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她勾起笑容,像艳红的玫瑰在盛夏绽放。“都结束了哦。”

邻居家的大姐姐叫Fiola,是五个月前搬来的,没人认识她,她似乎一直都一个人住一间那么大的房子。她似乎也没有工作,但是在万圣节那天,她却有很多糖果。一个星期前,她离开了,顺着那条大河走远。警察只在她空旷的大房子了发现了几幅好看的画,真是个奇怪的人。有一幅画是大海,她也许只是想游向大海吧。

“Fiola?”
“是的长官,死者家里没有找到任何身份证明,名字是邻居们告诉我们的。”
“哦,那就是说什么线索都没有吗?”
“不,也不算吧。我们在画室的沙发上发现了这些。”
“哦?还真是个艺术家啊,哼。安大略美术馆的入场券,还有威尔斯王妃剧院,皇后大街西区的咖啡厅消费小票?看起来是富裕的画家啊,但一点也不出名,至少我不知道她。”
“是的,她确实很富裕,我们还在厨房找到了法国的葡萄酒,很贵的那种,她还抽烟,从烟蒂来看是黑魔鬼。但也不出名,因为邻居们不知道她会绘画,呃,这门艺术。”
“哦,在城市里奢靡的消费又住在岛上啊,或许是个享受的业余画家?切,那么有关收入的来源呢?”
“查不到,是瑞士银行的账户。”
“真是烦人啊。那么有关凶器呢?”
“这个,似乎是枪杀,然后被抛尸,顺着河往海里漂。”
“枪?”
“是的,但由于……所以我们已经要求法医开始第二次检查了。”

黑夜里,有人点燃了一支香烟,在墓碑前蹲下身来。他抚上那个不久前毁于不明爆炸的白色大理石碑,把烟头按在凹下去的字上,留下一个黑印:“琴都碎了呢,不过啊,才没结束哦。冬天是一切的开始,嘉年华的乐手都等不及了。主唱也是该换人了,你说对吧,Niro。”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