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 ∞.


牧师站在黑色的墓碑前,悠悠的向前来送葬的人们吟颂着上帝的祷祝词:

“静静流逝的一切,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没有终结。

关于罪恶,感谢上帝,他自己来到这个因人类的罪恶而支离破碎的世界。他作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体察人的罪恶和痛苦,最后为人而死。上帝死了,却承诺了他的复活,他又会降临,来拯救我们。

或许死亡后方得永生。人的“死亡”是“分离”,最终的死亡却使我们的灵魂永远与上帝分离。

尘归尘土归土。安息吧,我们的爱人Niro,你的灵魂将会延续。上帝眷顾,赋予你的诞生与你的生命的一切去传递希望的诗,你的善意曾是我们的希望,你必被上帝选中。崭新的爱语,我们祝福你,感谢你给予的幸福日子。在此与你道别,愿你的灵魂永存。”

站在松树后的少女,静静地听完这庄重的宣言,撑起她手中的那柄巨大的黑伞,走向远方。她笑着说:“上帝确实死了,佛也死了,没有任何灵魂可以被抚慰,被拯救了。愿你安息。”海风吹着她黑色的礼服,夕阳从光洁的伞面滑落,犹如前日连绵的阴雨。

爆炸声在牧师话音方落时响起,热浪卷起了女士黑色的面纱,男士黑色的礼帽,还有牧师手中滑落的那本黑色的圣经。白色的玫瑰花花瓣像是天使堕落,翅膀路过人间时的模样,恍惚中被来自地狱的烈火吞噬。病态,绝望而又肆无忌惮,那是人类创造的罪恶。这罪恶让一切天使背叛了神。神说要有光时,天使热切的笑容带来了黑暗中最绚丽的烟花,他们一同唱到——愿主安息,阿门。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