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全职】百鬼灯 [王杰希中心]

一直不敢写全职,怕毁了TAT

但是,还是开了,鼓起勇气来(ง •̀_•́)ง

嗯,我超想写好,所以有什么意见请砸过来!

多多指教啦(鞠躬~

至于这篇文,名字可能会改(?)

王杰希中心,CP嘛,都还挺大众的,每个故事一个。至于老王的CP是谁……我很纠结,也有私心。

其次说一下,参考了日本百鬼夜行,但是会有私设和改动。

发文可能会有些慢,请不要放弃我啊啊啊!

╭(°A°`)╮

还请看官们谅解,嘻:-P

呼!

开文啦!

啊,第一章卢刘。


一   

河中虎

00

——奶奶,奶奶,我在河里看见一只好大好大的老虎!

——那是河童的水虎,别随便惹它,河童会生气的。

——现在是秋天,河童上山成了山童啦。

——他明年春天还会回来呀。

——哦,我知啦,不惹水虎。

可是,明年的春天,河童没有回来。

明年的明年春天,河童也没有回来。

于是,水虎等着,等到明年的明年的明年春天,至少它在等。


01

王杰希把草帽从头上摘下来,蹲在河边洗了一把脸。夏天的太阳毫不顾忌地炙烤着大地,却暖不起这条山溪。

他挑了棵大榆树,靠着树干缩进阴凉里。卸下背上的木箱,从里面翻出几把不知名的草,和着山泉往腿上的红疹子上抹了几把,大概是驱虫的药。

“队长,你知道我鼻子受不了还故意抹最呛的那种。”一个身着短打的少年从远处走近,站在王杰希面前,他从地上捡起草帽在脸前扇着风。

王杰希停了手里的动作,朝少年点点头。少年见状也不客气,坐到王杰希旁边,也靠着榆树乘凉。

“抱歉啊,队长。大夏天的,让你走这么远。但是我实在没办法了,也只有你能帮忙了。”少年盘腿坐着,手里玩着编织意外精良的草帽,见王杰希伸手要,便还了回去。

“我也很久没下山了,这次走得远些也好。”王杰希把草帽挂回背箱上,“况且这种事情你自己也解决不了吧。”

少年闻言,苦恼地笑了一下,低着头不说话。

“你多久没见他了——不,他多久没回来了?”王杰希问。

“两年。”少年抬头,正对上王杰希的眼睛。那双一大一小的眼睛还像从前那样,淡淡的眼神,却很有神采,像一口深井,藏在一片微草中。

一只蓝色的水鸟扑棱着翅膀,起飞时带起一串水花。它从阳光下掠过,打断了凝滞的空气。


王杰希接到刘小别的信息时正在熬一锅药,咕噜咕噜冒着泡的褐色汤汁亦如他的内心。读着还带着水汽的短笺,手里的力道让送信的小鸟不愉快地抗议。

这世道真不太平。他想。

刘小别是一只水虎,定居在挺远的深山中的一条普通的河里。虽说是鬼怪,但平时都是人形,偶尔下水才会幻出真身。他守护着这条河,一年四季都不太离开,这就和他的同行——河童不太一样——河童是春夏在河里,秋天和冬天就跑进山里当起山童。

说到他请王杰希下山,正是因为这条河的河童上次进山后就不见了,而且在他失踪的两年里刘小别想尽办法也寻不到他的踪迹。

“两年也不是很久。”王杰希想了想安慰道。确实,对于几乎永生的鬼怪来说,这短短的两年在鬼生里毫不起眼。

“是啊!”刘小别撅断手里的花梗愤恨地说,“那熊孩子八成是玩起来忘了时间,但愿别被晒干在路上!”

“卢瀚文也不小了。”王杰希说。

“他?他还不小!”刘小别一脸难以置信,“队长,你千万别被那张小脸迷惑了,那就是一不懂事的孩子,成天缠着我,闹心死了。”

王杰希看着他一脸“带孩子太辛苦”的表情就觉得好笑,忍不住打趣他:“就像你小时候一样?”

“队长……黑历史求不扒……”刘小别一下子就蔫了。

他是被王杰希从除妖人手里救出来的,打小就在微草山长大,跟着王杰希学些有用的东西,直到不久前才出山,自己过活。当然,这个不久前对于人类来说就是很长一段时间了,那就更别说他在微草待的那更久的时间了,什么糗事,幼稚的事,叛逆的事没干过?说起来卢瀚文也是到了青春期吧,难不成是离河出走,追寻无限的青春和伟大的自由……

刘小别被自己的推理能力感动了,他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对吧队长,我觉得他这也是叛逆期的冲动。”刘小别总结。

“为什么要用‘也’?”王杰希复杂地看着神采奕奕的刘小别。

“队长你干嘛听这么清楚……”刘小别撇了撇嘴,把头扭到一边,用胳膊擦着脑门上的热汗冷汗。

“受不了就去河里捂着吧。”王杰希看着少年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挥了挥手放生某只水虎。

刘小别像是得了赦令,嘴上说了几句羡慕王杰希不怕热的好体质,便一头扎进了河水里。

王杰希依旧靠着树没动,静静地看着在水里扑腾的大虎——它身上付着几片青色的硬鳞,其余地方都是黑白相间的毛,上面沾着圆滚滚的水珠,闪着焦阳的光彩。

王杰希想,刘小别的身边本来还有一个小孩子的身影,笑着泼水玩。但是水虎失去了河童。不,或许不能算失去,因为他们两个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完全可以各行其是,如果卢瀚文想要换条河住也没什么不行。而刘小别如今找上自己,当然不可能只是担心卢瀚文被晒干;卢瀚文可能也不怎么想换个地方住。

那为什么他一失踪就是两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王杰希皱了皱眉,罕见地头疼。他了解刘小别,如果是他失踪了,自己倒是有思路找;但卢瀚文,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孩子的心思,真的不好揣测。纵然曾经被打趣称为单亲爸爸,王杰希也不知道从何找起。

树上的蝉聒噪着,树下的男人望着河水出神,竟渐渐睡着了。也难怪,王杰希这么一路赶来,累坏了。

刘小别跳上河岸的石头,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太阳很快就能把他烘干。

他把刚抓来的几条鱼穿在树枝上,点了个火堆靠着,准备当做晚餐。

他坐在草地上看着王杰希,想起自己在微草的日子,又想起那场变故,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的队长,像父亲一样的老师,一直守护着微草。

算了,一想就难过。他对自己说。可是一回神,他便又想起卢瀚文。

他从微草出来,漫无目的地游荡在群山中,人类的村庄、城市中。他一直走,走了有一段日子,走到他对人类失去了原有的兴趣,走到他眼前的这条河边。

他记得那是个很热很热的夏天,看到山溪,他水虎的本性便掩藏不住。虎形的妖怪潜入水中,全身都湿透,舒服得不行。正在他决定这个夏天就在这儿游过时,身边就没名堂地多出来一个孩子。那小男孩一见他就一口一个“前辈”,粘着他,赶也赶不走。

你不走我走行吗?可他连着五个早晨,刚准备趁着天凉快立刻,就被孩子适时地抓住脚踝。明明是孩子的小手没什么力气,却还是把他定在原地。

“我受够了!”第六天早晨,再次被抓住的刘小别崩溃地大喊,指着跟自己抢住处的小鬼的鼻子。

而小鬼却依然笑地嘻嘻哈哈,晃来晃去,看起来开心的不得了:“怎么啦前辈?”

“你,你……”刘小别本来想说那些类似“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狠话,可看着那小鬼不知原因的灿烂笑容,脾气全都没有了,只好吞吞吐吐地转了话锋:“你到底叫什么?”

“前辈问我名字啦!”小鬼挥舞着手臂跳起来,绕着刘小别转圈圈。

“喂喂,别蹦哒了,好好说话。”刘小别被拉拉扯扯地差点摔倒。

小鬼这次倒是很听话地停了下来,站在刘小别身边,侧着脑袋看天。刘小别有种不妙的感觉:这不会是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吧……虽

说没名字的鬼怪确实不少,但面前这位都能变成人形了,怎么说也不会和那些流浪的低级妖怪一个样吧。

“说起来,叫什么好呢?”

还真给他猜对了,刘小别叹了口气。

“那么前辈给我起个名字吧!”

“不要,起名字是你自己的事情。”刘小别嫌麻烦,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可前辈的名字起得很棒——刘小别前辈!”

“那是我队长起的。”刘小别纠正。

“那让前辈的队长也给我起一个吧。”

“那你自己到几万八千里之外找他去。”刘小别不耐烦。

“好远……”那小鬼失落地叹道,却又在一瞬间恢复了精神,“就叫卢瀚文吧!”

“卢瀚文?”刘小别疑惑地看着兴冲冲等待表扬的小鬼。

“嗯!”

“听起来不错。”

“前辈也喜欢这个名字耶!”

“我可没说!”

——所以到底为什么是“卢瀚文”啊!

而那初遇的一年秋天,卢瀚文登上河岸,转头笑着对他说:“前辈等我,春天一到我就回来,一定!”小河童奋力地摇着手,跑进了深山。

于是,每个秋天他都这么说,每个春天他都蹦蹦跳跳地冲出刚发芽的层层山林,嚷嚷着让分别半年的刘小别抱。无一例外。

当时自己在想什么呢?刘小别问自己。无非是抱怨着卢瀚文叽叽喳喳,每天喊着PK,用水泼他。无非是口是心非地说着,不如分道扬镳。每个夏天他都这么想,不算上近两年的话。

刘小别不情愿地面对着深度自我剖析,赌气一样抿着嘴不说话——不回来才好,省得天天缠着我。他心里酸酸地想,手下力度一不注意就折断了串鱼的签子。

“我还等着吃鱼呢。”王杰希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似乎还带着点儿幽怨。吓得刘小别一哆嗦就松了手,握着木签彻底的残废,朝地上掉去。

只见地上突然伸出几条绿色藤蔓,翻开土壤,在空中勒住即将报废的食物。而一旁的王杰希单手一翻,藤蔓就随着他手的指示,稳稳地把签子递到刘小别面前。他站起来,走到少年身边开始啃鱼。

“想什么呢?”王杰希一边催促刘小别吃鱼,一边问他出神的原因。

“也没……”刘小别耸了耸肩,开始对付手里的晚餐。

此时,夕阳照耀着河水,反射出壮丽的天景,映着山林,像是烧着了一样。

刘小别想,如果卢瀚文在,一定会夸张地嚷嚷着“大山着火啦”!

彼时,他拉住自己的,拼命地往山顶跑。

再然后,他们两个就像白痴一样坐在山顶那块大石头上,啃烤鱼,吃蘑菇,看日落。

刘小别当然知道那不是火,却仍陪他一次次上山吹暖风。每到这个时候,刘小别就有一种错觉:卢瀚文不是河童,而是一朵野火,卷过了他刘小别的大半个生命。

“烤鱼很好吃。”王杰希满意地放下签子,“这些鱼应该算是你们蓄养的吧,放渔牧?”

“队长……”这不是重点吧。刘小别有时候也会对王杰希的问题感到无奈。

王杰希不在意地蹲在河边洗手,他属于自带皂角的男人。他用干净的掌拍了拍刘小别的肩膀说:“卢瀚文的事情我帮你查,如果实在担心的话不如跟我下山。”

“不了。”刘小别摇摇头,开始灭火,“山和河最近不安分,我还是守在这儿吧,瀚文的事情麻烦队长了。”

“不安分吗?”王杰希背着木箱拿着草帽,低头沉吟。

“不过感觉不像是那些低级的妖怪在捣鬼。”刘小别解释。

只希望别有什么差错,王杰希默默地想。和刘小别道别后,他一个人往山下的村庄走去。夕阳映照着他的背影,涂上一层光辉,也氤氲了一层看不见的阴影。


-TBC-



评论(8)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