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Stray吸了一半的一支万宝路香烟被旁边削瘦的手抢了去,Cello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狠狠地捻灭在了白色的墙上,火星挣扎了一下,失去了亮度和温度。“你该戒烟了”Cello有些疲惫,“以后你或许会和老师一起出任务,她讨厌别人在工作的时候点烟。”Stray没有说话,他从Cello嘴里听到Kresten的名字后竟然颤抖了一下,那条脱臼的胳膊似乎提醒着他那个最可怕的黑影的威慑力是无法否认的,他不能在前辈面前逞强。但或许吧,他可以在情人身边说说大话。他把头窝在Cello的脖颈里,呼吸着他肩头熟悉的气味,夏季汗液的粘度和淡淡的烟草气混合在一起,让人莫名的心安。Stray突然觉得只要他还在自己身边这样粗暴的掐灭万宝路的烟头,又有什么事情值得他去瞎操心呢。管他什么黑影和脱臼的胳膊!他毫不在意的含糊着:“你别瞎担心,Kresten她也只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踹了一脚——Cello不像从前那么安静了,很急躁。“Stray你听着,千万别小看老师,老师她,老师她……”Stray很少见到Cello这么认真的表情,他明显担心要和Kresten合作Stray,他怕他死,他怕老师毫不犹豫的在危险的时候放弃Stray,毕竟老师她——太冷静了。他最了解老师了,他依赖老师,他甚至还真的很喜欢Kresten,他喜欢,虽然和对Stray的感觉不一样,但那就是喜欢。他好奇,好奇老师Kresten的过去,好奇心让他去问Mist,但是人如其名,得到的答案犹如迷雾。


爆炸声接二连三,瞬时的亮光比Cello见到的所有烟花都好看,绚烂。看到比自己高半头的那张脸——颧骨,鼻梁和嘴角的弧度,眼底里最深的笑意。“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Cello”Stray用手揉了揉胳膊里环着的人,扯了扯沾上血的衣服,“本来还想带你去海……”Stray坚持不下去了,他有点后悔当时义无反顾的和Kresten,而不是别人一起,世界上只有Viola能跟上那个黑影的步伐吧,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呢?Stray想起事情败露的那天晚上,他看到Viola隐忍的表情,还有扶着她肩膀的伤员Kresten,那个时候Kresten白色的背心上鲜红的血迹好像是一朵玫瑰,还在绽放。是哦,配上她的身材,他想,Mist前辈还真是幸福。那时候他坏坏的低头对窘迫慌张的Cello说:“嘿,你的老师和你一样有吸引力哦。”Stray想到这儿笑了一声,他听见Cello绝望的嘶喊,但是他真的没力气再去揉一揉他的头发了。Stray听到了狙击枪绝妙的歌唱,那是来自地狱的灵歌,鬼知道他是怎么分辨出来的。别瞎想了,他对自己说,Kresten在自己的路上只身一人走的那么快,那么绝美,她看不到你们的,Stray你真窝囊啊,死了还要连累小Cello,别做梦了,Kresten不会来拯救你们的,她可是很——冷静的。

突然,他听见Cello,惊喜的叫喊——老师!哦,天哪,快死了为什么还有这种幻觉,然后,真的很痛,他就再也没有了意识。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