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深夜在行动(砂锅粥)

这是一个很想尝试的东西,希望能坚持下去。

日常瞎写系列,坑,慎入。






MEAL 1 砂锅粥

 

[第一餐]

 

 

 

嘀嘀嘀嘀

 

夜雨声烦:和老王搭班能吃什么,食堂呗。

海无量:我和喻队吃的砂锅粥哦~羡慕不羡慕!

夜雨声烦:方锐你活腻了吧,放毒是不是!

 

方锐乐呵呵的,已经准备好了报社美图,就等着黄少天的文字攻击。但是,剑圣大大却一直没有回复,连头像都变灰了。

大概是有什么紧急任务吧,方锐靠在栏杆上,看着平静的夜景无所事事。

这就有点无聊了。他默默咋舌,望向不远处高高树立的联盟塔楼,灯火通明。

各路妖魔鬼怪出没的今天,作为联盟的夜班党,工作向来比白天多。毕竟在故事书里,夜晚才是魑魅魍魉现身的好时机。

但是,也不是所有执勤的夜里都能接到任务,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像巡逻警察一样,开着电动环保车,在自己负责的区域巡视。于是乎,“吃”就成了打发这种无聊时刻的最好方式。

因为这个“吃”的传统,联盟里甚至还有一个排行。

调查员里,喻文州是最好的搭档选择。而行动组里,跟周泽楷搭伙乃是最佳。前者品味极佳,熟知各路美食,谓之“大饱口福”。后者有特殊的拍照技巧,猪肉大葱馅的包子都能拍出深夜报社的美感,谓之“大饱眼福”。

而与此同时,还有最差搭档。调查员中“臭名昭著”的张新杰和行动组中坚定地食堂党“王杰希”。

所以和喻文州混习惯的黄少天遇到了这个月的搭档王杰希时,毫不犹豫地出了半个月的工资,贿赂方锐和他换搭档。 

方锐拒绝地很坚决:“不可能,以往贿赂你交换一天都没得,现在狮子大开口要整个月都换?”

“哈哈哈哈,就是啊!黄少天你这叫报应!”同为吃货的张佳乐正嘲笑,就抽到了张新杰。

……

“报应。”王杰希呵呵。

“为你默哀。”喻文州摇头。

 


到这儿,你以为这是一个美食故事?或者办公室日常?

那就有些天真了。

毕竟这是一个充满了奇葩小怪兽的世界观设定。毕竟,百年在线的黄少天,头像突然灰了。

喻文州开着小电瓶车慢悠悠地停在桥头,对沉思中的方锐喊了两声。刚一起享受完夜宵的搭档匆匆跑了过来:“喻队,有情况。”

“黄少天突然掉线,而且没有任何回应。”方锐说着翻了翻通讯录,“王队也是,我刚刚用专有频道呼叫也没有回应。”

联盟的内部频道是很厉害的,用的是类似于鬼怪的力量保持联络畅通。所以,就算是没有信号,王杰希也应该能收到方锐的联络。

“也许是遇到了某种妖怪?”喻文州撑着下巴思索,“我问问塔楼。”

他刚拿出通话器,手上的对讲机突然震动起来。方锐也凑了过来,号码显示是通讯中心。

“这里蓝雨调查员喻文州,与执行官方锐出勤。通讯中心请讲。”

“这里通讯中心,指挥员叶修。”叶修的语气有些急促,“请两位立刻支援王杰希和黄少天,位置已发送。”

两个人对视一眼,心中不禁有些颤抖。他们不常遇到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任何时候都为此刻准备。喻文州打开电动车的战斗模式,四个轮子从老年代步车状态变成警匪片中的速度与激情。

“喻队……下次你飙车前,先让我系上安全带!”方锐回忆起仪表盘上颤动的指针,扶着墙喘气,心有余悸。

他们在讯号消失的地方停下,这里是一座废弃的水族馆,看起来就是很容易发生故事的地方。但是这和他们平时执行任务的情况有点不太一样,毕竟一般都是劝架,找小猫妖,帮老树精奶奶买肥料之类的。

并不是所有鬼怪都会搞事情的。

方锐叉腰道:“真是百年难遇。”

“可不是吗,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喻文州联络叶修后得到消息,“这里原来是一个水族馆,十七年前被废弃后,由一个鲛人和他妻子向联盟提出租借请求。七年前,调查员按照惯例来调查的时候……”

方锐一边收拾工具,一边眨眨眼睛问:“怎么样?他们已经生了一堆小鱼仔了?”

喻文州把小平板上的资料拿给搭伙的执行官:“调查员在一件展览室里,看见一只小鲛人的骨架和一整条男性鲛人的尾部鳞片。”

方锐把自己的手套带好,瞅了一眼图片全身起鸡皮疙瘩。鲛人惨白的尸骨被泡在绿色的罐子中,深蓝色的鳞片密密麻麻地粘在一个铁丝架上。

“这也太夸张了吧。”他打了个寒战,“什么鬼能让王杰希和黄少天两个执行官都迷在这里面……”他偷偷瞄了一眼检查装备的喻文州。一般而言,调查员都不是很能打,能站在一线执勤的也最多起控场作用。

喻文州当然听出这层意思,不怒反笑:“说不定就是因为这种缺少调查员的二人组合,才让他们中了招。”他拍了拍手,锁上小电瓶车,把通讯用的耳机交给方锐,“叶神让我们小心,毕竟这里能屏蔽我们的远程信号。”

方锐乐呵呵一笑:“喻队多体谅哈~”

他们一前一后走进水族馆的通道,刚进门转到正路,是一个干涸的鱼缸,挂着的介绍牌是“锦鲤喂食”。手里捏着气流的方锐又偷偷看了喻文州,然而术士大大一脸正经,嘴里不知道搓了一个什么咒,让他们周围半米充满微弱的光。

冯主席在上,今天和锦鲤一起出门,千万别遇到什么邪门的事情啊。

他正心里默念,就听见“吧嗒”的滴水声,毛骨悚然。

方锐哆嗦了一下,靠近喻文州,压低声音问:“什么玩意在砸吧嘴?”

“尼斯湖水怪?”喻文州跟着方锐的梗开玩笑,但是对于气氛毫无缓解的作用,周围阴森森的冷。他们背靠着背,伸手拨开下一个展览厅的帘子。

这里原本是水母展厅,和第一间房子的荒芜干涸不同,这里还亮着灯,电力系统发出“嗡嗡”声,紫色的灯光之下,水罐子里冒出气泡,却没有一只水母游动。走向展厅里面,他们看见一个被打碎的罐子,就是那里发出滴水声。

被毁坏的玻璃切口很平滑,让刚进来的两个人十分在意。

喻文州把背后交给方锐,自己蹲下检查现场的痕迹:“是冰雨的杰作,他们在这里遇到了打斗,然后进入了下一个展厅。”他沿着地板上的水渍看去,“还有血迹,有人受伤了。”

“王队没有出手?”方锐看见喻文州脸上担忧的表情。

“他……”喻文州皱眉,“最近王队的力量很弱。”

—tbc—





边看直播边写东西,真的好爽。(效率min=_=)






评论(5)
热度(85)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