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百日喻王-第69天】明明不能安静相处


(标题是结局)

 

 

 



明明不能安静相处


 


论坛水区有一个帖子被黄少天翻到了。

[谁说宿敌不能安静地相处?=3=]

吓得他把可乐呛到嗓子里。

“怎么了少天?”喻文州从笔记中抬头。

“自己来看咯,似乎是CP粉做的视频。”他把队长招过来。

论坛有规章制度,就算是水区爆料猜测各种八卦,也不能随便给职业选手拉郎。所以这里除了盖真爱楼,玩家内部解决各种奇葩问题之外(比如应付相亲,树洞烦恼之类的啊),也没什么特殊的东西。

今天这个帖子才发上来,大概是打了个擦边球,还没有被管理员删掉。

至于CP粉,往常见过的都是队内消化版本,很少有拉郎蓝雨和微草的,所以就算是黄少天有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一个操作几个胜利的大心脏,也没忍住澎湃的内心。

他拉着喻文州的袖子:“你和老王的事情是不是被发现了?”

不可能啊。喻文州摇头,点了点鼠标把帖子打开。

 

RT

再过几天就是世邀赛了,所以我和死党决定,跟风回顾一波一赛季到十赛季的所有视频!

P.S.楼主喻苏,死党眼厨。

 

是有这么个事情。世邀赛的新闻一出,荣耀玩家都热血沸腾。有创意的人在论坛的技术分区里置顶了一个倡议,让大家都回顾一下联盟职业赛的视频,写一些战术感想发给管理员,再由管理员整理给联盟。虽然很多玩家都是极其业余,打本基本划水,竞技场被碾压,但是大家都希望尽自己所能,想为国家队做点什么。

当时叶修虽然私下里说“这些孩子看热闹不嫌事大”,但是管理员送达的每一份心得都会熬夜看完,竟然真有些许收获,于是在网上发博称赞:“劳动人民的智慧还是要取其精华”。

被教科书表扬后的粉丝更是热情高涨,参与活动的玩家络绎不绝。

 

因为一个是眼厨,一个是喻苏,所以在回顾的时候就很关注自己的偶像。

结果,,,我们居然没有因为庙药之争而大打出手,反而发现,喻队和王队其实关系。。。

————意外地挺好!!!???

然后已经准备好干一架的我俩尴尬对视了一下,电光火石之间就决定把“证据”剪辑出来,也算是促进国家队内部和谐~

(求管理员不删啊,毕竟要一致对外=5=

 

黄少天眨巴了眨巴眼睛,按住喻文州要点开视频的手:“先等等,你们公共场合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少天……”

“也是哦,我太紧张了,要是被抓到了早就完蛋了,还用等到今天。”黄少天撇了撇嘴,又想起来自己的两个最好的朋友瞒了自己三年之久的事情。要不是第六赛季他们拿了冠军,王杰希愿赌服输,他估计现在还被这两个心脏蒙在鼓里。

黄少天当时不怀好意却十分好奇地问王杰希:“什么赌约?你们两个赌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啊哈,是不是打算把下个赛季的冠军也让给我们蓝雨啊!”

“我和喻文州打赌,这个赛季谁输了,谁就要做一件事情。”王杰希似乎刀了喻文州一眼,黄少天则一脸兴奋,似乎在想是不是要老对手蹲下唱征服。而被集火的对象却若无其事地避开黄王二人的目光,自顾自欣赏着冠军戒指。

“什么事,你倒是快说啊!哎老王你不要调我的胃口啊,我们今天是冠军哦,愿赌服输哦~”

此时的黄少天,沉浸在第一冠的喜悦之中,没有注意到王杰希变化的神色——生气、纠结、懊悔,到最后的自暴自弃……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还怕他不成!心脏啊心脏,你等着。

王杰希在两秒钟内做完心里建设后,拍了拍还处于亢奋状态的剑圣。

他说:“我们赌的是,输的人要向你坦白,不,是说明一件事。你听好。”

“什么什么什么,老王你终于要承认自己比较菜鸡吗!你等一下啊,我准备好手机录下来!”说着,热心观众黄少天从口袋里摸出跟了他四年的破烂手机。

镜头里的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我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

这不是真的,你说什么,风太大没听清。

王杰希淡定的看着镜头点头:“嗯,我和他在一起了,谈恋爱那种。”转而目光瞥向黄少天身后的当事人,“是吧,文州。”

“嗯。”喻文州走进镜头,笑了笑。

……

……

……

骗人的吧。

至于为什么他们的赌约这样奇葩,大概从第六赛季黄少天不间断的日夜骚扰就能窥得一二。

“你们两个当时那么不厚道,我当时心中充满了怒火,可不要找个出气筒。”后来黄少天解释,“况且你们瞒了我三年,我就让老王管了我一个夏休期的伙食住宿和景点门票,有这么优惠的折扣吗?有吗有吗?”

那个夏休期我本来打算和杰希一起去意大利玩的。喻文州委屈地想。

“算了,不提这个,先看视频。”黄少天说着就伸手去点开链接,却又被喻文州制止了。

“嗯?”他愣了一下,随即大笑,“哈哈哈哈,队长你不会是害羞了吧!哎呦呦,就你们两个那点事情,我什么不知道啊,况且都是没什么亲密镜头的空开场合,你们两个狗粮给我塞了这么多年,难道本少现在还怕这个?”

喻文州扬眉:“所以说少天你现在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这是两个人的浪漫——链接发我,我去杰希屋里和他看。”

黄少天一脸便秘,看着喻文州抱着平板走进对面宿舍、关门,终于忍不住气沉丹田:“一对白眼狼!”

隔壁楚云秀啧啧两声:“这嗓门估计一楼技术部都能听见。”

隔壁苏沐橙探出半个脑袋:“破音啦,黄少。”

王杰希把电脑上的电影暂停:“他又怎么了?”

“日常嫉妒我们。”喻文州笑得比往常还要高兴,把王杰希拉到桌边,一起看黄少天发来的视频链接。

 

[第三赛季]

 

“这时候你们还没有出道吧,蓝雨是方世镜掌舵。”王杰希开了一罐可乐,指着屏幕上的渐渐变暗的字迹。

喻文州点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粉丝会抓到第三赛季两个人的相处画面。“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在一起了。”

“先看吧。”

 

18岁的少年王杰希还是一脸青涩,对战百花的比赛后带着队员走向观众席鞠躬致谢,镜头扫过坐席,第一排的喻文州正襟危坐地鼓掌——那时候他也少年模样,中分的发型初见端倪。

 

“那次你还问我攻破百花的战术来着。”王杰希回忆。

第二赛季嘉世vs百花,三个少年初相遇,定下“下赛季场上见”的约定。从那时起,王杰希和喻文州就没有断过联系,甚至私下里见过几次面,从讨论战术发展到谈谈恋爱,不可谓神速。虽说他们没有一见钟情的浪漫,但是,当观众席上双手相握的那一刻,他们就从坚定的目光明白:这个人,可以信赖。

“毕竟快要出道,要向最佳新人取经嘛。”喻文州又靠近了王杰希一些,就像他们那年从场馆里出来,并肩走在北京的冬夜里一样。

 

[第四赛季]

蓝雨vs微草赛后采访,记着提问王杰希:“初次接触剑与诅咒,对于黄少天的话量和喻文州的手速,王队有什么想说的?”

“黄少天的话多可以算是干扰,而喻文州……”王杰希停顿了一下,“我希望大家多关注他的战术安排,作为队长,喻文州不可小觑。”

 

“你真是一脸认真地为我辩护?”喻文州第一次看这段采访。

“我实话实说。”王杰希道,“这些记者完全被你天真无邪的表象蒙骗了,我当然要给他们提个醒。”

确实,联盟里有很多排名和称号,比如说“四大心脏”,“五圣”之类的。而在联盟的记者群体中有一个默认的排名——最不想采访的五个人:周泽楷、韩文清、黄少天、叶修和喻文州。其他四个倒好理解,要么话太多,要么沉默不语,要么气场太强,要么根本找不到人。而喻文州这个最终大boss,则是因为你永远从他的发言里抠不出什么噱头,和官方声明一样滴水不漏。

但王杰希知道啊,蓝雨队长人前偶尔装装大尾巴狼,人后就难说了。他瞥了笑眯眯的喻文州一眼,再次认同网上广为流传的一句话,“眯眯眼都是怪物”。

 

[第五赛季]

微草夺冠,带上戒指的王杰希站在领奖台上,捧着一束用绿色纸抱着的白色香豌豆花,灯光和彩带筒的亮片交相辉映出胜利的光荣。

 

“这个赛季怎么没有我?”喻文州正纳闷,就看见镜头一转,到了蓝雨的夏休期专访。

 

“无论如何曾经如何,蓝雨的每个队员都在为下个赛季的冠军努力。”喻文州坐在蓝雨训练室,背景是他的桌子,有着剑与诅咒样式的队徽旁放着一个长长的玻璃瓶,里面插着白色的香豌豆花。

 

“哈,这种细节都能被他们找到。”

王杰希想起来,第一次登上冠军领奖台的时候,所有人的花束都是橘色百合,只有自己的白色花束叫不出来名字,方士谦还嘲笑他来着。王杰希抢了一支副队怀里的花,搭配着白色,还挺好看。

后来庆祝仪式结束,他一个人开车回家,不出意外接到喻文州的恭喜电话。

入夜后,僻静街道的静谧让他恍惚间听到电话那头有空调的换气声。

“花收到了吗?”他的恋人在炎热的南方问。

“你送的啊。”王杰希看见玻璃反光里的自己,似乎从没笑得这么开心过。

“前段时间在阳台种的,开的刚好,就剪了给你送去了。”喻文州声音一如既往,“恭喜啊,冠军。”

 

“你今年种了什么?”后来每次王杰希都会问。

“还是香豌豆,白色。”喻文州每次都这么回答。

王杰希很喜欢这种花,也很喜欢这句话。

 

[第六赛季]

颁奖台上下来后,摄像机给了每个冠军队队员一个特写镜头,而蓝雨的正副队正勾肩搭背地走向在亚军席位后鼓掌的王杰希,喻文州甚至向宿敌队长招了招手。那时候的摄像机已经很高清了,正好抓拍到两个人相视一笑的表情。

 

“哈,这不就是黄少天知道真相的那次。”

“你看少天当时笑得多夸张。”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喻心脏。”

喻文州听了这称呼竟有些脸红,虽然说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但是他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想突然亲自己的爱人,比如这个时候。

 

[第七赛季]

这是一次友谊赛,没有太多的规则,所以握手的时候黄少天一个百米冲刺跑到王杰希面前,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但肯定又是一阵恶友之间的冷嘲热讽。王杰希一脸冷漠地把话痨交给剩下的队员,自个儿挨着蓝雨一字握手。

喻文州似乎来晚了,排最后一个,很是抱歉的笑了笑。宿敌队长握了握手,又聊了几句,和黄少天比起来,气氛轻松了很多。

“好点没?”微草队长说的这三个字被距离较近的话筒收音。

 

“那次是感冒了。”喻文州回忆。

“嗯,我记得你状态不好。团队赛的那个混乱之雨没和宋晓配合上。”王杰希托着下巴,俨然进入了战术分析状态。

其实他们这些职业选手也不是铁做的,超负荷运转总会带来一些小感冒小发烧的。王杰希自己就有过敏性鼻炎,尤其还是在北京,一到冬天毫无疑问就会中招。所以自从冬天去蓝雨主场地比赛后,他就发现似乎南方的冬天对他的鼻子比较友善。

“那假期那几天就来这边住好了,躲开雾霾。”喻文州拢了拢被子,刮了一下王杰希酸酸的鼻子。

王杰希哆嗦了一下。他倒是不怕冷,但是喻文州一直挺贪恋北方的集中供暖。所以春节假期到底去哪里消磨,还是再好好斟酌一下吧。

 

[第八赛季]

全明星,新秀挑战赛。主持人把高英杰请上台的时候,一个坐在靠近职业选手席位的观众拿着相机拍摄微草的几排。不知道是不是主办方别有用心,绿色队服后面恰好就是已成宿敌的蓝雨。

镜头有些摇晃,但是还是能看到画面边缘的喻文州低头在笔记本上认真写着什么,然后他把那页撕下来对折,交给了前排的袁柏清,袁柏清传给了前排的刘小别,刘小别给了旁边的邓复升,邓复升递给已经被主持人点名起立的王杰希。

 

写着……王杰希闭上眼睛想了想——加油。

原来和喻文州提到过自己想做的事情,某次吃饭的时候他开玩笑的说“要让英杰这孩子自信一点,怎么办呢,干脆我输他一次好了”。

只是等到自己真的能为了战队的未来做到这一步,那个人还记得很久之前的随口一提。

那张纸条他一直夹在笔记本里。

后来喻文州发现了这张独家珍藏,悄咪咪在后面补画了一条蓝色的小鱼,被王杰希抓了现行。

“破坏艺术品。”

“哈,王队不是一直嫌弃我字幼稚吗?”喻文州又自作主张,在王杰希眼皮底下画了一只小猫,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

“是啊,你的字就是很幼稚。”王杰希把那页纸夺回,仔细端详着不自觉笑了出来,“不过画的还挺好。”

 

[第九赛季]

微草夺冠五周年的小专栏,对王杰希的采访照片上,他的训练桌旁除了王不留行的模型,还有一个坐在仙人掌盆里的微缩版索克萨尔。

“其实无论夺冠几年,我们的目标永远不变。”王杰希在采访中这样说,“微草的每个队员都在为下个赛季的冠军努力。”

 

[第十赛季]

国家队集合,王杰希和喻文州一起在首都国际机场接机其他队员。两个人穿着白色圆领T-shirt,带着墨镜,一左一右帮黄少天拎包。

 

“我用你的心脏发誓,这肯定是我最想删掉的一段录像。”王杰希气得笑了出来,“你看他跟个黑道小少爷一样,蹦蹦跳跳。”

“还好不是韩队。”喻文州调侃,“要不然我们真成保镖了。”

 

视频的最后,制作者写了这么一句话:

以前以为他们是彻底的对手,现在想想,他们有一样的梦想,一样的努力前行。

 

王杰希笑了笑,开了一罐可乐递到喻文州手里。

“Cheers~”

“Cheers~”

 





 

 

P.S.不过我庙压你药

P.P.S.你做梦,我药压你庙

 

说着就和基友打了起来

 


—End—




[Free Talk]

第二次参加百日,超级开心~~~

好几次都对自己说,啊呀,不要写原著向啦,但是还是不经意就(扶额)。

大概是因为他俩作为职业选手的魅力真的超级赞?

可是好像写别的什么paro啊,想写凶残一点的(什么鬼),然而我是个坑货,于是还是小短篇吧

(噗,伟大航线开始之前就把桅杆给砍了,果然是丧丧的我)

好吧,私心的freetalk骗长度就适可而止了。

希望大家看文开心~


评论(11)
热度(149)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