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时间说明窝今年不高考。

愿高考的都考出好成绩。

【我想看他们考完理综出来( •̀∀•́ )加油!】


讲正事讲正事。

老样子啦,意见什么的砸,拼命地砸,砸死了算我的!

(包括错别字,虽然我查了几遍了已经QAQ)

正题正题……开!





03

“也就是说卢瀚文被绑架了。绑匪还懵懂地养了他两年。最重要的是他也不问家属要赎金什么的?”刘小别皱着眉问。

“你承认谁是他家属?”然而王杰希已经看透了一切,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

“他也太不专业了吧!”刘小别似乎和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王杰希突然不太理解眼前的这个少年了。听到卢瀚文的消息之后,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抱怨绑匪,觉得没有过足“拯救人质”这码烂戏的瘾。

啊,根本就不是绑匪吧。

看着刘小别一脸略浮夸的失望,王杰希开始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

“队长,你别太担心。”刘小别自信地点头安慰,“找到人了救出来就不是问题。”

“……”我不担心的,真正担心的人是你吧。王杰希没接他的话,权当是孩子到了年龄犯二。

他兀自回想昨天晚上的经历,仍觉得不可思议。一仓库的小鬼和妖怪,这么大的封印数量,灵力低的人根本无法承受。那么,那个男人还收集这么多自然灵力做什么?这祭祀大概不再是替村民换寿命那么简单了。

但当王杰希细数着那场寻常的聚灵仪式的种种细节时,却实在没有留意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就连所用铜器上的花纹他后来都仔细瞧过,和某名著《蓝雨咒术考》上记载地一模一样。

唯一的古怪就是召集人们的钟声,让王杰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仲夏是五天之后。”刘小别凑到王杰希身边,打断了他的沉思。

“队长?”少年试探着问,“你真的没有办法靠近那件仓库?”

“没有。那个人做的防护对我斥力太大。”王杰希摇摇头,举起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尖还带着青色的伤痕。

“那我呢?”

“不知道,但你去的话太冒险了。”王杰希回答。

“只能等到仲夏那天晚上吗?”刘小别自言自语。

王杰希没有否认。

如果说机会,那么祭祀当场,所有防护都撤去时自然最好。但风险与之共存——晚一步,卢瀚文就有可能被送下地狱当作换寿命的筹码。

世界上并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王杰希是这么打算的,他深知一时的冲动不会有什么好处,因为,下一秒的变故可能会让你悔恨一生。他想起一些往事来,又一次确信了自己的选择。

对于王杰希而言,五天并不难挨;对于刘小别而言,这五天也算不了什么。反正他都等了两年,急了两年,纠结了两年了。

所以,当刘小别发现自己现在比过去的两年还要烦躁焦虑时,他感到了深深的疑惑与恐慌。

他这才回过味儿来,合着自己刚刚想要安慰自家队长的话其实全都是找借口安慰自己而已。

刘小别觉得自己紧张过度了,便立刻采取了放松措施。他漫无目的地在山上溜达,这一溜达就走到了山顶。

独自站在山顶的大石台上,向下俯视。视野之内,他看见自己的河,卢瀚文的山林,看见山坳里的田野,看见被丛丛绿树遮掩的村庄。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还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庞,颊上带着稚嫩的笑。

好看。

不,不好看。每次他这么笑,嘴里喊的肯定是“前辈来PK吧”。好烦的。

突然,这个笑脸被一个水泡替代。难看的容器滚到他面前,像一个臃肿邋遢的老头,稍微一动,松垮的皮肤就会跟着一起颤抖。

这么个难看的东西里装着一个孩子,他背对着刘小别。

就算背影也能认出来。刘小别紧握双拳。

容器的薄膜和水缓慢转动着,那孩子也跟着旋转了过来。

卢瀚文。

他完全被水包裹着,双手环着膝盖,缩成一团;身上的细麻布秋季上衣也被水充盈,漂动着。

眼睛紧闭,做了噩梦一样。

那小鬼从前可不这样,睡觉的时候都是笑着的,更别说醒着了,眼睛永远是弯弯的,亮晶晶的。

刘小别盯着眼前的这个卢瀚文,看见他抿起来的嘴唇——本来就很薄,现在更是看不见生命的颜色。

就像死了?

刘小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卢瀚文会死?

不可能的 他还那么小,那么生动地过着每一天。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抱住浮在空中的丑陋容器,却扑了个空——真的消失了。

一声尖利的鸟鸣划破了天际,划破了他荒诞可怕的幻觉。

刘小别愣愣地看着眼前已是一片血红夕阳的天空,归巢的山雀成群地盘旋,每一只的翅膀上都沾了流光,倾泻下火的瀑布。

他跪坐在石块上,白天烫人的温度已经消散,冷气和寒意随时都浸渗到皮肤里。一种微妙的时间差感袭来,以前怎么没感觉到夏天的黄昏会降温呢。

因为以前还有一个陪他看晚霞——不,是他陪着另一个,看风骚又恶俗的火烧云。

我现在就向火烧云道歉,它又那么宽宏大量,应该还能赶上再看一次吧。

对,为了我的道歉,必须先回到两年前。刘小别对自己说。

身边的树木和岩石飞快地后退,云和天也越来越远。

他必须做些什么,在等不及之后,在来不及之前。

一只灰色的水鸟被突如其来的风惊起,从水中突出的石头上腾跃飞起。

巨大的白色虎掌踏在窄小的山间小路上,一只虎纵身跳过河流。脊背上几片青色的硬鳞也终于隐没在夕阳最后的光泽之中。







王杰希只觉得空气在他面前炸开了。天地间所有的灵力变成了海啸,翻腾起巨大的水墙,狠狠砸向地面,被撞个粉碎后又再次聚成高墙,锲而不舍地重复自我毁灭的过程。

高等妖怪就是高等,妖化以后都有整个自然陪你疯狂。

山和河发出微弱的金色光芒,那些响应呼唤的灵力汇聚到河中,把河床和河水染成黄澄澄的,变成了一条流动的金脉。

王杰希头疼地看着眼前的怪相,毫不犹豫地确定这是刘小别干的好事,而且肯定还是他无意识间折腾出的效果。

至于为什么这只水虎从警匪片跳戏到了偶像剧,他不太愿意多想。那是孩子自己的事情,当队长的只能静观其变。

不过,在别人发现主角跑错片场之前把主角纠回来,也算是队长的职责之一。王杰希拎起自己的背箱往山下赶,也没有犹豫。

然而,似乎有些人真的把剧本彻头彻尾地改了——比如王杰希目前面对的是惊悚动作片。

几只恶鬼凶神恶煞地横在小路当中,本来就窄小的路更没了溜走的空隙。再仔细一看,他们的脖子上都被钉了纸符,大概是被人驱使的。

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关键时候最坏事儿。

王杰希叹了口气,缓缓抬起手。那几只恶鬼见了他的动作,也纷纷围了上来,把王杰希包裹在鬼圈中。

还未等它们站定,几枝青藤便从泥土和石缝里钻出来,有力地挥舞着。在王杰希的指挥下,它们耀武扬威地与恶鬼们缠斗。

恶鬼本来就是被符咒驱使,动作迟钝僵硬,没几下便被青藤捉住,甩出好远。

王杰希灵活地闪避着扑向他的敌人,混乱中,手不忘伸向背箱,摸出一包驱散粉,往恶鬼们身上撒去。中招的恶鬼都被着粉末弄得躺倒在地直不起腰,打着滚哀嚎。

“说说是谁给你们下的咒?”王杰希蹲在其中一只恶鬼旁边,扯掉后脖子上的纸符,等它恢复了自我意识以后问道。

“嗷!”

“别装可怜!”他一伸手,一枝青藤就从树上垂了下来,蹭着王杰希的胳膊摇摇晃晃,抖索着叶子对恶鬼做出威胁的动作。

“一个男人,带着难看的面具。”恶鬼被吓得一哆嗦,立马老老实实地跪在王杰希面前。

难看的面具——原来恶鬼的审美观是这样的。

“哦,那他厉害不?”王杰希若无其事地问。

“挺厉害的吧。”恶鬼想了想又改了嘴,“不不不,哪能有大神您厉害!”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王杰希大小眼一眨,从袖子里甩出一张纸钉在泥土里——六芒星牢,某蓝雨咒术工坊出品,一次性符咒,让不会咒术的人也过足术士瘾。

恶鬼们被青藤赶到蓝色的星阵里,沮丧地看着越走越远的王杰希。他们不知道蓝雨是什么,但已经恨了起来。




-TBC-





【以下是坩埚自嗨,我今儿特别爱自嗨,动不动就自嗨( •̀∀•́ )】

小别前辈带我飞~\(≧▽≦)/~

大家看!刘小别一个仙人指路就变成了老虎!

召唤兽!

我怎么觉得cp成了刘卢刘或者卢刘卢(?)

有区别吗……

突然觉得这不是我一个人写的

似乎开始有点二,然后又有点煽情,再然后有点二有点二有点二……

但是这确实是我一个人码的

哦,或许我是个精分

╭(°A°`)╮  什么!

还有那什么,

天啦!
对于蓝雨的乱入我只想说:
这算乱入么,怎么看都没有违和感啊!

怎么老感觉一节这么短呢

O_o

PS:窝觉着恶鬼略萌……

谢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自嗨完了……】

再次祝福一下高考(<——真的好重要哦)





评论
热度(20)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