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

【喻王】刚好遇见你

北京下雨了。最近有点累,昨天晚上很晚睡不着也不想复习,就把这篇补完了。

灵感来源于某日在食堂排队,突然很想家。所以一直在想这种心血来潮的感触会不会ooc,把老王写的太温柔了。

名字是一首歌,听的是易言翻唱的,作为声控的我真的对高音没有抵抗力,循环了很久,安利一发b站上认真唱歌的视频。






刚好遇见你



明天喻文州生日,王杰希要搭下午六点的飞机去蓝雨。黄少天前段时间恰好来北京这边办些事情,就买了机票一起回广州。

他们出发得早,但遇上了交通管制,被堵在了路上纹丝不动。许斌坐在驾驶的位置上,摇下车窗点了一根烟。黄少天嘴闲不住的,调侃完“社会我许哥”后,又拉着王杰希从中华美食聊到荣耀巅峰,不知怎么就开始回忆他们第一次见面。

“当时文州真是一秒打我脸。”黄少天也不介意和许斌在场,还把微草副队的耳机拽下来一起聊,“我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害怕,他看你的眼神和看见白斩鸡一样。后来我和他说,你不觉得那个微草的大小眼态度很拽很欠打吗——你猜他说什么?”

许斌被黄少天拍了拍肩膀,呛了一口烟:“这种事我哪能知道啊,队长知道吗?”他把问题抛回给当事人。

“也是也是,他们两个初次见面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许斌眯着眼睛一脸“好好好,你是剑圣你最牛逼”的无语表情。

王杰希瞥了牛逼剑圣一眼,轻描淡写:“你当时比我还拽。”

“嗨,什么啊,那不是还年轻吗,再说了本少一直都很牛逼好吗?偷偷告诉你,其实文州当时也觉得自己很拽的。”黄少天脸不红心不跳,毕竟日常和喻文州商业互吹吹出一副堪比叶修的脸皮。

王杰希和许斌都看向欲说还休的黄少天模仿喻文州的微笑:“我觉得,他会成为更拽的人。”

王杰希笑着微微偏头,嗤鼻道:“他拽什么拽,自说自话,好像多了解我一样。”

许斌默默插上了耳机,他家队长和宿敌明撕暗秀的事情早就该习惯了,其实他挺佩服黄少天的,忍了这俩人十多年——是有十年了吧。

把王杰希和黄少天送上飞机,许斌舒了一口气。天气其实并不太好,冷风向毛衣领里倒灌,航班起飞的时候,有点开始下小雪。

应该没事吧,睡一觉就到了。他这么想着,捻了烟蒂,打道回府。


副队是了解队长的,王杰希这个人确实习惯于在旅途中睡觉。飞机稳稳的上升以后,他就要了一条毯子,戴上耳塞和眼罩就把黄少天放置在邻座。大概是路上聊天的缘故,他在迷迷糊糊中梦到了年轻时候的喻文州,很青涩地笑着说,王杰希,我已经喜欢你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了。
他迷茫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任凭青年模样的喻文州,温吞地拉起他的手,把亲吻落在额头。

“先生,飞机该降落了。”空姐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转身正想问黄少天为什么不提前叫醒他,就看见飞机上早已空无一人。
这家伙竟然已经如此无情无义了,王杰希唏嘘一声,拿起自己的背包下了飞机,喻文州说好要接他们的,现在应该已经在航站楼外面等着了。

白云机场他熟悉,但是,现在的时间却让他直发愣。六点从北京起飞,到广州天肯定黑了,怎么现在才夕阳西下?他突然感觉到很违和,匆匆赶回航站楼出口接机的通道听着广播,站在航班表前找刚到达的航班编号……并没有他搭的这一趟。他摸了摸鼻子,一阵心慌,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掏出手机给自家恋人打电话。

没人接。

也许是睡午觉睡过了。喻文州在有些阴冷的天气里喜欢躺在床上打游戏或者看书。打游戏还好,一直要操作,就算是副本划水也还算醒着。要是看书,不好说什么时候就会昏昏欲睡。

有一年冬天的全明星之后,他们留在北京打发短暂的假期。刚过完年,天空中飘着些雪花,两个人并排靠在床头看杂志,耳机里放着那段时间很流行的一首非典型情歌。

“有点困。”喻文州把脑袋靠在王杰希的肩膀上,合着眼睛睡到了下午四点,一醒来就抱怨自己脖子疼,笑着给僵硬的王杰希揉肩。
王杰希想着,估计是指望不上这人来接自己了,出了航站楼拦住一辆出租车。
“去哪里?”司机是一个五十几岁的当地人,带着明显的地域口音。
他看了看手机,快没电了,索性关了机,对司机师傅说:“蓝雨俱乐部。”
“……什么地方,小伙子你说清楚街名?”司机闷闷转过头问他。
王杰希有些惊异,在荣耀已经家喻户晓的今天,一个广州的出租车司机竟然不知道蓝雨战队的大本营在哪儿。无奈只好说出了街道名,才到了目的地。

蓝雨俱乐部的灯黑着,和对面街道里的夜市对比鲜明。没有看到熟悉的蓝色大灯耀武扬威地闪烁,微草队长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向正门的方向走了两步便迈不开腿了,眼前的景象让他脑袋跟装了浆糊一样。

“喻……文州?”王杰希不自觉喊出这个名字,心里已经不止是诧异了。他看着比他矮小半头的少年,只穿了一件很薄的毛衣,冷得在路灯下走来走去,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拿着电话专注的讲,显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王杰希隐约能听到他和父母在说些什么,用的是粤语。和喻文州待久了,自然能听懂一部分,大约的内容皆是报喜不报忧,说自己身体很好不用担心。

“你们真的不用过来,训练营一切都好,我很能照顾自己了。”少年用粤语讲,努力说服电话那头的父母,却红着眼睛,压抑着喉咙里的哽咽。

离家的时候最是不能打电话,不管多强大的内心和防线,听到关怀的声音时一切的委屈都会破土而出却又不敢和他们讲。喻文州曾经说过这种感受:“你很想和他们讲,但是话到嘴边有讲不出来,不想让他们担心。”

那时候他们俩还没有在一起,王杰希对于这种牵挂感受还不深,他记得自己当时没有丝毫的犹豫,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那你可以和我说。”

他一直以为是从那时开始,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开始流转的。

而此刻,王杰希皱起眉,只是片刻就把眼前的一切匪夷所思都抛到脑后。他走上前,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喻文州身上。少年毫无防备,惊讶的转过头看向王杰希,眼神里有着对陌生人的戒备。

王杰希笑了笑,指着电话。喻文州赶忙回应着电话那头父母的关切。

“怎么不信,训练营压力是有些大,但是我可以的。”似乎他怎么解释,父母都担心不够。

王杰希拍拍他的肩,轻轻拿过电话:“喻文州的母亲你好,我是训练营的老师。”

“是的,您放心,喻文州他很好。他是个有天赋,而且很努力的孩子,我很看好他。”他又在电话里给喻妈妈几颗定心丸,礼貌的说了“不客气”之后把电话还给目瞪口呆的喻文州。

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很帅,尤其是在少年喻文州眼里。

但其实喻文州是有些不知所措的,他攥紧手机,想要把披在肩上的外套脱下来物归原主,却被有力的手按下了。

“穿着,天冷。”陌生人的声音很沉静,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也撤了下去。

“你是谁?”喻文州问。他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明明素昧平生,但是却散发着似是故人来的气息,让他觉得可以卸下防备。
“王杰希。”陌生人这么回答,眨了眨眼睛。他的眼睛一大一小有些不对称,却一点也不像图谋不轨的坏人。
喻文州吸了吸鼻子,声音里带着感冒的鼻音:“刚刚谢谢你,要不然我爸妈一定会来训练营。”

陌生人王杰希轻笑,揉了揉他的脑袋:“骗他们你都好,很懂事?”

喻文州摇头,他只是觉得没必要把那些糟心的事情抖落给别人听。

“刚开始我觉得你很像我一个朋友。”王杰希说,“但是现在觉得,你和他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什么?”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好奇心,顺着王杰希给的钩就问。

“你比他稍微嫩一点。”王杰希看起来挺高兴,“不是嘲笑,是夸心不脏,是个善良懂事的好孩子。”

喻文州听得晕头转向的,于是放弃追问。他正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王杰希看了看手表,问:“蓝雨还是十一点锁门吧,我请你去对街吃夜宵好不好。白斩鸡。”

少年愣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知道他的名字,甚至连对白斩鸡的偏爱都一清二楚。要是别人,也许他会觉得这是个骗局,但是这个人,不会骗他。

“恩,赶不及我也可以翻墙。”

王杰希差点笑出来,年少的喻文州真的是太可爱了,就凭这一句“翻墙”,他不打算让这小朋友准时回宿舍。

“你知不知道跟陌生人走很危险啊?”王杰希问。

喻文州似乎是混熟了,状态也放松了不少,挂上浅浅的笑:“我知啊,但你不是陌生人。”

王杰希内心一紧,连忙问:“不是陌生人是谁?”

“不知啊。”喻文州答,又顿了一下才说,“但是,能说出我那么多优点的,不会是坏人吧。”

王杰希愣了一下,想起来刚刚自己在电话里把某人夸得天花乱坠,虽然大部分是实话,但是竟然被这死孩子用在此处噎他,不禁哑然失笑。

“怎么了?”喻文州问。

“没事,就是发现你和我那个朋友其实一模一样。”王杰希打量着少年模样的喻文州,纯良无害的形象消失殆尽,换之是“心脏潜力股”几个大字写在脑门。怪事情,自己多好的眼力,怎么当时就瞎了眼买了这支股呢?

正想着,他就听见了一串高歌,在热闹的夜市里也格外引人注目。他寻着声音的源头,就看见一脸稚嫩样还非要装作很老道的黄少天,搂着郑轩一干人在吃烤串,咧着嘴正在说笑。转头再看喻文州,他已经别开头,拉着王杰希的手去深巷子里找卖白斩鸡的粥铺,和那个笑起来很甜很温柔的蓝雨队长比起来显得格外莽撞。

王杰希听说过蓝雨双核在训练营期间的某些美谈,现在真看到喻文州有些别扭的脸色,才发现这个喻文州真的只是少年,他也有脾气,也有闹别扭的时候。他沉稳的训练,寻找突破,但是再怎么成熟,谁还能一步跨过“年少”这道坎呢。

等白斩鸡打包好了,王杰希才问:“不爽黄少天?”

“你连他都认识啊。”喻文州看着手里抱白斩鸡的袋子,心情似乎不错。

王杰希扬眉:“我可是魔术师。”

喻文州笑笑,觉得这称呼可是太中二了。“也没有不爽他,只是我和他水平差距有些大,相处总会有些障碍。”

“怕什么,我不是说了你很有天赋吗。”王杰希说,“走着瞧好了,你们俩以后什么样还不知道呢。”

喻文州有些惊讶的看着淡定的王杰希,好像他说出来的不是汉字,而是什么没见过的东西。他甚至忘了手里拿着的一袋子白斩鸡,差点失手掉落在小巷子里。

对于牵着黄少天鼻子走这种事他没多少兴趣,但是,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很有天赋。

他很有天赋,很有天赋,王杰希说他很有天赋。

真是不可思议,一个手残被陌生人夸赞说有打荣耀的天赋。喻文州几乎要笑出来了。

但是他没有笑,反而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不可抑制地滑落。眼泪,不知道压抑了多长时间的眼泪。他没在同伴面前掉眼泪,对着父母也忍住了,甚至看镜子的时候都让自己坚强,却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卸下了肩上的一挑担子。

“没事,哭吧。”

王杰希抱住喻文州,少年完全埋在这个大人的胸前,声音很低的啜泣。他不敢哭的太大声,手狠狠抓住这个人的衣服,就像害怕惊扰到光临自家阳台空调机的猫,或者偶然停在盆栽上的蝴蝶,只要不小心,这种美好就会消失不见。

王杰希陪着他,一声不吭,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背,脸颊蹭了蹭少年的额头。他接过手中摇摇欲坠的白斩鸡,看着广州紫色的天空,冬日有些凉意的夜风吹过,他突然想起来某个赛季他们依偎在北京胡同里吃着小汤。

喻文州你知道么,现在下雪就好了,你第一次看到北京的雪,比现在开心多了。

他没有更多感慨,也不会想喻文州坚持留在职业圈是不是太过勉强。因为这个少年做到了,然后成长为一个了不起的男人。而现在,无论是青涩倔强的少年,还是稳重又温柔男人,王杰希只想看到他嘴角挂着熟悉的弧度。

很奇怪,他从来不是个矫情的人,但是一遇到喻文州,他就停不下来。所以第一眼看到少年喻文州只穿着一件单衣打电话,他没有迟疑,直接把外套披在这孩子身上。

他搂着少年的肩膀,摸到自己的外套,才想起来这是上次喻文州到北京的时候一起去外贸店买的,于是忽然问:“什么时候过生日?”

“明天。”喻文州红着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王杰希笑了笑:“我陪你过生日吧。”

喻文州眨了眨有些肿的眼睛,闷声点头,但是手却攥着王杰希的衬衣袖口。他真的很害怕一松手,这个人就像雾一样消失不见了。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王杰希一定会消失。

于是他说:“你没地方住吧,去我宿舍?”

王杰希“噗嗤”就乐了,这家伙怎么一点防备都没有,和陌生人吃饭就算了,还带陌生人回家?他是挺想看看少年喻文州宿舍是个什么样子的,但是想到和他一起住的是黄少天,所有的小念头就平息了。

“我都答应你了,当然不会跑。”

“你说话算话?”喻文州问。

“是啊,要不然我说你天赋异禀呢,难不成诓你的呀?”王杰希揉了揉少年的头发,把挡在眉间的碎发拨到两边,中分的喻文州果然顺眼多了。

“对了,王杰希。”喻文州问,“你玩荣耀吧。”

“魔道学者,比你厉害。”王杰希笑道,“而且厉害的不是那么一点点。”

少年眯了眯眼睛,瞧上去真有成年喻文州的八分神态,让王杰希片刻有抱上去亲吻他额头的冲动。

少年喻文州点头,把身上的外套交给王杰希,叮嘱他穿好不要着凉后才从俱乐部的侧门回宿舍。王杰希看了一眼表,还没有过十一点,所以喻文州不用爬墙了。

明天怎么陪他过生日呢?走在广州街头,王杰希停在了不远处的一家网吧门前。果然,还是陪他打打荣耀,看看比赛吧,少年总会沉浸在自己热心追求的梦想中,并且乐此不疲。

喻文州就是这么和他说的,只是当时他厚着脸皮说的那个“梦想”并不是荣耀,而是追王杰希这件确凿的事。

王杰希想到这有些脸发热,他本来这个时候应该在喻文州的宿舍吹着暖气打游戏,现在却只能坐在一个还没有普及荣耀插卡器的网吧里看别人直播打星际争霸。

王杰希上学的时候也玩过这游戏,现在看来宛若是回顾一下青春期的热血,加之一天奔波的疲惫,趴在桌子上渐渐睡着了。

他迷迷糊糊听见熟悉的声音叫他,有时喻文州,从远处向他走来褪去青涩的少年模样,穿上蓝雨的队服,还拿上了联赛冠军奖杯。最终,他穿着一件衬衫,坐在自己对面。

“王杰希,我喜欢你很久了。”他笑着说。

这次,王杰希拉起他的手,吻上了眉心。“我也是。”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车上了,喻文州在驾驶座上玩手机,听见王杰希喘气的动静转过头来笑着打招呼。车后座上的黄少天已经被顺路送回自己家了,他们现在停在喻文州自己买的小公寓小区里。

“睡得如何?你一下飞机就晕乎乎的,少天说你飞的时候已经睡了很久,是最近太累了吗?”喻文州帮他拢了拢身上盖的衣服,是他们上次在北京逛外贸店的时候喻文州一眼相中的,执意给他买了,他也就爱屋及乌的穿着了。

现在想来,也许一些流转的缘分从他意识到之前就已经默默裹挟着紫色的夜色,连结在广袤大地的南北两端。这有些说不通,像是个悖论,但是管他呢。

王杰希轻笑,觉得这一觉睡得踏实极了。他压了压外套上的褶皱,凑近喻文州,拨开落在眉心的碎发,亲吻在在他的额头。

喻文州有些吃惊,他的恋人很少这么情意绵绵,算是生日礼物,寿星优待吗?

“我听黄少天说,你说我会成为更拽的人?”

喻文州就知道,这种不符合王杰希风格的情调不会维持太久。

“我还听说,你以前觉得自己是个很拽的人?”王杰希揶揄。

“是啊。”喻文州笑得有些坦荡,过于坦荡就显得很是狡黠,“有人给我撑腰,说我天赋异禀嘛——事实证明,”他的手挠了挠王杰希的后脖颈,惹得人向前躲,正好和他额头贴额头,“我确实不辱使命。”

“拉倒吧,小朋友别学大人说话。”王杰希还有些分不清眼前的究竟是少年还是那个心脏,但不管是哪个,都能把他吃的死死的。

喻文州给他套上外套,肩并肩走进公寓。

然而,王杰希还是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等看到家里餐桌上堆放着的粉丝寄来的生日礼物后,才意识到,那个他许诺一起过生日的少年,大概要失望了。

他有些尴尬的看向喻文州,而喻文州什么都明白。

“抱歉。”王杰希心虚的摸着鼻子,“我不知道会这么早回来,以为还能陪你过生日。”

“是啊,当时我还挺失望的。”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开始剥橘子,“不过后来也就不介意了。”

王杰希接过一个剥好的橘子,含糊着问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会出现,在未来的某一刻。然后,永远都不会离开了。”

王杰希失笑说,你怎么知道这种事情,你又不是预言家。

“可我是术士啊,你说对不对,魔术师?”

 

 

—end—

 


 

后来有一次联盟做访谈节目,也不知道谁凑热闹不怕事大,定的“亦敌亦友”的主题,请来了荣耀界大神叶修和韩文清,以及王杰希和喻文州。

后台跟来的黄少天全程手机直播,几万名观众在拥挤的网络那头听得很清楚,蓝雨副队对着微草副队吐槽:“谁说我和队长商业互吹?你看看他们俩,才是真正的互吹好吗,天赋异禀是什么鬼,我还骨骼精奇呢。还是老叶和老韩敬业一点,至少切合了这次访谈的主题。”

许斌撇嘴:“我看这次的主题被策划改成一敌一友了吧。”

弹幕里都是“怎么讲,许副队内部人士快解释解释”,黄少天也好奇的看着他。

“叶神和韩队是死磕十年的冤家,化干戈为玉帛实在是有些难为人家,所以我家队长和你家队长只好配合演出咯。”许斌打死也不会承认这两个队长其实就是明撕暗秀。

黄少天:社会我许哥,人磨语文好。

许斌:不不不,还是黄少最牛逼。

观众弹幕:请你们不要再商业互吹了。

 

(完) 

 

 



怎么说呢,希望每个人都在自己扛的很辛苦的时候,遇到一个笑着说“你可以的,天赋异禀。”

恩,加油。




评论(11)
热度(154)
上一篇 下一篇

© 坩埚 | Powered by LOFTER