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日光之下

18岁生日快乐。

曾经答应 @鸭脖子 姑娘一篇点文,但是幼驯染的后续憋了一年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就用这篇回应了。实在是抱歉啊orz


还有我的新头像是王不留行的花,本来小学期上山可以看到,可惜帝都下大雨,不能继续上山了。图是老师拍的,借来用用。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生日这天,北京下雨了。

王杰希一大早起来,套上上次喻文州落在家里的薄衬衫,去刷牙。他开着电视听新闻,天气预报说这雨会下很久。希望飞机不会晚点吧,他看了一眼手机,还是喻文州刚刚起飞的时候发的消息。

本来说好了昨天晚上就来,但是因为战队的事情耽误了,只好改签到今天。喻文州在电话里说了好几个抱歉,王杰希还是决定一大早亲自去接机。

他拨了拨头发,从玄关拿出一把伞,是喻文州上上次落在家里的,一直没带回广州。他每次都落下点什么,王杰希总笑他,别哪次把自己也落在家里了,可是他却理直气壮:“我每天都在搬家,最后当然就能和你住一起了。”

王杰希听着心动,一点一点把他的东西都归置好,衣服洗干净叠进衣柜,牙刷摆在洗漱架上,墨镜收在茶几下的隔层。他就等着,哪天喻文州把自己落在这个家里。

他已经等了四年,这是第五年,也是喻文州第五次给他过生日。

今天很意外的没有堵车,他沿着高速一路开到机场。因为时间尚早,航站楼前的通道上还没有很多车。他溜达了两圈,坐回停车场旁边的肯德基,要了一份早餐套餐,就一杯加了两包黄糖的泡泡牛奶喝了。

窗外还在下雨,不过比城区里稍微小一点。天上的飞机飞出又飞进,王杰希数了24架,喻文州终于落地了。

“怎么没戴墨镜?”王杰希把自己的帽子扣在喻文州有点乱蓬蓬的头发上,另一只手接过小旅行箱。

“走的有点急。”喻文州从他手里拿过那杯还有些温度的牛奶,喝了一口,果然很甜。真就喜欢吃甜的,原来有一颗牙齿因为吃甜食被蛀过,还是自己和他一起去补的。

雨还在下,小了点。喻文州撑着伞,稍微向左侧倾斜一点,把旁边的人整个罩在伞下。空气一改往日的干燥,潮潮的,像是某些人的心情。

车上很安静,王杰希关了CD,把后备箱里一直放着的小被子拿出来给喻文州盖上。

“眼圈很黑。”他说,“睡一觉就到家了。”

喻文州拉住王杰希伸过来的手,轻轻吻在上面:“生日快乐。”

王杰希笑了笑,亲在喻文州额头,没说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他来了就好,他在身边就好。

微草的队员私下里一起出行时候,一般是副队开车,有时候刘小别也会换换班。联盟里做过王杰希的车的也就主场北京的几个选手,再有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了。微草队长的车技因为心情会有很大变化,比如和杨聪孙哲平几个一起时,他边溜达边聊天,黄少天在车上的时候,车子一般会像魔术师手下的灭绝星辰。而现在,喻文州窝在副驾上,脑袋歪向一边,睡得很熟。借着红灯,王杰希伸手玩着喻文州的头发,看着他垂下来的眼睫毛,不经意笑了。

看着他就很高兴。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脖子有点疼。倒车雷达的“滴滴”声音响着,王杰希看着后视镜回轮,却还是停歪了,他一向不是很擅长把车正正停进车位,不是轮子在外面,就是车尾巴突出车位线。

“我来吧。”喻文州解开安全带。

“吵醒你了?”王杰希有些懊恼,他已经打了三把,还是没法把车塞进去。

“这不是到家了吗,当然醒了。”喻文州轻笑,抬手勾过王杰希的脖子,把吻落在唇上,厮磨许久,两个人都不愿意分开。他们越吻越投入,空气热得有些失控,要不是王杰希手机突然响起来,喻文州大概会忍不住在车上继续。

王杰希看着陌生来电,有些不耐烦的想要挂断,却被喻文州直接接通了。他抬眼看着面色也有些泛红的喻文州,不明所以地听着电话。

“请问是王先生吗,我是鲜花快递,这里有您的一束花。”

他这下算是明白喻文州的笑了,温柔的像一汪清水淌在心口。

“买什么花啊?”

“喜欢你啊。”喻文州摸了摸他的脸颊,“快去,我在家门口等你。”

“被认出来了怎么办。”

“就实话实说呗。”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惊讶的眼神,对他眨眨眼,“粉丝送的啊。”

 

王杰希抱着花,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那是一束粉红色的小花,点缀着白色的满天星,看起来挺土的。

“这是什么花?”

喻文州看起来挺得意,让王杰希猜。

怪不得他会特意买花,留了后手的。王杰希猜来猜去,坐电梯到了家门口也没猜出来。他让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自己抱着花冥思苦想。

“总不会是王不留行吧。”他拨了拨小小的花瓣,上面的水珠不知道是露水还是雨水。

“嗯哼。”喻文州把人拉进屋里,压在门上继续车里没做完的动作,那一束费了好大劲才订到的王不留行被搁置在玄关的鞋架上。

他的手环着王杰希的腰,亲昵地从他的嘴角,顺着脸颊吻上耳尖。他听着王杰希轻声的喘息,感受着他揪住自己的衣角,看着阴影下他微红的眼角和水汽朦朦的大小眼,无奈的笑了,抵上他的额头,认真地盯着他的每一寸。

这个人啊,怎么样都可爱。

“怎么了。”王杰希把脑袋懒懒的搭在喻文州肩膀上。

他们现在倒没有两个人刚在一起时候时候那么心急,那么容易被撩到了,大概是因为无时无刻不被对方撩到吧。

“没什么。”喻文州摸了摸他的后脑勺,亲在耳根,“突然更喜欢你了。”

王杰希偷乐:“原来不是最喜欢我啊。”

“喜欢啊,最爱你。”喻文州趁机把手伸进王杰希的短袖,抚摸他的脊柱,用气息在这人耳边说,“只是每次,你都能让我突破那个最的极限。”

“说得好听。”王杰希咬上他的耳朵,恶意回应。

“做的也好。”喻文州勾起嘴角,那双高价的手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空调开得有些凉,王杰希蹭了蹭腿,把有些冰凉的脚塞进喻文州腿中间,毫不设防。喻文州搂着他的肩膀,把空调关了,准备去浴室放水,却被人勾住了脚腕。

“歇会儿。”王杰希鼻子哼了哼,“我想吃带鱼。”

“好,一会去超市买。”喻文州回到被窝里,王杰希喜欢吃他蒸的带鱼,据说有一股看宿敌残杀自己同类的快感。

所以说,这个人怎么样都可爱,明明是自己贪嘴。

“生日快乐。”

“不是说过了吗?”

“还想再说一遍。”

 

 

—end—


评论(9)
热度(53)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