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还没写完,bug待改

“所以说是在俄罗斯?为什么那么远?有什么关系?你怎么查的?”Cello瞪大眼睛,然后皱起眉头,最后拿纸巾擦了擦脸。哦,公寓沙发对面做的Viola把一口蜂蜜酒直接喷到了他的脸上。他不生气,也不平静。奇怪,反倒想去接个任务做,因为他突然觉得状态正好合适——大概是所谓的希望。

“问问问,浪费我的酒,好不容易才有喝酒的机会想好好享受一下。”相反,Viola现在超级烦,喝酒的时候她真是讨厌有人不断给她说说说。

“不,你要说清楚啊,先别喝了,也别点烟。呀,我说你别喝别倒了。”Cello把酒杯拿走之后又把酒瓶拿走,最后把女士抽的细烟也拿走了。

Viola看着Cello,眨巴了一下她的眼睛,然后毫不犹豫地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像个疯子一样砸向Cello。“这要是匕首你现在绝对死了,死了,死了!我从枪口刀子上给你弄的情报,你连口酒都不让我喝,去死去死去死。”

Cello稳稳的接住了三个抱枕后,冲到长沙发上按住癫狂状态的Viola,用手抓住她的胳膊和头发——他就知道会这样,他曾经见过跟Viola开玩笑抢一杯酒的Stray可怜的下场,酒没喝成而且还被迫跟杀红了眼的浅金色头发疯女孩过招。最后他记得是他的老师Kresten出现了,一脚踹到了Viola头上——老师就是这么霸气。

很久之后,他们都安静下来了。他们没有哭泣,还不是哭泣的时候。他们的地毯上满是烟蒂和酒渍,但是没有泪水的痕迹。

Cello点燃最后一根烟,靠近蜷缩在沙发一角的Viola,脚被毛毯里摔碎的玻璃酒杯砟划破。他帮Viola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浅金色是很好看。 Viola用纸巾帮Cello擦着脚上的血迹,用指甲抠出玻璃碎片。

她静静的看着,他一遍一遍摸着她的头发。 终于酒喝完了,她才告诉Cello自己在俄罗斯找到的东西。他们突然感到疲惫,就算消息如此振奋。 

“那么,他还活着?”

 “我确信。虽然仓库里没有人,但是却一点也不脏。”

 “这样啊。”Cello把烟掐灭,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希望在我死之前他能回来,至少见我一眼也好;如果在我死后,我一定复活。”他脸上浮现出笑容。 

“切,省省吧,别跟个发情的怨妇一样。你不会这么快死掉的,至少是Kresten教出来的学生,长点志气。” 

“真正跟老师学习的是你吧。我根本什么都不算,只是跟她有一样的感觉,尤其是预感。” 

Viola听了之后没说话,“你才是Kresten的好学生”,是这样么?是她夺走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吗,她不确定了。

“你不会死,至少在我把Stray翻出来之前。”

 “可是任务会让我死,你知道我已经失手多少次了么?”Cello不愿意让别人保护自己,尤其是她,他希望自己至少能站在保护她的立场上,她比他年龄要小,还是个女孩子,但是老师也是这样过来的吧,“自从他走了,我就变得奇怪的粗心。”

Viola听说过,以前一切细节都由Cello打理,所以他和Stray也还能次次成功,但现在不一样,Cello分心了,比以前还厉害。Viola突然觉得他们有点可悲,就好像荒漠里的爬虫一样互相可怜,她不想Cello死,也不想Stray死,不知道为什么。

然而她并不害怕Kresten死——事实上她死的时候她还庆幸自己不在。

 “那么,我带你走,去俄罗斯。”Viola神色坚定。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