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嗨,我又来了( •̀∀•́ )

有什么意见就往我脸上砸,劈头盖脸地砸吧!

~\(≧▽≦)/~

【这一章有点短?】




02

王杰希这一路都是顺着山路水路来的,山山水水的,总见不到人迹。所以当他到了山下村庄时着实吃了一惊。

未至仲夏,村子里却到处都挂着纸灯笼,全然是节日庆典的气氛。

正巧入了夜,吃过晚饭的人们从屋舍里走出来,点亮了成百上千的油灯。这些灯被排放在精致的铜架上,一盏盏亮起来连成一串,把通向村庄最东头的路照得光耀如白昼。

他们看见王杰希也并不吃惊,偶尔还有人向他友好地打招呼。估计是到此歇脚的旅客多了,见怪不怪。

王杰希不知道夏季除了仲夏祭之外还有什么庆典需要如此大张旗鼓,以为是当地特有的风俗。

“大阿爷的祭祀嘛,你不知道也难怪。”一个手拿风车的小男孩说,“你们外乡人可没有这好运。”

王杰希正想再问,那孩子却被一个年轻的妇女叫了去。

钟声渐渐传来,像是某种召唤,人们都沿着亮堂的路朝村子外走去。王杰希跟着人潮,缓慢地移动。他觉得这钟声的音调和节奏十分耳熟,却没想起来在哪里听过。

“年轻人是路过歇脚,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吧。”一个拄着木杖的老人走在王杰希旁边,虽然弓着背却不显老态,反而面色红润。

“是。”王杰希点头,放慢了脚步。他自然不可能说是来帮助一只水虎找河童,估计说了人家也不信。

“大阿爷来了是村子的福气,我还活着就多亏那位。”老人边走边捋他的白胡子,“现在这祭祀也是那位的主意。”

“供的是哪位神灵?”王杰希问。

“不是的,不是神灵啊。”老人摇头,“祭的是什么你可猜不到。”

王杰希听着,有种不好的预感。反常的祭祀,祭的还不是一般的神明,怎么看都不合常理。

“知道祭鬼礼吗?”老人干咳了两声问。

“知道。祭鬼成礼,鬼福至身。”王杰希点头。

“是啊,鬼多好啊,寿比南山。”老人感叹道,“如果这寿命转移到人身上呢,谁也没试过。但是,如果祭鬼成功了,结果实在诱人。”

“你们要祭鬼!?”王杰希明白了老人话中的暗示,十分震惊。

“为了这场祭祀,我们一村的人已经准备了太久。”老人感慨道,颇有沧桑之感。

王杰希听了心下一紧,他没想到有人愿意做这么危险的事。

祭鬼是一种十分古老的祭祀,通常以一只妖怪作为祭礼,再贡献出与之相应的灵力便可以与阴间交换寿命。

有些有天赋的人可以用自己强大的灵力独自完成,而那些灵力弱的,一般会收集天地间游离的灵力。从老人的话看,他口中的大阿爷正属于后者,需要人们的帮忙来收集灵力。

虽说祭鬼确实有些依据,但很多人刚开始尝试就放弃了,因为如果失败,反噬实在是太厉害了——不仅被当做祭礼的鬼怪会变得强大,主持祭祀的人会被直接拉下地狱。

王杰希倒是没空去操心那个大阿爷的死活,他只想知道那只被抓住的妖怪是不是卢瀚文。如果是的话,他现在应该只是被法术封住了,还没有生命危险,必须在真正祭祀开始前把他救出来。

“但是,造孽啊!”正当王杰希暗自盘算的时候,老人在旁幽幽开口,“妖怪有什么罪过呢,让他们为了我们人的长寿而亡。”

王杰希听了这话,神色变得坚毅,目光转向远方,轻声说:“是,妖怪没有错。”





人群停在东面的田埂前。不远处搭着一个石坛,一个戴着羊骨面具的男人站在石坛上,赤裸着上身,手里拿着一根老藤。

王杰希站在人群的最边缘,看不清男人的动作,只听见钟鸣声不断,是自男人脚下的铜盆发出的,刚刚召集村民的大概就是这东西。男人踩在铜盆里,不断变换着步伐,金属和肉体碰撞的沉闷的声音一声声直撞到人心里去。

“要开始了。”老人突然说,他依然与王杰希并排。

王杰希听到老人的提醒,也不想参与这种仪式或是占些祭祀成功的小便宜,自觉地向后退去。

神秘诡谲的气氛围绕着石坛扩散开,笼罩在人群上方。

人们纷纷跪拜行礼,口中一同念出拗口的句子,循环往复。青年的,老年的,少年的;男人的,女人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如潮水一般涌动在田野上。这声音传到王杰希耳朵里变得模糊不清,像是被雨水打湿的玻璃,像是把耳朵贴近空海螺壳。

他眯起眼睛,看到无数金色的光点从四方的天空飘来,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翻滚。

这力量是清凉而温柔的,好比稻花绵长沁人的香气。这些天地间的灵力汇聚成一股水一样的流体,翻卷着全部聚集在巨大的铜盆里。

戴着羊骨面具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铜器,站在一旁,手里紧握着一支蜡烛。蜡烛燃烧着,却不见滴蜡油,也不见蜡烛烧尽。细细的烟在火苗上缠绕,不消时便消散在风中,看不见了。

当金色的水脉汇满铜盆时,男人用羊骨棒敲击盆的底部,厚重悠远的声音承载着不一样的力量。

“诸位的努力所积攒的灵力即将满盈。”那个戴面具的男人高举起手里的蜡烛说,“今年仲夏,我们的祭祀就会完成,所有人都会得到更多的寿命!”

石坛下静默的男女老少爆发出欢呼,虔诚地向男人鞠躬。有些孩子冲上了石坛,抱着男人的腿和胳膊,咯咯笑。

看来他挺受欢迎的,王杰希暗想。

“现在懂了吗,年轻人?”老人也施施然起身,“大阿爷他如此背德而行也是为了村里人。”

可是真正的“德”是什么,是人德还是鬼德?

王杰希没有问出口,他觉得自己可能得不到任何有意义的答案。





夜色更深时,那些辉煌的油灯和灯笼已经熄灭,人和村庄在一场寻常盛事之后一同沉入梦境。

王杰希在稻田中矮身潜行。青色的植株在湿软的泥土上轻轻摇晃,像极了呓语的孩童。

他停在一间农舍前,错落的篱桩围起的小院子里种着青菜。屋子里透出微弱的光亮,人影映在窗纸上晃动。这正是那个主持祭祀的男人的家。

王杰希小心地绕到后门,看见了一间小木仓库。

仓库外看门的狗打了个喷嚏,鼻子动一动嗅到了陌生人的气味,立刻警惕地站起身。还未等它开口吠叫,一个男人就闪到眼前——一大一小的眼睛里露出命令的神色,对它做出禁声的动作,强硬,不容置疑。狗委屈地哼哼两声,趴在原地,一动不动。

王杰希贴着外墙,借着月光从一个小格窗向仓库里面看。

巨大的球形薄膜里充盈着透明的液体,水球的中心蜷缩着一个孩子,紧闭双眼,长着鱼鳍一样的透明耳朵——应该就是那只被当做祭礼的妖怪了。

王杰希松了口气,他认出那是一只普通的小鱼妖,并不是他要找到河童。

不过顺便救只无辜的孩子也算是好事,毕竟他从不承认人类可以任意宰割妖怪,村子的祭祀能否继续也不是他要操心的。

他准备从窗户翻进仓库,手刚接触到窗沿,便被一股力量弹了回来,指尖的疼痛像是被水母蛰了一样,火辣辣的。

“什么人!”前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那个戴着羊骨面具的男人冲向仓库,四处巡视。

王杰希蹲在一丛冬青树后,屏住呼吸,目光紧锁在男人身上。

男人拍了拍趴在地上的狗,又起身小心地打开仓库门。

淡淡的绿光从门缝中透出,从茂密树叶的缝隙中,王杰希看到了仓库内部的全貌——

里面不仅仅是那只鱼妖。

许多圆球状的水泡挨挨挤挤,漂浮在半空中,每个里面都蜷缩着一只妖怪。

卢瀚文便是其中之一。



-TBC-



所以小卢出来了,虽然他还睡着……

节奏会不会有点快?

最近越来越纠结,不要放弃我啊╭(°A°`)╮


评论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