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我胡汉三(大雾)又回来了!

好吧,这节难产了一段时间QAQ

还没改别字,先发一下。

砸,你懂的~

顺祝考自招的诸位好运,嗯嗯。





04

诚然,刘小别是一只水虎,一只纯种的水虎,一只来自微草的水虎,一只脚速奇快的水虎。而且作为一只有脑子的妖怪,在冲动地跑下山之后,他冷静地变回了人形。

你是一只高级妖怪。刘小别如是说,装作一脸淡定地走进点满灯火的村子。

可刘小别并不是一只成熟的妖怪——类似于心理方面。尤其是当他看见巨大的石坛已经支在中央小广场上时,他根本无法抑制内心的焦虑——糟糕的感觉直冲他的五感,水虎鼻子太好也并不能怪他。

“少年,请向旁边站些。这场盛典不属于你,可不要不劳而获啊。”一个中年大叔不耐烦地把他拉到一边,拉到人群之外,远离石坛。

“不劳而获?”刘小别不太明白。

中年大叔斜视着他,一脸高深莫测:“这可是用我们用几年的努力换来的祭典,外乡人可无福消受。有道德的就避一下嫌,也是为了年轻人你的名声着想。”

他是在说用我们妖怪作为祭品祭祀的事吗?准备了很久,所以珍惜自己的劳动成果吧。

“可是你们又有什么道德。”刘小别甩开大叔的手。

他记得自己刚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没有人会为自己一分一分的利益斤斤计较,更别说人类无法掌控的寿命了。尽管人的寿命真的很短,但刘小别从未自那时人们的口中听到过如此傲慢的语气。

“剥夺别的生命,那样的残寿你们又怎么敢安心享受!”刘小别越说越激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群围住,所有人都盯着他,想要把他看穿。

一个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小声说:这个哥哥好不懂事哦。

不懂事的究竟是谁。刘小别缓缓转过头,看向说话的女孩,小女孩被吓得缩到了妈妈的背后。

这群人大概不会讲道理了,更别说是和妖怪讲妖怪的道理。

人总是这样。

刘小别对自己说。他应该去找卢瀚文,而不是与一群狂热的信徒争论生命的价值。

“各位,祭典马上开始,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吧。”一个声音从人群之后传来,“都围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大阿爷,这个人说你的坏话!”小女孩听到声音后立刻放开妈妈的衣服,蹬蹬蹬跑到人群之外。

围观的人自觉地向两侧退去,留出一条窄通道。一个戴着羊骨面具的男人出现在通道的另一侧,他赤裸着上身,露出健康的身体。刘小别这才知道,王杰希口中的祭师并不是一把胡子的佝偻老人,反而是个个子挺高的年轻人。

那男人看向刘小别,羊骨眼睛处的黑洞把他盯地起了鸡皮疙瘩。一步步走进,刘小别终于看清他手上木杖顶的光芒是一支燃烧的蜡烛,微小但是顽强地闪耀着,像是渺远的星辰。

“远方的客人,请尊重我和我的人民。”男人微微弯腰致意。刘小别下意识后撤半步——水虎的鼻子好得出奇,他闻到了阴谋与悲伤,全来自眼前的神秘祭师。

“你们不值得人尊重。”刘小别想都没想就否定。正是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抓住了卢瀚文,想要牺牲卢瀚文。

王杰希教过他,要尊重敌人,可耻的人除外。这不正好用在今天。

“那也只是您一厢情愿罢了。”男人的面具后穿出轻笑的声音,“除非您也想在这场祭祀中插一脚。”

男人的手扶上坚硬的面具,慢慢掀开。月光和烛光交替之中,他暴露在空气中的脸被无限放大,映在刘小别的眼眸里——卢瀚文的脸。

“你对他做了什么!”刘小别冲上前,红着眼,掐住男人的脖子。他比男人矮,有些费力。

没有任何人靠近他们两个,所有村民似乎都默契地不动,甚至向后退。

“哎呀,看起来真是那位的熟人。”

卢瀚文的脸上带着熟悉的笑容。动作一模一样,线条一模一样,但刘小别知道眼前的这人不是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不会笑得这么油腻,这么令人窒息,令人厌恶,令人头皮发麻。

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这怎么可能是卢瀚文,可是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小,渐渐松开了男人。

刘小别怀疑地向后撤去,想要远离这个陷阱一样的脸。太可怕了,他刚刚差点掐死卢瀚文。

那不是他!刘小别再一次对自己喊,摇着头想要保持清醒。

“咳咳。”男人自在地轻咳,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本来你的小朋友能多活四五天,不过昨天你似乎发现了这个秘密,这可就不怪我了。既然来了,就和小河童好好聚聚——或者说你的小男朋友?”

男人话音刚落,便举起木杖,无数的水球随着他的信号从村子一方升起,全都向石坛涌来。这些容器绕着空地围成一个圈,浮在空中。

每一个水球之下是一盏燃烧地热烈的油灯,火光映照在水中,照亮了每一只妖怪的面孔。刘小别不认识他们,但却清晰地听到每一声响亮的哭喊,撕心裂肺,直扑他的胸口。

人类不会听到——这是他们的庆典,却是妖怪们的葬礼。

中央的石坛上,包裹着河童的水泡安静地飘在空中。

——刘小别前辈,快逃。一个声音在耳畔模模糊糊。

逃?他要逃到哪里去?

难道要他背向这些悲鸣,这些求救,逃向漆黑一片的山林,逃回他冰冷的河水,逃到他冰冷的石块?

他一个人,无处可逃。

卢瀚文这小鬼,真是依旧没长进——两年了还真没不懂事。

“开什么玩笑。”刘小别缓缓开口,“河童煮熟了可是最难吃的!”他嘴上笑着,虎一样的眼睛恶狠狠地望向眼前的冒牌男人。








王杰希下山下到一半,就听见一声震天动地的虎吼,一秒之后,灵力的浪潮再次铺天盖地地拍到他脸上,糊了他一身。

刘小别这孩子。王杰希叹了口气,加快脚步。

如果他没猜错,突如其来的变故和紊乱的灵力预示着祭祀的提前。可能因为他昨天晚上惊动了主持祭祀的人,让他起了疑心。这么说来,刘小别一时的意气用事倒是帮了大忙。

王杰希远远就看见映天的火光,一个巨大的影子在一小片光芒中跳跃,再远都能发现。他耳朵里不再是“呼呼”的山风,而是隐隐约约的怒号和哀呼。

刘小别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可那些混乱的哭喊又是怎么回事?有点常识的祭师都应该知道,妖怪的怨念是很难化解的,这样换来的寿命又有多少能用呢?为什么不把妖怪的五感也封起来?

——难以化解的怨念。

王杰希想到这儿,突然顿住了脚步,背上冷汗直流。他似乎明白神秘祭师的真正目的了,那是很糟糕的事情。

“王不留行,你快去看看。”王杰希对空气大喊。一枝细小的青藤从他的背箱里钻出来,潜入土地中,只留下一条浅浅的新土翻出的痕迹。

王杰希也没再耽误,跑了起来。

——那一天终究会到来,该来的总逃不掉。

——一旦开始了,就算非你自愿,它也会向终点展开。

——如果那时我还活着,我不会让你再遭遇强制的命运。

——你不怕,我怕。我还要你也怕。

王杰希的大脑又一次被熟悉而陌生的画面占满,他看不见两旁的树,看不见天上的月亮,看不见远方的山影,只有脚下不断延伸的路和尽头的灯火依然具象可感。

灰色吞没了他的世界,直到他看见一个男孩站在路边四下张望——是了,那是他要找的孩子,是卢瀚文稚嫩的笑脸。

“前辈,王杰希前辈!这里!”卢瀚文兴奋地招手。

他依然笑得这么灿烂,这么明亮。

“前辈终于来了,幸好赶上了。”

“小卢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被封在水中了吗?

“这不是我,是影子。”卢瀚文拉起王杰希的手向前走。

影子是很厉害的妖怪才会的法术,是传达信息的一种幻象。卢瀚文已经这么厉害了,这让王杰希有些意外。

“不是我自己做出来的啦。”卢瀚文读懂了王杰希诧异的眼神,解释道,“上次上山遇到路过的黄少,买了蓝雨的新产品。黄少是个好人哟。”

怪不得,王杰希想,怪不得一进入这个幻境自己的脑子里就跑出来这么多东西。跟蓝雨有关系,像混乱之雨一样,噼里啪啦。

“小别呢?”王杰希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对对,就要和前辈说这事。”卢瀚文恍然,“小别前辈他好像,好像……”卢瀚文低下头。

“什么?”王杰希问。

“好像失控了。”卢瀚文再次抬起头,王杰希看到他一脸复杂,“明明是件坏事,可我却有些开心——看到了最强的小别前辈,最真实的前辈。”卢瀚文偷偷笑了一下。

王杰希特别理解纠结的卢瀚文,却说不出安慰的话——卢瀚文这个小鬼打小就古灵精怪,饶是再艰难的境地,他也从没不笑过。而现在,也不知道他清不清楚自己正处于生死边缘。

王杰希把手放到矮个子男孩毛茸茸的脑袋上,轻轻拍了拍:“那你呢?”

“我?”卢瀚文似乎没听懂,歪着脑袋,弯弯的眼睛看着王杰希,“不知道呀,至少现在还在那个球里。”

王杰希还想追问,问问那个囚禁他的男人是谁,想干什么。可眼前的卢瀚文虽然嘴还在动,却没了声音。不一会儿,影子就彻底散了。一声虎吼闯入王杰希的耳朵,又把他拉回现实。

蓝雨的即时咒术产品真是掉链子。王杰希咒骂了一句,走进了无人的村中小巷。



-TBC-


改了一下别字。

这一段大爆手速……

争取这周干掉这章的进度!






评论(3)
热度(15)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