着“活力四射”的两个人,没注意到身后突如其来的袭击。王不留行一个甩藤,让灭绝星辰摔出去好远。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晨曦下的这一幕,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改一改教育方式。


“队——长——”刘小别投胎一样狂奔。


“王杰希前辈——”卢瀚文追媳妇一样狂奔。


“停。”王杰希伸手指挥打闹的两只藤蔓回到岗位,拽住了两只发疯的妖怪,“半山腰上还有一群被六芒星牢关住的恶鬼,你们两个去把他们都超度了。”


“队长……”刘小别一秒钟就蔫了。


“队长……”卢瀚文也一秒钟蔫了,因为超度恶鬼真的是很麻烦的事情。不过跟着叫队长也……


“——不想被我超度的话。”王杰希差点被卢瀚文一声“队长”叫懵了。


“是……”


两个少年并肩走向山林深处,没一会儿有吵吵嚷嚷地跑起来。他们的身影溺在初升的日光中,光线把他们黏连在一起,像是永远不会分离一样。




——河中虎·完——







我爱上了新CP:王不留行和灭绝星辰!好萌的说~


【强调一下,百鬼灯没有完完完~】


总之,作为一个新人,我想,我必须感谢所有看过我的文章的,所有喜欢过我文章的,所有推过我文章的,所有评论过我文章的人们。


我爱你们!(鞠躬


当我看到通知里的小红点时,我每次都兴奋地点开,兴奋地看每一条(虽然没几条)。我不知道自己怀着怎样的心情去看,激动?感谢?欣慰?泪流满面(误)?大概是因为它们纠结在一起,根本无法分清。


我迷茫,每次发文之前都恐惧着,我知道,我需要客观的批评意见,需要和大家讨论,可我仍害怕没人看,害怕被说无聊。但是各位都还在看,我有什么可抱怨的,又有什么理由放弃写文呢?

(小声:其实期末考试算吧……跪)


好吧,我真的要停两三周期末考试。


据说期末很重要很重要,跟什么实名推荐有关系……啊,这都跟我没关系……但是还是很重要!所以,窝要潜心战斗!给自己加个油。


( •̀∀•́ )BTY,各位接下来想看哪一对儿?








评论(14)
热度(22)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