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他从梦中惊醒,听到雪压断树枝的声音,出了一身冷汗。

灰色的雨,没有声音,或许整个城市都被埋葬在了海底吧,他撑着巨大的黑伞走过一条条街道。雨水敲打着整个城市,霓虹灯被一盏一盏浇灭。他看见前方孤立的白色人影,渐渐加快脚步。那是他认识的故人。雨水浸湿了白色的衬衫,包裹住上身,突兀的蝴蝶骨和锁骨显而易见,头发湿润的贴在脸和脖子上。那是Kresten,已死之人。他听见海水旋转翻滚的声音,隐晦的单音旋律,来自最深的海沟,滚烫,冰冷,衔接着地狱。城市开始坍塌,他慌张的环顾四周。快步走近,他拉住那人的手腕——他还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不能再让她死了。那人转过头来,变成了短发的男子,Cello,日思夜想的情人。他受惊吓的松开了手,害怕受到责难。城市加速毁灭。突然,瞳孔放大,子弹劈开厚重的水层,尖利的嘲笑声打开了通往死亡的铜门。血色氤氲开,在他的眼前徘徊。最后他看见Viola向他走来,路过之处皆成冰雪,然后是黑暗和寂静。

评论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