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结婚大作战(下)

拖了很长时间的这一篇,感觉再不写我就直接坑了。






05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周天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打消了会发洪水、会地震、会内涝,甚至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念头。因为喻文州终究还是要来的。

门铃响的时候,王杰希第一次这么积极地去开门,妹妹手里拿着往常用来决定谁去开门的骰子寂寞地滚回了抽屉。

王妈妈站起身来,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冠:“我说什么来着,你哥就是嘴硬,实际上对这事还挺上心的。”

妹妹一脸认真地憋笑,回身暗搓搓给黄少天发了一条消息。

王杰希哪能不上心啊,昨天整整一天都泡自己的私宅里和叶修、喻文州研究战术,充分考虑了一种8种状况,32种问题,并且编造了他们的爱情故事。

“一切按照剧本来。”王杰希郑重伸出右手。

“别忘了昨天答应我的事情。”喻文州笑眯眯伸出右手,整顿整顿神情,走进了王家客厅。

他可是没松手,拉着王杰希一起进屋的。

不对啊,王杰希暗中掐了一把喻文州刚痊愈的左胳膊,你的套路呢?

喻文州吃痛,也得忍着,演员的自我修养他没读过,但是心脏的点头微笑一点没忘:“阿姨好,妹妹好。”

“你好你好,我们家王杰希多承蒙你的照顾了。”王妈妈很是客气,“和我们家这孩子处了不短了吧,都怪他,这么好的男朋友都不和我说。”

“就是,文州哥哥里面请,我们坐下聊。”这一大一小把红脸唱得一应一和,王杰希不用抹粉上妆就已经气得脸色煞白。

喻文州自然是感觉到身边人的低气压,握着的手轻轻回捏,趁人都回身的时候,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别担心,有我帮你。”

王杰希已经心如止水了,他谁也不指望了,只想当一条咸鱼,静静地等待这要命的天劫来给他扒一层皮。

事实上,喻文州真的勤劳能干会说话,而且表情时刻保持眼中带笑,笑不露齿。王妈妈对这个小年轻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恨不得把王杰希扔了,把喻文州当亲儿子养。

这出闹剧的始作俑者幸灾乐祸,吃着喻文州炸的鸡翅,一爪子油蹭到王杰希袖子上说:“我就说你是捡来的吧,你看咱妈多嫌弃你。”

王杰希默然的吃着里筷子最近的凉拌苦瓜,一言不发的看着喻文州即兴表演。早知道他这么擅长自圆其说,自己昨天干嘛劳神给他编台词——其实他是知道的,喻文州一向会哄人。

就像他们曾经在一起时,喻文州总会在早晨起床时轻轻抱着他,笑着和他说话,甜言蜜语也好,黄段子也罢,有时候只是一些无聊的流水账,他都满足的听着,偶尔回两句,打发小半个上午的懒惰。

现在喻文州的种种表现他应该很满意,演得这么投入,也算得上够哥们义气。但是他心里就是不舒服,喻文州那副乐在其中的样子,让他偏生出一股莫名的不安与烦躁。

“啪”王杰希撂了筷子,吓得所有人都抬头。

“妈。”王杰希一直闷声不语,突然开口,声音有点哑,“文州晚上还要开会,我送他先走吧。”末了他还偏头看向喻文州,“是吧……文州。”

喻文州愣了一下,顺手放下筷子,点头:“杰希不说我就忘了,早上主席突然通知的,时间也差不多了——真不好意思,阿姨,今天不能再陪您了。”

聊得开心归开心,工作总不能耽误了,王妈妈也是事业型人才,心领神会,很是理解。“东西还没吃多少,你先换鞋,我去给你装点菜带回家当夜宵。”

喻文州谢过后跟着王杰希走到玄关,这家的主人显然已经穿好了衣服,巴不得早些送客的冷漠样子。王杰希平日里没有多余的表情,但这不代表他总是臭着一张脸。今天这么突然,喻文州来不及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乖乖听话。

“那么我走了,阿姨再见,妹妹再见。”他很客气地道别。

王妈妈的笑容和刚见到喻文州一样,笑着说:“叫阿姨多生分啊,叫妈就好了。”

喻文州没发现自己竟然脸红了,慌了神脱口而出一声“妈”,却被王杰希拉着腕子拽出了家门。

 


“怕是要出事。”

“你刚刚和我说是好消息,怎么现在又出事?”

“我哥翻脸了。”

黄少天看着一条一条的消息叙述着事情的经过,开始替喻文州担忧。他其实早早就想要把自己和王家小妹的计划抖落给队长了,一直忍到现在也没敢明说,只承认头一次相亲是自己特异安排的。现在他有点后悔,是不是应该和喻文州商量商量,毕竟王杰希的妹妹不是最了解喻王二人曾经的感情,掌握不了分寸,操作过头就物极必反。

“我现在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王妹妹感叹。

“要骂自己对着墙慢慢骂,别连带上我。”黄少天说,“这次把文州弄到你家,可是你一个人的主意,都不带给我通风报信的。”

“我这不是想一鼓作气吗。”

“你一鼓作气了,现在好了,气球吹爆了吧。”黄少天恨铁不成钢。

“这不是还不知道结果呢吗?”王妹妹哼着声。

“你哥都翻脸了,能有什么结果?”黄少天打了个哆嗦,“王杰希这个人呀,真和你生起气来那可是很吓人的。”

他们都知道,王杰希平常最多严肃一点,和熟悉的人也开得起玩笑。但是如果真的一脚才到雷区了,后果不堪设想。喻文州现在就在接受这个不堪设想的后果,而他们两个主谋——鞭长莫及,爱莫能助,只求天皇老子包保佑喻文州能平安渡劫。

 


王杰希家的公寓电梯直通地下车库,两个人都一言不发的从十七楼下到地下二层。直到走到喻文州的车子那里,王杰希才瞥了他一眼:“钥匙呢。”

“口袋。”喻文州说,但他完全没有拿钥匙的动作,只是盯着王杰希的那双眼睛。

王杰希见他杵在原地,心里一阵莫名的焦躁,伸手就去掏那人的风衣口袋,里面只有一包餐巾纸和一串钥匙。

喻文州抓过王杰希的手:“裤子口袋。”

王杰希打掉那只就算残但也价值千金的手:“你别在这儿耍流氓。”他站定,接着一本正经,“喻文州,我想过了。我们不应该这样不明不白的,早晚会出事。”

“什么意思?”

“这次让你来我家是我不对。”王杰希解释,“我们早就分手了,还让你做这么糟糕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抱歉。”

喻文州手心出汗,这汗水粘在了王杰希的手背上:“所以你期待着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吗?”

王杰希被抓着有点疼,却摆脱不开。喻文州这双手力气很大,他以前是深有体会的。这双手抱住过他,握住过他,抚摸过他;他们一起打游戏,一起试着做饭,帮对方做手操,与恋人做爱。

不知道过了多久,喻文州终于松开他,目光却还死死黏在他身上。两个人情绪都有些毛躁,瞪着彼此不甘示弱。

缩在不远处一辆车后的小妹有些害怕,她以前就很怕王杰希生气,但是从没见过喻文州生气。今天才发现,这两个而平日里好脾气的人吵架真的很让人绝望。黄少天以前说过,他们太过于了解彼此,甚至会知道对方在吵架的时候下一句会说什么,所以相处的时候从没有真的发过脾气,最多就是拌嘴,还总被旁人当成调情。

“回家吧,你帮不了什么。”黄少天给他发消息,“文州都生气了,看来他俩真的太久没见面,太多的东西需要消化。”

王杰希的妹妹第一次这么听话,红着眼睛,悄悄跑回了家。

 



 

06

黄少天着急。

他知道喻文州还是喜欢王杰希的,要不然不会留着那条项链。王杰希这家伙他也了解,嘴唇薄,性子冷,毒舌不饶人,还有点倔,但是人却重感情,要不然喻文州当初为什么和他勾搭上了。

说到底,还是两个人死磕久了,磕出感情来了。

“那让他们再磕一磕?”郑轩打了个呵欠,他本来舒舒服服地在家里看电视,把晚上被黄少天拉出来听故事听了这么久,真是累的想要倒头就睡。

“阿轩你端正态度好不好,现在是关键时刻。”

就在这关键时刻,黄少天电话响个不停。一看,赫然是王杰希的妹妹。

“我哥要出国了,微草指派去美国学习。”

“这是要完的套路啊。”郑轩默哀。

 


北京的冬天黄少天不是第一次体会了,但以往都是打一场比赛就回广州,顶多抱怨抱怨雾霾严重。但这次,在喻文州租的公寓里住久了,反倒对暖气有些恋恋不舍。

他穿着短袖满头大汗,远程指挥蓝雨的新人训练,顺手还要在公会里抢抢野图boss,忙的不亦乐乎。

喻文州下班回家,发现屋子里依然到处是黄少天的东西:“明天就要回去了,东西还没收拾啊?”

“回去就是被逼迫相亲,谁想回去啊……”他摘了耳机,转头接过喻文州递来的热茶。

喻文州一脸“你也有今天”的表情,坐在他旁边看了看最近蓝雨队员的训练数据,随口分析了两句,却发现黄少天罕见的没有话痨。他询问的眨了眨眼睛。

“啊,没什么,看见你项链了。”黄少天伸手把链子拽出来,玩着坠在末端的一枚戒指,“这个是老王那只,你的呢?”

当初这一对戒指是喻文州一眼看上的。

“在抽屉里。”喻文州拿过戒指,戴在中指上,卡在了第二关节,“他手指比我细,我戴不上他的。”

“明明那么喜欢,你当初干嘛要提分手啊?”黄少天撑着下巴,他一直没细问这件事,害怕喻文州心里不好受。

“谁知道呢,当时压力太大,我最先撑不下来,也觉得再拖下去没什么意思,所以我就提了。”喻文州垂着头,“我以为现在我们能熬住了,他就能放下心理负担了。”

“哈?”黄少天听着匪夷所思,“就是说你以前是个胆小鬼,他现在是个胆小鬼?你们什么跟什么啊,不理解不理解。”

喻文州耸肩,他也不理解,但是一切都发生了。

“话说队长啊,老王出差也有一段时间了,你就再没动静了?”黄少天退了游戏,端着茶杯做到餐桌上,俨然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架势。

“行了你就饶了我吧,上次从他家出来以后我就元气大伤。”

“对付胆小鬼的最好方式就是步步紧逼,你看大部分鬼片都是快节奏。”

喻文州突然警觉:“你和他妹妹是不是有憋坏主意呢?”

“嘿嘿,没有。”黄少天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小虎牙。

他们最后一次在王杰希家吃饭就不欢而散,甚至比以前任何一次吵架更凶,喻文州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转机,因为他深知,这一份感情当中,两个人都是不认输的主。

黄少天任凭喻文州摇头后回到卧室,门“咔哒”关上以后,他发了一段音频到聊天界面。

——我再喜欢他有什么用,你别再琢磨了,好好上学。

喻文州拿着手机一脸震惊地回到客厅:“这是什么!?”

“他妹的电话录音。”黄少天耸肩。

 


自从到瑞士学习,王杰希就没少接过跨洋电话,其中最多的当属叶修的骚扰电话。每次都会拐弯抹角地套话,聊着聊着就从老孙家的那盆兰花扯到微草的新角色性能数据如何改动。后来黄少天估计也学会这招了,隔天就来一次,都不心疼话费的。

“俱乐部给报销呢,我这是工作,是日课。”黄少天说完以后,王杰希就把他直接拉到黑名单了。

除此之外,电话也没什么作用,也就是偶尔给家人报个平安,或者镇压一下自家每天都想搞事情的妹妹。

而今天,本来阳光明媚的,他本来打算参加完会议就出门转上一圈。没想到一个电话呼来就把他的好心情一扫而光。

“哥,喻文州他好像交了个女朋友诶。”

我也信,胡说。

“少天哥说他家人逼他找对象,你要不要打电话问一下。”

黄少天,怎么哪儿都有你。

“据说他和他女朋友都是被催婚,万一两个人假结婚呢?”

没必要,他多心脏啊,肯定有主意渡劫。

虽然心理这么想,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别扭。拉拉扯扯这么久,喻文州竟然也会把结婚两个字提上日程,这让他觉得很不真实。

正纠结着,电话又闹起来了,王杰希正准备教育自家妹妹别多管闲事,就听见喻文州在那边低声说:“杰希,我还是觉得不能骗你,我没找女朋友,也没结婚。”

“嗯。”王杰希应着。

黄少天的声音有些凄厉:“——喻文州你怎么现在怂了!”

“但是,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也不是道为什么,大约是一时冲动,脑子发热,王杰希紧紧捏住带电话,有些着急:“喻文州,你等一下,不许动,听见没。”

“嗯。”

电话里传来快速的脚步声,王杰希推开会议室的门,刻意放大了声音:“组长,我要请假回国一趟。”

“嗯?”瑞士人有些懵,“是什么突发事件吗?”

“是的,很紧急。”王杰希咬字清楚,“我必须立刻回国结个婚。”

说完,他就急匆匆跑出了会议室,回到自己房间。“你听见没有。”他深呼吸,让心跳回到平常的速度,重新拿起电话,“我现在就回国和你结婚。”

喻文州笑了:“我没听见。”

王杰希夜宵了,“这么说你是下定决心要甩了我?那我就把你的糗事发到论坛上,让你联盟第一苏的形象毁于一旦,让你抬不起头,你就注孤生吧~”

喻文州沉默片刻,突然沉声问:“杰希,你知道什么时候我最抬不起头吗?”

“什么?”王杰希懵懵的接话。

“你躺在我身下的时候,我一秒都不想抬头。”

王杰希耳朵像是被填了一样,一个激灵,半天只憋出一个字:“……滚。”


—END—





虽然不是很满意,但还是结婚结尾了(捂脸)




评论(15)
热度(139)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